2018年1月8日 星期一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黑暗對峙》(Darkest Hour)


《黑暗對峙》(Darkest Hour,dir: Joe Wright,2017)

        祖韋特終於拍出他最成熟的作品了吧,他向來喜歡挑戰文藝題材,詮釋複雜情感,但一直在其作品感受不到時代的負重,有時又頗喜歡炫技,愛用長時間鏡頭處理群戲,骨子裡總帶有張揚的性格。這次拍邱吉爾,其肥重的身軀、危急的處境,都逼著祖韋特踏實起來,拍好了人物的敵我與恩怨關係,張力就自然出來了,旋轉的鏡頭也不會令觀眾感到抽離。從《傲慢與偏見》(Pride & Prejudice,2005)一鏡直落的舞會段落到《貴族孽緣︰安娜.卡列尼娜》(Anna Karenina,2012)繞來旋去的輪舞,這次拍邱吉爾新秘書初到戰時基地履新一幕,同樣是用上旋轉跟進的長時間鏡頭拍數十人同時活動的片段,但處理越見成熟,應用則用應止則上,好看之餘也能配合劇情與氣氛,就能看到導演的進步。《黑暗對峙》之好看,也應歸功於攝影師(Bruno Delbonnel)用「黑」之精準,他與祖韋特並不常「放大」邱吉爾的身影,反而喜歡將他以窗框(圖左上)、門戶(圖左下),並以大片的漆黑將他包圍,突顯他孤獨無援、不被了解的處境,甚見心思。邱吉爾和英王佐治六世的緊張關係,篇幅不多卻頗立體,是全片最堪品味一節。同樣是以英國政壇風雲人物為主角,《鐵娘子——戴卓爾夫人傳》(The Iron Lady,2011)選材零零碎碎,難免不夠緊密聚焦,本片敘事較傳統,但勝在執行得穩妥。完場時聽不少觀眾交談,都說這部戲對白多,沒想像中緊湊,觀眾有這種看法,是意料中事吧,不過,正如結尾的對白 “He mobilized the English language and sent it into battle"(現實中並不是 Viscount Halifax 說的),拍邱吉爾不大拍他的說辭,反而才令人奇怪吧。是的,《黑暗對峙》確實沒甚麼「新角度」,但一來很有機會為加利奧文(Gary Oldman)加冕影帝,二來祖韋特也自言是對應現世(“There's a big question in America at the moment: what does good leadership look like"),總是有其價值的,至於影片與史實不符之處(註 1),那是為成就戲劇效果的無可避免之舉,事後補習就好了,那是觀眾、評論者與歷史學家的工作,不是嗎?邱吉爾掌權初時的英國人民當然不像電影般團結一致願犧牲奮戰,但最後畢竟是挺下來了;今天的時局不若當年可鮮明地在談判和死戰中二擇其一,在進退中要考慮的更多,然而在意志上,我們能夠做到 “never surrender" 嗎?

        註 1︰What’s Fact and What’s Fiction in Darkest Hour by John Broich

2 則留言:

  1. 我也覺得電影的鏡頭特別。我也留意到導演用大片漆黑包圍邱吉爾,簡簡單單便讓觀眾明白他的處境。
    很多香港人已投降,很難想像我們能做到"never surrender"......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