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8日 星期一

筆者報章專欄︰〈彭浩翔怎樣解決感情煩惱〉

《香港 01》周報 059 期 B14 版(2017-05-08)

陳廣隆︰〈彭浩翔怎樣解決感情煩惱〉

  原題為〈春嬌家成夢未醒 志明唱 K 救感情?〉。以笑談、反諷的方式(希望不會有讀者以為我真的在讚這套戲⋯⋯),略論彭浩翔新作《春嬌救志明》。篇幅關係,只能從結構、情節方面講幾句意見,未能兼談拍攝手法和演員表現等方面,不過,這集要罵的當然有很多,其實多說也沒太大意思,而且「唱 K 救感情」這樣蒙混過去草草收場、完全回避深思可能的做法固然討厭,我卻更頂唔順的是那句「一段與香港人風雨同路的愛情傳說」的宣傳。自詡為「傳說」,已夠自大(嗯,假如葉念琛的電影都可稱「經典」,導技略勝一籌的彭浩翔確實就是「傳說」了——這當然要看觀眾各自對「電影」抱有甚麼要求吧);「與香港人風雨同路」這說法更令人受不了。春嬌和志明兩人何時有和香港人共過風雨?這十年來香港發生了大大小小的事情,他倆參與過、思考過、討論過哪一件?說春嬌和志明很能代表(某部分)香港人的性格(無論是優是劣),這樣說也不算錯,然而要說「風雨同路」,可真要有點承擔才成,即使說第二集《春嬌與志明》有淺淺帶到「是否上大陸工作」一類問題,但也根本不深刻,何況北上未必是死罪,留港也不代表有心,能夠「同路」也不見得會並肩抵「風雨」。說多了,趷趷剛今夜會來找我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