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筆者報章專欄︰〈最佳電影 VS 最佳導演?〉

《香港 01》周報 056 期 B22 版(2017-04-18)

陳廣隆︰〈最佳電影 VS 最佳導演?〉

        呃,「臨危受命/盛情邀請」寫這個題目(請自行圈出合理的選項,或填上更合理的形容),要談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和「最佳導演」的評選準則和離合現象(糟糕了第一段已有漏字……),勉力而為,簡單談談,自己也不知所云。安娜那篇〈《幸運是我》值得關注〉可更值得閱讀,我也認同《幸運是我》是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被低估的一部作品呢。以下是《幸運是我》上畫時我即時寫下的幾點感想︰
《幸運是我》(Happiness,羅耀輝導演,2016)

        ◆嗯,這確實是部不俗的電影,故事感人,那些社福界「廣告位」和英皇味「冷笑位」也不是不可原諒的。惠英紅的「腦退化症」其實不是重點,種種人倫關係的撕裂和修築才是關鍵,有些人事,沒辦法就是沒辦法,「幸運」的相遇可以是諷刺,但那裡會知,就是自己,原來已是個幸運兒,不必再假外求呢?

        ◆楚湘湘︰「你睇過《旺角卡門》未?《刀馬旦》呢?《夜驚魂》?你地尐死靚仔梗係冇睇過啦……」呃,我還沒看過後兩者,實在也只是個死靚仔而已……

        電影中陳家樂最初租住那劏房所處的舊街,我不久前和朋友打冷聚舊時才路過,挺喜歡那種雜亂草根的味道,特別是夜裡既黑且靜但其實滿是暴力、情慾隨時勃發的過客,同時又遍住只求尋常、平淡的老街坊。

        ◆惠英紅必定至少贏得最佳女主角提名了,演得實在是好,陳家樂從前沒留意,原來也挺不錯。吳日言和吳業坤都很稱職,特別是後者,其實他很有潛質演戲,尤其是這類平平凡凡帶點衰格的友人角色,哈哈。錢小豪的客串也好。張繼聰很煩氣,但編導大抵想有多幾個笑位,使影片不那麼沉重,就由得他演吧。

        ◆故事不以更易煽情催淚的「事件」收尾,只借「小月」的獨白道出信息,到底是不落俗套的構思,還是沒法想出更好的結局,我還在思考中。

        ◆期待楚湘湘推出電影原聲大碟《我找到自己》。(沒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