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

電影配樂水準每況愈下?從漫威(Marvel Comics)的超級英雄電影說起

        漫威(Marvel Comics)的超級英雄電影,原來已超越星球大戰、占士邦、哈利波特等長壽作品,成為史上最賣座的電影系列,儘管評價不一,但毫無疑問已改變了整個電影業的生態,各個英雄角色深入民心,每有新作均教人期待。不過,“Every Frame a Painting" 的影評人 Tony Zhou 提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既然大眾皆愛漫威電影,不少影迷甚至熟背如流,為何竟沒有一首電影音樂能令人印象深刻,動念能誦?
        Tony Zhou 在以上這套題為 “The Marvel Symphonic Universe"的 essay video 深入剖析,批評創作者只懂 play safe,不敢冒險,而且缺乏想像力,配樂只淪為可有可無的裝飾,不能提升、對比、挑戰、顛覆我們眼睛所見的,只是重覆畫面上的東西,甚為無聊。影片提出一個教人驚訝的現象,原來許多當今導演,對配樂的認知,是 “not supposed to be noticed",與昔日視之為表意的重要手段,甚至刻意作點晴之效的態度相當不同。Tony Zhou 其後又提出當今導演愛用罐頭音樂或 temp music,於是部部作品都大同小異,而導演在初剪時過份依賴 temp music 喚起的感覺,早早定下音位,也令配樂師難以發揮,結果只能依循前人,未能創新。漫威電影世界已進入第三階段,是時候挑戰自己了;對家 DC Comics 神奇女俠的新主題音樂雖不算特別出色,已頗令影迷驚艷,復仇者聯盟諸君難道就不值得各有一段霹靂之聲嗎?
        偏信則暗,兼聽則明。Tony Zhou 的批評在網上引起頗大回響,其中最精彩的,莫過於數日後 Dan Golding 以題為 “A Theory of Film Music"的 essay video,針對 Tony Zhou 的分析作出有力反駁,值得兩相參看︰
        不過,Dan Golding 的論點,只集中於 Tony Zhou 批評漫威有濫用 temp music 的傾向一點,倒也不是全盤否定。他認為習用 temp music,本就是電影世界的常態,即使像《星球大戰》主題音樂般經典,原來也是轉化自昔日作品《香城春夢》(Kings Row,1942),故不該成為漫威獨有的「罪名」,而真正改變荷里活配樂生態的,是漢斯森瑪(Hans Zimmer)等人帶起的融合電子音樂和傳統管弦樂混合編曲的方法,與及以電腦程式主導的剪接程序,兩者相加,配樂就容易傾向同類的電子音效,導演也較注重段落的動感和節奏(Dan Golding 沒有提到的,是今天的 average shot length 越來越短,旋律也難免變得細碎),要的是能準確配合畫面的「聲效」,而非追求性格鮮明、通篇連貫、悅耳耐聽的主題旋律(Dan Golding 的說法是 “a landscape of sound rather than melodies and harmonies")。
        Dan Golding 的反駁確有可取之處,荷里活近年的配樂水準,平均而言確實下降了,不少大師開始江郎才盡,電影面貌又千篇一律,故問題無疑不在音樂是否原創,也不能只批評漫威。事實上,先不論配樂的生態問題,真正的關鍵始終在於導演的品味和技藝,正如 Tony Zhou 以《美國隊長 2:冬日戰士》(Captain America: The Winter Soldier,2014)的一個段落為例,說明配樂的不同可能方法(例如要不要加插獨白,還是單以音樂觸動觀眾),導演有沒有仔細考慮,大膽嘗試?說到底,Dan Golding 其實也認同漫威電影的主題音樂水準一般,不如其英雄角色般深入民心。試比較,同是丹尼艾夫曼(Danny Elfman)的超級英雄電影作品,《蝙蝠俠》(Batman,1989)顯然最為出色,《蜘蛛俠》(Spider-Man,2002)也是佳品,但與他人合作的《復仇者聯盟 2:奧創紀元》(Avengers: Age of Ultron,2015),就只能說是平穩合格而已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