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If you took away acting away from me, I would stop breathing——《英格烈褒曼的私語》(Ingrid Bergman: In Her Own Words)

《英格烈褒曼的私語》(Ingrid Bergman: In Her Own Words,dir: Stig Björkman,2015)

        ◆這是今年香港夏日國際電影節「影展快遞」環節我最喜歡的作品,沒有之一。
        ◆全片由英格烈褒曼自少女到晚年以自己的隨身手提攝影機拍下來的家庭照片、錄像,還有導演訪問她四名子女、友人的片段編輯而成,並由近年冒起的女星艾莉西亞菲瑾德(Alicia Vikander)誦讀她的日記和信件,編排甚好。英格烈褒曼從小就養成儲起生命中大小物件、紀錄的習慣,多年來隨她搬箱倒櫃的移居多國,仍然難得齊全,如今統統展現在觀眾眼前,更是難得,仿如讀了一遍她的簡短自傳。內容上,熟悉英格烈褒曼的影迷也許不覺新奇,影片的結構也無特別,但附上影像和音樂,感受終究大有不同。
         ◆同樣難得的一幕是導演集合了三位與她合作過的影星——女兒伊莎貝拉羅塞里尼(Isabella Rossellini)、後晉麗芙烏曼(Liv Ullmann)與薛歌妮韋花(Sigourney Weaver)聚首一堂細談當年。荷里活傳奇如繁星,但有多少個可以曾經與大師級如佐治谷哥(George Cukor)、希治閣(Alfred Hitchcock)、羅塞里尼(Roberto Rossellini)、尚雷諾亞(Jean Renoir)、英瑪褒曼(Ingmar Bergman)、名匠如域陀費林明(Victor Fleming)、米高寇蒂斯(Michael Curtiz)和安尼托李域(Anatole Litvak)等導演都合作過?這才是真正的絕代芳華、國際影后啊。

          ◆原來英格烈褒曼雙親在她小時候分別離世,養成她獨立的性格。她幼年時父親喜歡為她拍照、錄像,因此她很早已很懂得對鏡頭擺甫士表演。她的長女認為母親潛意識中特別喜愛持鏡頭的男人,因為那可以讓她想起慈愛的父親(與鏡頭的距離和互動總是安全而溫暖的),是以她後來總是愛上她的攝影師和導演。又因為她少年時已喪失雙親,為人又特別害羞,不善與人交際,唯有自我想像出身邊不同的人物,自己又扮演不同的角色,這樣自我對答互動,她才覺得安全。她從小就喜愛演戲,認為電影比生活更重要,這是原因之一。
          ◆她讀書時已加入劇社,後來進入電影圈,很早已認定要衝出祖國,成名後也屢次轉到不同國家發展事業。她溫文、善良、樂觀,同時也相當自信、勤奮、堅強,她決定了的事情,無論誰也不能改變,連愛情、親情也不該是掣肘,認為活出自己的人生最重要。這包括她出乎同行和友好預料遠赴荷里活發展(起初不少人認為她不可能成功)、與羅塞里尼一段禁忌之戀(有丈夫有女兒卻與人夫談情,為當時社會不容)、與羅塞里尼分手後又逕自到巴黎發展留下兒女於意大利(當然她一有空即會與兒女見面,彼此感情也甚好)等等。出色的演員,大多有這種自信又脆弱、親善又自我的特質吧。
         ◆全片由米高尼曼(Michael Nyman)配樂,當然一流。伊娃達爾格倫(Eva Dahlgren)的片尾曲 “The Movie About Us” 也甚好。

         ◆伊莎貝拉羅塞里尼老來越來越像媽媽。英格烈褒曼長女年輕時也是美人啊。
         ◆看了兩小時英格烈褒曼的影像,看她那溫柔親厚的笑容,完全治癒了。坐在我旁邊的女觀眾,不知怎地看到中段即悉悉索索起來,好像在哭的樣子。也許只是傷風吧。不過,看傳奇影星,有時候感動起來,落淚也非奇事吧。何況那是唯一的英格烈褒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