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6日 星期六

搶先觀賞.也許是香港第一篇中文觀後感想——《真.哥斯拉》(シン・ゴジラ)

        上星期到東京旅遊,適逢庵野秀明、樋口真嗣合導,萬眾期待的新片《真.哥斯拉》(Shin Godzilla,2016)在日本公映,我等哥斯拉迷當然不會錯過。這也許是香港第一篇《真.哥斯拉》觀後感?(※我不懂日文,日本戲院也不提供英語字幕,故只能籠統談談印象,不敢妄稱「評論」,八月底香港正式上映時我必再入場觀賞)
        這次重遊東京,事前並無計劃行程,隨心所至就好了,酒店倒是特別挑選的——這家「哥斯拉」酒店(真名叫 Hotel Gracery Shinjuku)是新宿著名地標,八樓酒店大堂外的大型哥斯拉頭像,是參照橋本幸治導演的《哥斯拉》(The Return of Godzilla,1984)影片中襲新宿的一幕,是遊人必到景點。這酒店樓下就是大型戲院,雖然落機到酒店已頗疲累,當晚還是要立刻去看午夜場!《真.哥斯拉》一出,檔期當然排得滿滿,連凌晨兩三點都有得看,真的完場已是日出。我選的是午夜十二時正的一場,在日本看 IMAX 確實不便宜(還有甚麼 4DX 更貴),但香港未必會上 IMAX 場吧,還是想也不想就買票去了。
簡單感想︰庵野秀明拍了一部立足於傳統卻又遠勝前人的真正災難片!

        荷里活式的災難片,大多是外力滅世(可能是天災,也可能是人禍),英雄出世救災(個人對抗自然),即使是講團隊合作(如消防救援隊等)抗災的電影,也多半有一突出的英雄;日本的災難片,則往往背負著民族陰影(如地震意識,或原爆之罪),焦點遂集中於全民走難,政府或救災團隊的群力決策(這當然免不了人與人乃至國與國的齷齪政治)——渺小的人類面對滅頂天災,到底應如何自處?作為政府機關,又應如何面對這場危機?
        這本來就是原版《哥斯拉》(Godzilla,1954)的主題,但過往鮮有人拍得出來,當然影迷也很喜歡哥斯拉系列後來怪獸對怪獸的風格,我則特別喜歡平成年代的前六集,然而也不得不承認離原版災難片主題漸遠,而最能平衡災難片與怪獸對戰的電影,卻是金子修介導演的《加美拉 2︰力基安襲來》(Gamera 2: Attack of Legion,1996)。庵野秀明這次自編自導,不拍怪獸打怪獸,聚焦於災難片元素,寫得相當精彩,電影當然有「主角」,但那也不是傳統災難片常見的肌肉型男、天才博士,又或犧牲一人以救萬民的偉人,而是盡心盡力的政府官員,集體群策群力(對照香港就更令人神傷)——庵野秀明試圖寫出整個政府機關的運作,香港預告片宣傳語「率領 300 紅星」絕非虛語,儘管未必全為香港人熟悉,卻是人人皆有名銜,人人都有大量對白(本片對白之多之密是正常電影的兩三倍左右吧),每段對白,不論長短,導演都用上不同構圖,幾乎是對話鏡頭的「盛宴」(分鏡多、機位轉變速、剪接節奏也快),我一句日文都聽不懂,可仍看得呆了,儘管影片前半主要是室內議會戲,多人不停報告、討論、爭辯,但畫面仍「花」得不得了,我想不起有哪部災難片嘗試過這樣瘋狂的事!
        記得電視版《新世紀福音戰士》(Neon Genesis Evangelion,1995) 中 NERV 對第五使徒的「屋島作戰」嗎?想不到庵野秀明這次換在哥斯拉身上拍了個真人版。是的,對哥斯拉迷來說,庵野秀明這次的哥斯拉設計顯然有顛覆原作的惡趣味在,未必人人能夠接受(絕非只是預告片中能見到的外觀造型差異,但此處就不劇透了),但因為故事寫得好,相信新舊影迷皆看得滿足。論特技,對比荷里活當然難以比肩,然而看日本特攝片,從來就非求視覺上的「逼真」二字。前文說庵野秀明紮根於經典,至少在音樂上確實如此︰自 1995 年以後,終於首次在大銀幕上聽到原版經典哥斯拉電影音樂,而(原版)伊福部昭到(庵野長期合作伙伴)鷺巢詩郎的音樂傳承,也足以令影迷們開懷又安慰。我看的那晚午夜場,全院爆滿,依日本的觀影文化,大家在影片完結後仍靜靜地(凌晨兩點了)看完幕後人員名單(配樂才是重點﹗)才開始離開(在香港只有在電影節看經典電影才有機會這樣),不少觀眾一出來即大呼厲害——是真的厲害的特攝片,不是影迷才這樣說啊!待香港正式公映,有字幕可看通整個故事後,也許再寫一篇評論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