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4日 星期日

趣圖趣聞︰2016-06-12 至 2016-08-14

Milton Glaser 與你賞析品評歷代奧運標誌。

        On a Scale from 1-100, Milton Glaser Rates Every Single Olympic Logo Design in History by Emily Gosling(2016-08-01)

       大家平時用英文提到「電影」時,會叫 “film"還是 “movie"呢?我比較多用前者,不知道大家又如何?這篇文章(Film vs movie – Which is the best term to use?  by Stephen Follows)有些小統計,挺有趣的︰Conclusion - This quick dive into the data won’t end the debate between the two terms, but it has shown us three things:

1. The people working in and reporting on the industry favour the term film
2. In the US, the term movie is much more often used than film.
3. In the UK it’s pretty much a tie between the two phrases
4. Movie wins in the Americas but is on a par with film in Europe and Africa.


        周達智〈騎呢頂住:誰能駕馭科技?〉︰「電腦生物學家 Samuel Arbesman 在新書 “Overcomplicated: Technology At The Limits of Comprehension” 中指出,科技只會越來越複雜,終會超出人的認知範圍,但不要期望有一些簡潔的物理規律能操控及預知其效果及風險。……互聯網、金融市場、跨境電網等大型系統『當機』造成影響全球的混亂之後,更難捉出錯蟲,往往只能見招拆招,左修右補。像膠布繃帶纒滿一身的系統很快就變成電腦人稱為 kludge 或 kluge 的怪物,筆者音譯『騎呢頂住』最貼切不過。作者說,『人類一手創造的科技世界已變得太複雜,超越了人腦的理解能力。我們的惡夢並不是進化生成自我意識後向人類宣戰的 Skynet 天網,而是一團糟的系統,錯綜複雜得任何想得出或想不出的錯失都必然發生,而複雜性 (complexity) 的後果總是意料之外,出錯後才能察覺。』人類累積的智識還能讓少數通才全盤掌握的日子早已遠去,John Wozniak 最後一次一人包辦軟硬件設計的蘋果電腦亦已是卅多年前的事物。現在,微軟 Office 軟件程式長達數千萬行,美國聯邦稅法有七萬多條⋯⋯專家只能認識併圖的一角,沒有人能對全局瞭如指掌。作者擔心,只重鑽牛角尖的學院不能培養現代科技社會所需的通才。甚麼都懂的「文藝復興人」只能在文藝復興時期出現,能駕馭科技複雜性的新式通才將會是一種既在專業範籌有深入認識,又對不同領域有廣闊涉獵的『 T 型人』。」(2016-08-08)

         活躍星系核〈那些年錯過的大禹:「鯀禹治水」不只是傳說〉︰「中國古代文明起源的傳說中,關於『黃河大洪水』、『大禹治水』及禹建立夏朝的故事究竟只是傳說,還是真有其事?臺大人類學系高德(David J. Cohen)教授發表西元前 1920 年爆發的洪水為中國大洪水和夏朝的歷史提供有力支持,這篇研究〈Outburst flood at 1920 BCE supports historicity of China’s Great Flood and the Xia dynasty〉於 2016 年 8 月 5 日刊登在《科學》期刊(Science)。……考古學上,西元前 1900 年標誌了中國中部平原的重大轉變。當時,社會組織的發展已達酋邦(chiefdom)程度的龍山文化逐漸衰敗,而中國史上第一個具有國家(state)發展程度的城市在河南省偃師的二里頭出現,代表了中國青銅器時代的濫觴。因此,本篇論文將當時黃河上游爆發的洪水視為造成黃河河谷社會政治轉變的因素,並間接促成了第一個國家的出現。另外,本篇論文也探討考古學上所見大洪水與社會政治轉變的相互關係,和史學上的紀錄是否能相呼應。中國青銅時代的開啟可對應至歷史上的夏商周三代,但第一個王朝─夏朝─的年代一直備受爭議,若夏朝的成立和歷史上記載的大洪水確實相關,且本篇論文所討論的大洪水事件,在程度與時間上皆符合《書經》和《史記》的記載,因此確認西元前 1900 年為禹建立夏朝的年代。」(本文改寫自台大新聞稿)

        詹宏志〈人們越來越不讀書?魯賓遜可以告訴你的幾件事〉︰「後來我又讀到羅蘭.巴特說過一句更有趣的話:『假如世界上有一種極其專制的政權,專制到把所有科系都查禁了,禁止人們讀人類學、社會學,讀一切關於人的學問。那麼這個知識是不是就停止了?』他說不會,他認為只要有一本《魯賓遜漂流記》,我們就能重新恢復所有的知識。……魯賓遜式的故事,就是在說一個人本來享受着文明的支撐,當有一天文明棄他而去,他落到一個荒島,有了機會用一段時間,重覆人類幾萬年的歷程——從食物採集、食物種植,到工具生產,到衣食住行樣樣具備的社會,這樣的故事顯然對人們有很大的慰藉。因為它說明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我們其實擁有完整的文明發展記憶,我們有能力重建文明。……實際上,書比你想像中更頑固更頑強,歷史上發生過那麼多燒書禁書的行為,書仍然流傳久遠,其原因不是來自於工業化生產,而是來自於永遠有追求閱讀、甚至使閱讀產生新意義的人。……書會花果飄零,散成一個個網頁在各個地方,不再是書現在的樣子。那個美好時代曾經發生過,我們可能還有點眷戀,但若是我來看,真實的書的意義不在於賣很多,不在於很多人讀,真實的意義是,當一本書對一個人產生一種作用,這件事對他持續影響着。我是用這個角度來看書的頑強,來看出版跟書頁的源遠流長。」(2016-07-23)

重要文章,必須全篇細讀︰張洪年探索廣東話的誤區(《中大通訊》第 478 期)

        哈哈哈,這篇有趣,從《紅樓夢》遊戲和消遣的特質想到《蠟筆小新》,比較寶玉與小新「夢遺之為幻與真之過度」,復由小新之永遠童真反襯出寶玉的成長經歷,最後扣連曹雪芹與臼井儀人的命運,郭梓祺的文章向來有洞見有韻味,少見如這篇般生鬼跳脫啊。

        郭梓祺〈賈寶玉與蠟筆小新〉︰「我們今日讀小說重視主題和整體,『他們是用遊戲、消遣的心情,拿一段來細細品嘗一下,不急於把小說讀完』。……早前重讀《紅樓夢》,碰巧特別受書中遊戲和消遣的特質吸引。……寶玉和小新有何共通點?可能是『天真而有邪』。這結合有『矛盾修飾』(oxymoron)的味道,不少小朋友都有這一點邪,可能受動物性影響,或兇殘,或自私,寶玉和小新則是好色。……反過來想,還是永遠童稚的小新幸福些?雖也是永遠的實不至,卻少許多選擇的煩惱,不用負責任。色迷迷最多使書中的大人尷尬,但也使書外的大人在苦悶生活裏多了點點安全的諧趣。寶玉的世界,時間如川流逝,小說中人對此半點不比讀者遲鈍,寶玉和女孩都目睹家族和旁人慢慢興盛,慢慢消亡,沒法停下,無從複製。大自然是冬天來了春天不遠,人世卻到處是變幻無常。《紅樓夢》的消遣性質獨立看固然有趣,但各種作詩猜謎的無聊遊戲,卻一直反襯在這惘惘的底色之上,愈尋常而愈黯然——曹雪芹不用說,數年前行山時疑失足墮崖而死,遺下了未完的《蠟筆小新》。」(2016-06-20)

完全明白這種交不出稿件的恐懼……固定型思維者啊……

         Mumu Dylan〈為什麼作家老是拖稿?〉︰「《彭博觀點》(Bloomberg View)專欄作家梅根‧麥卡德爾(Megan McArdle)根據多年來的工作經驗,得出了『為什麼作家老是愛拖』的獨到見解:因為作家求學時期的寫作課表現得太好。這個理論或許聽起來瘋狂,但似乎也有其道理。麥卡德爾認為大多數文字工作者在學生時期,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在寫作課上拿到好成績(當然也有些例外)。而當學校老師反覆教導「要努力練習功課才會好」的觀念時,未來的拖稿專家經常認為這只是騙小孩的說法而已。因為這個時期的他們,僅靠著天份就能在班上出類拔萃。然而,這成為了糟糕且錯誤的一課。他們從小深信著『寫作的成功與否主要仰賴天份』而漸漸地疏於鍛鍊文筆,不幸的是當他們成為專職作家時,競爭對象從幾十個同學變成所有在寫作課上表現優異的頂尖好手,而自己單靠天份寫出的作品可能就不再是最好的,事實上也不太可能是最突出的。隨著截稿日期悄悄地逼近,大多數作家還是要想盡辦法交出稿件。最終,交不出稿件的恐懼,還是超過了怕寫出爛文章的恐懼。麥卡德爾長年觀察到有為數不少的年輕記者因為拖稿,而毀掉或幾乎毀掉自己的事業。他們都是能夠寫出完整句子的大學畢業生,因此拖稿的原因並非懶惰或無能,而似乎是被『可能寫不出好文章』的心理恐懼影響。……對成長型思維的人來說,挑戰是增強個人能力的機會;但對於固定型的人來說,挑戰則是測驗個人能力水平的量尺。當他們發現不如自己所想得那麼優秀時,不但沒有成為改善提升的動力,反而開始衡量自身能力,思考是否應該找一份要求不高的工作。這種認為自己沒有能力,並害怕被人揭穿的恐懼其實非常普遍,臨床醫學將這種心理作用命名為:冒牌者症候群(impostor syndrome)。……『不願抄襲別人』或是『停筆太久寫不出東西』,往往成為許多作家對自己沒有成功的完美藉口。」(2016-06-21)

        黃雅婷〈準確拿揑甜美與禁忌 Cornellà 畫展爆紅 黃照達教路解讀〉︰「Cornellà 是西班牙八十後漫畫家,現居巴塞隆拿,早年畢業於美術學校,後從事插畫與漫畫創作,近年因其怪誕戲謔式禁忌漫畫而深受歡迎。黃照達說:『Cornellà 的畫在形式上很傳統,是外國流行的六格與四格漫畫,他之所以如此受歡迎是與題材有關。他拿揑了甜美與禁忌間的中間地帶,證明了黑色幽默不一定黑色,而表現了表象與背後世界的黑暗和殘酷。……我們到博物館或畫展多數是想去看真迹,看畫中的技巧,又或是作品的 texture,可是這些卻不是 Joan Cornellà 最重要的部分,他最重要的部分是故事和當中的信息。』走了一圈,記者問值不值得來,黃照達說不用排隊的話便值得:『展覽不是純粹只用視覺去欣賞作品,展覽也是一種藝術的整體論述,看策展人如何道出藝術家的故事,從選作、擺放的形式、佈置乃至光線也是展覽的一部分——這個展不是完全沒有東西可看,作成一個 overview,整全統合地看一次 Joan Cornellà 的作品其實也值得。……政治漫畫多數直接,尤其香港政漫必定會有漫畫家的政治立場和事件中漫畫家想要 highlight 的地方,雖然意思清晰卻思考性不大,Cornellà 卻不同,他的畫傾向隱晦,叫人摸不着頭腦,又四方八面道出各種道德禁忌。……香港的漫畫一直被要求直接,就算是 Illustration 香港也興文青類:畫風清新,講生活、理想,再不然就是很沉重,直接講政治,少了在中間游走,意思模糊卻可以自由想像的空間。』他說,看不明白 Cornellà 的漫畫是因為我們太少想像的訓練,『TVB 的戲愈拍愈白,人死了就要拍出屍體,開心就要笑,傷心就要見到眼淚從眼流出。無疑是推動了一種死板而淺白的說故事方式,好像有意鼓勵人不去思考一樣。最後人人都只看得明最直接的內容,沒有反思同其他角度。』」(2016-06-24)



        《蘋果日報》【文化籽】〈潘源良 書.情歌〉︰「潘源良,可能係最人格分裂的填詞人。憶蓮懵懂唱《愛情 I don't know》,葉玉卿風情叩問《男人是否都一樣》;王傑吶喊《誰明浪子心》,杜德偉的深情《如泣如訴》;《叛逆漢子》轉眼變《寂寞的男人》。他時而頹廢、時而華麗,左腦沉鬱,右腦麻甩。『人格頻譜何以能這樣闊?』我問。詞人撥弄斑駁長髮,似笑非笑道:『我是跟隨音樂的感覺代入法創作,不是動輒寫自己的故事。作文就是作文,不要在作文背後再作故事。很多人常揣測,你寫這首歌時肯定與女友吵架了,憑歌寄意。沒所謂,這不重要,重要是各人如何應用或詮釋作品本身。』……朱耀偉在《詞家有道》一書中曾說過,『粵語流行歌詞是過去四十年香港文學的最重要文類之一,風中勁草不懼時間考驗。』林夕也曾出書《林夕三百首》,宣揚流行歌詞跟唐詩、宋詞無異,能成為文學一種。自小學開始集書法的潘源良,早已視柳公權、顏真卿為臨摹的男神,甚至把自己的歌詞轉化為書法,冀透過筆墨,把詞提升為一種潘式藝術形式……『現代人越來越少寫字,情感都變 emoji,更遑論詩詞?若你喜歡唱歌或唱 K,我希望文字能多添一層意思。舉辦這個書法展希望將愛好公諸同好,大家重新發現書法的趣味。』……半詩半文半似歌,自吟自唱又如何?瘋言儍句無聊語,午夜球場亂射波。問當下哪首歌最能被選為浪子心曲?他徐徐地打開一張書法,那是整首的《飛翔境界》,甄妮多年前演繹的作品。」(2016-06-26)

        【Gameover 有機網】嘩!貝璐!佩歐絲!你個藤島康介丫!做埋森里螢一!今次真係《我的女神》啦!◆漫畫家創作出來的人物成真還與自己結婚,這樣的橋段好像在甚麼電影中看過?〈日本 Coser「御伽ねこむ」51 歲漫畫家「藤島康介」結婚仲有埋 BB〉(2016-06-29)

九十年代日本銷售量逾一百萬的單曲全合輯(J-POP Million Hits in the 90s)

        我成長的年代。這一二百首歌曲,大半我都聽過,即使當時不認識、不喜歡的,總會聽過幾句,多少有點印象。倘若真要評價,我認為稍欠特色、並不耐聽的,只佔不到兩成,那可說是單曲的黃金年代吧——1994 年達 24 首的高峰到 2000 年回落至 12 首,見證的是唱片業的盛衰。這十年的流行音樂,無疑是百花齊放精彩紛呈的,從初期 CHAGE and ASKA 與 B'z 之稱雄,幾乎新作一出必然入榜,到中期小室哲哉「家族」全面統治,安室奈美惠、TRF、globe 等我都買過唱片,後期我喜歡的 GLAY 與 L'Arc〜en〜Ciel 等樂隊也一一冒起,而像我最迷的 LUNA SEA 即使從未打入此榜,但也算得風靡一時,更不用說 シャ乱Q 等也不時有佳作。最後一兩年宇多田光和濱崎步之崛起與競爭,相信不少樂迷都深有印象。太多太多優秀的作品了︰WANDS 和 Southern All Stars 都是我喜歡的。ZARD 的歌聲更是終極的甜美治癒,可惜今天佳人已不在人世。中山美穗唱歌不夠中氣,但仍有好歌獻給你。影視圈上無人能及的 SMAP 在樂壇無法橫掃,福山雅治卻以一人之力多番上榜。KinKi Kids 的歌其實比後來同類組合出色許多。論「小」的,My Little Lover 略勝 Every Little Thing;SPEED 的歌今天在畢業典禮仍有學生在用。動畫歌更不用說,從小丸子到浪客劍心,首首大家都唱得出;偶爾跑出的,包括串燒三兄弟和徐若瑄的 Black Biscuits,都非常美味可口。不要忘了慎原敬之和小泉今日子,等等等等。太多太多好歌,陪伴著我們渡過了最輕鬆愉快的歲月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