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3日 星期三

非常的電影,要用非常的欣賞角度——歪說《寒戰 II》中語言的 Power

《寒戰 II》(Cold War II,陸劍青、梁樂民導演,2016)

        無論《寒戰 II》邀得多少知名演員參與,能引發多少政治聯想(沈旭輝〈 《寒戰II》:解讀赤裸裸的香港政治預言書〉一文實在比電影好看多了),或使類近地區羨慕、研究我們的法治制度(此片在大陸、澳門的評價不俗),其劇本漏洞之大之多、鏡頭與調度之亂七八糟,都是災難級的拙劣表現。不過,從語言的角度看《寒戰》,也許能發掘出一點趣味。例如全城恥笑郭富城在影片開首的英語弔唁,其發音儘管教人冒汗,畢竟言辭雅正,我沒有出席過類似儀式,不知道當今政府官員在內部場合還會否以英語發言,但兩位編導崇洋的作風,大抵會深受陶傑等人歡迎,而郭富城最後大發神威對前一哥大喊︰“Stop...and get out!"就更有幾分海歸精英的豪氣,而這般以英語對白作首尾呼應,喜歡評論敘事結構的影評人千萬不要放過詮釋機會了。
        兩位編導重視語言,既強調本土,也信奉話語的力量。前者如郭富城影片中的妻子,明明和郭富城現實中的口味一樣,喜歡大陸佳麗,相信以他「香港警隊史上最年輕的處長」的才華,兩文三語自必了得,和妻子說普通語理應沒有隔閡,但兩位編導還是為其妻配音說粵語,證明這個角色早已融入本港,深愛此地,故才面臨死亡威脅也不願離開;又例如梁家輝全場最爆的對白,就是那記單音單字粗口,雖然編劇寫得刻意,但那粵地方言的力量還是排山倒海,不比他同時掏出的手鎗遜色。
        兩位編導相信語言的力量,已達極致,一眾角色都是說了等於做了,說了,做不好也是不要緊的。比方說郭富城對李治廷說要做個「沙盤推演」,對白如此煞有介事,我還以為真的要拿個沙盤出來的,結果李治廷不見得做過甚麼推演,然而郭富城叫他找一隊能信任的人才作 clean team,先不討論警方與廉署如此暗裡合作是否合理,李治廷二話不說就找來陳瀅,果然挺有眼光,推不推演就不再重要了(湯怡、唐寧、陳瀅、龔慈恩、朱慧敏、文詠珊、楊采妮,這套戲糟蹋/埋沒美女之程度也是災難級的。方健儀才是全片最佳女演員呢)。至於梁家輝,在故事中作風強硬,在警隊有經驗有威望,編導今集就經常拿他和臨陣脆弱的林文龍作對比,然而梁家輝之強勢,終究還是在嘴裡說說而已,例如那地鐵行動一節,他臨陣搶過林文龍角色做指揮,一堆甚麼「不要慌,左邊一隊右邊一隊中間派一隊」之類的話,可是畫面上完全沒有呈現出來(倘若是荷里活類型片的指揮官角色,下指令後必有相應的動作畫面),結果地鐵站內還是亂作一團,然而觀眾似乎也不覺甚麼;又例如結尾他派兵強攻廢車場,儘管他心裡不忍犧牲舊部屬以成己業,有點放水,然而一支設備精良的部隊輕易被埋伏炸死掉,身為總指揮怎樣也說不上出色吧。幾乎所有決定都失策的郭富城和梁家輝到底是如何爬上警隊高位的呢?大抵這就是兩位編劇暗藏的深意︰語言的力量(吹水得)啊。
        因此,當李子雄說他背後有勢力撐腰(專業術語是「祝福」),將會競選下屆特首時,雖然無憑無據,梁家輝仍是立即信服——當一個人地位越高,其發言的力量自必更大;當身旁一眾達官貴人都統一口徑時,無論實情如何,輿情的力量就足以改變現實了,正如一般觀眾人微言輕,就算在網上狠批這部電影,還是無法阻擋其在不少影評網上評分高企的現實。今集兩位編導加插周潤發這資深大律師黃立法會獨立議員的角色,當然是為了營造影帝陣容效應吸引觀眾,但實際上也是想拍那立法會上舌劍唇槍的場面,郭富城一句「非常時期,要用非常手段」,周潤發立即回以「就算是非常時期,都不用非常手段」,多麼精彩,精彩的不是說電影本身,而是香港立法會多久沒出現這樣凌厲的語言對碰了啊,看電影的想像就令人很滿足了。不是嗎?例如現任保安局局長與民政事務局局長皆以沉默見稱,越官腔越上位,而我們兩位編導還是相信語言的力量,也真可愛復可敬。誰說學好廣東話冇用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