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4日 星期四

筆者報章專欄︰〈回顧伊朗大導阿巴斯虛實藝術〉

《信報》C4 版【電影講座】(2016-07-14)

陳廣隆︰〈回顧伊朗大導阿巴斯虛實藝術〉

        謹以此文,悼念剛去世的大師,當世仍活躍的最重要的電影藝術家阿巴斯.基阿魯斯達米(Abbas Kiarostami,1940-2016)。其實我最喜歡的是他中期的作品,特別是《春風吹又生》(And Life Goes On…,1992),那是我一次真正體會到何謂虛實相生的藝術,其後看到《大寫特寫》(Close-up,1990),方知道他在更早時已發其端,不過《大寫》對電影史的影響雖然更為重大,我始終更喜歡《春風吹又生》,即使不談其虛構與紀實難分的風格,當看到電影中伊朗大地震後的人民在慘劇後依然朝氣勃勃地面對,孩童只記得地震當晚正在看世界盃巴西對蘇格蘭的賽事,成人也在關注哪隊能夠奪冠——世界盃四年一度,大地震四十年也未必發生一遍,不理人去樓破只願活在當下,那種態度,對於我等球迷更有共鳴,更覺得導演可愛又可敬。另一部我很想談談而可惜篇幅不夠的(這《信報》專欄改版後略減了字數),是《童心一二三》(ABC Africa,2001),特別是那近八分鐘的近乎全黑的畫面(以呼應文中第一段閉眼觀黑的比喻),希望將來有機會重整自己的文稿時再發揮一下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