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9日 星期五

2016 年香港書展見聞與入手物

        一年一度又書展。上年進場兩遍,第一次主要為朋友,第二次才慢慢購書;今年不心急入場,遊人更少,逛得更輕鬆,有趣的是竟在展區偶遇多位好友,當中更有素未謀面一直只在 Facebook 交流的澳門評論人,全都是不期而遇,讀書未必有黃金屋與顏如玉,但能交到不少同好倒是肯定的。今年沒買甚麼書,主要是去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的出版社攤位,看看有沒有甚麼學術好書大減價,然而今年並無筍貨,上年低於三折發售的一系列香港電影英文論著,今年也只原價發售,只有一本六年前出版的侯孝賢英文論著以兩折價發售,有興趣的朋友不妨留意。神州舊書店當然也是必去的,但我沒鑒別寶物的眼光,只買了本不文的東西;其餘書店也只匆匆一看,也就離開了。今日到場的作者不算多,李怡、毛孟靜、吳志森都各有讀者,找王貽興簽名的人也不少,最誇張的卻是林日曦,排隊和他合照者打了兩個蛇餅,隔兩三個攤檔有叫不出名字的性感歌星低胸賣書,卻是大拍烏蠅,實在相映成趣。我能明白《100 毛》與毛記電視的風潮,但以閱讀品質來說就只能存疑了。今年書展最吸引的當然是年度主題「武俠文學」,我是因為金庸小說才愛上閱讀的,自然要去朝聖,梁羽生、古龍、倪匡以至白羽、黃鷹的原稿或舊版書籍都很珍貴,此處不一一介紹,讀貨的自會明白。我只是有點後悔,沒參加上年舉辦的「我與金庸——全球華文散文徵文獎」,今天看到得獎作品,我雖不敢說能有其水平,卻似乎不如當初想像中高手紛紛赴會無法競勝的情況,那時候寫了兩三段就膽怯放棄,可惜可惜。逛完書展,立即衝去油麻地百老匯電影中心看是枝裕和導演的新片《比海還深》,比想像中更好,還遇到來看第二遍的藝評女神,只是乘地鐵回家時剛好與何俊仁同一車卡,好壞對照也真強烈。今天到底發生甚麼事呢,走到何處都能見到朋友,哈哈哈。

馮耀明著︰《「超越內在」的迷思︰從分析哲學觀點看當代新儒學》(2003)

       在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買的,是 2003 年出版的論文,見題目有趣,不是又貴又厚的學術書,就先入手,有空再讀。不妨先看幾句結論,最後兩句「呼籲」挺有爭議性呢︰「新儒家的『天人合一』說與孔孟原始儒家的『人禽之辨』說是不相容的。前者由『天人一體』的概念而建立的道德是一種超歷史的『宇宙化道德』(globalized morality);而後者由『人禽有別』概念而建立的道德則是一種不離社會歷史處境的『人間性的道德』(localized morality)。原始儒家雖然沒有完全離卻殷周傳統的宗教信仰,但也沒有將人間的道德形而上學化。與孔孟舊儒學極不一樣,這種新儒學的道德形上學企圖把『天道與性命通而為一』,企圖將『道德秩序同化為宇宙秩序』,而其『未預定的後果』(unintended consequences)則是『氣質命定論』。這種『氣質命定論』將使宇宙良知變成『無力的大心』,因而不足以作為『自我主宰』的道德根基。……若要回歸到孔孟所開創的人間道德世界,恢復原始儒學的真精神,除了徹底地放棄『天人合一』的理念外,恐怕再沒有其他途徑了。」

萬利出版社《不文歌集》

        每次逛書展,主要都聚焦於幾個攤位,神州舊書店是其一,不過我不懂尋寶,今年也想慳儉一點,就只買了這本《不文歌集》。不知道是哪年出版的,大抵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產物,不知作者是誰,只知出版社位於澳門河邊新街,應該都不在了吧。這本書收錄了不少鹹濕笑話、打油詩和流行曲新詞,挺過癮的,例如這首重填《小李飛刀》的《小妳飛刀》——「難得一生好本領/情關始終闖不過/闖不過/玉門未破/是否她怕食禁果」,尺度不算闊,以下改寫李後主《虞美人》的就過癮多了︰

春花秋月何時了,契弟知多少?小樓昨夜又開工,屁股終於難頂玉塵攻。
顛龍亂舞好難受,只見尊容改。問可曾有愛滋愁,搞到一生不娶似死囚。

       全書數十首不文歌詞,不能盡錄,再寫得露骨一點,舞波弄棍的都有,但厲害的是極少見到「一門五傑」字詞,不是那些低層次粗口歌,尤為難得。本來在還見到早期版本的黃霑《不文集》,但見封面已有些破爛,就沒入手了。哎呀,我果然不是讀書人,儘是找些這樣的東西……
王偉雄、劉創馥合著︰《宗哲對話錄》

這本不用介紹了吧,應該人手一本了。

奧古斯特.拉格尼(August Ragone)著,唐澄暐譯︰
《怪獸大師圓谷英二》(Eiji Tsuburaya: Master of Monsters

山田洋次著,張秋明譯︰《只想拍電影的人》

No Man an Island: The Cinema of Hou Hsiao-hsien by James Udden

         香港大學出版社大減價發售,$50 一本,原價兩折也不到,雖不知研究是否深入,但買來作參考書也不錯。

王昀燕著︰《再見楊德昌》(典藏增修版)

        嗯,這本書其實不是在書展裡買的,但也是在逛書展同一天入手,姑且算進這個系列。在 Facebook 看到 kubrick 的宣傳,見到有「作者簽名版」,買回家才記得原來已有舊版,再一次證明我只購書不讀書(不知道增修了甚麼內容?),購物慾罪孽深重……

最近讀完的書︰

梁秉鈞、黃淑嫻、沈海燕、鄭政恆編︰《香港文學與電影》

       學校圖書館有買此書,真好。這個題目其實是我很不熟悉的,這本書正好是不俗的入門和補課。傅葆石、沈雙、梁秉鈞、黃淑嫻、陳智德的幾篇文章都很不錯。三點筆記︰一、在馬國明的〈從金庸式港產片看商品文化生產〉一文中,「辟邪劍法」都寫成「僻邪」,是手民之誤吧;二、劉燕萍〈叛逆、成長與助力——論徐克《倩女幽魂》的改編〉一文認為「徐克監製的《倩女幽魂》,沿用李翰祥導演的《倩女幽魂》模式,將原作〈聶小倩〉嫁作寧婦,生育孩子的『做人』情節完全刪掉。從女鬼成長角度而言,是較原著為失色」,問題是原著聶小倩嫁作寧婦的結局是否能視為「自我的成長」(bildungsroman)?原著中聶小倩對「恩公」寧采臣說「給你做婢妾都不後悔」,後來寧采臣妻子死了,聶小倩進門成為媳婦,更恢復「人氣」不復是鬼,還為寧采臣「生了個男孩」,然而幾年後寧生「又納了個妾」,一個性情獨特的女性角色,結尾又淪為面目模糊的「湊仔婆」,這樣的妻妾人生,封建味很重,不見有「啟蒙」之功,似乎不太能稱為「成長」?三、讀許旭筠〈限制、協商與創新︰論香港電台八、九O年代的「小說家族」影視文學改編〉後,對那一系列影視作品略有興趣,不知道是否真的好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