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5日 星期三

Without Risk, There is No Reward. Should I Sell? Should I Fight?——《華爾街綁架直擊》(Money Monster)

《華爾街綁架直擊》(Money Monster,dir: Jodie Foster,2016)

        茱迪科士打(Jodie Foster)執導演筒的第四部長片,雖然未臻上佳,卻是很值得觀賞的作品。初看劇情簡介,很容易聯想到薛尼盧密(Sidney Lumet)導演的名作《電視台風雲》(Network,1976),以為影片會借這場直播綁架案,抨擊媒體操控資訊、企業唯利是圖、漠視大眾利益等問題,同時延續金融海嘯後至今未息的對華爾街貪婪行為的批評;這些議題,本片當然沒有缺席,但更教人反思的,卻似乎是故事中「觀眾」的角色。在《電視台風雲》中,大多數觀眾都是易受煽動的、被動吸引資訊的、生活枯燥待人冷漠的,隔了四十年,主流傳媒已由電視台逐漸轉移到網絡,但普羅民眾的本質也許沒有太大變化,然而在《華爾街綁架直擊》的明寫暗示中,其表現出來的面貌卻更為多元。
        影片開始不久,群眾即關注著綁架案的發展,但其後觀眾竟有直接參與事件的機會——佐治古尼(George Clooney)飾演的言行譁眾取寵的財金節目主持(其實我覺得他擠眉弄眼起來並不好笑,但在影片中倒也起了諷刺的作用——現實中的那些財金界「演員」往往都不好看不好笑),為了脫險,直接透過廣播,請求觀眾購入疑被高層轉移資產自利而一日間價格大跌的基金股票,「補償」綁匪(還有一眾被蒙騙的小股民)的損失,以求綁匪放過自己(昔日他有份唱好股票,因而被綁匪闖入電視直播室綁上炸彈報復)。他自言這是彰顯人性美善的時候,呼籲觀眾立即起來行動(雖然一臉誠懇,其實還是用上了平日的語言偽術?),結果股價果真立見微升,但轉眼間卻插水再跌。這段劇情轉折,既可笑,又可悲,杯水車薪的結局,是否可視為「鍵盤抗爭、小額課金」的雞蛋人生對「巨富撤資、中產移民」的無奈現實的比喻?
        當劇情到了高潮段(完全是意料不到的發展),群眾湧至華爾街,那到底有多少是真心來聲援,又有多少是純粹食花生?觀眾需要烈士「犧牲」(可烈士又往往只是被逼至牆角的弱勢人士),究竟追求的是公義,還是一時間的發洩?這些都值得我們反思。有趣的是,影片中真正具影響力的「觀眾」,卻是無所不能的電腦黑客,與及那黑心基金公司的美麗女公關,這位由著名模特兒姬捷娜巴菲(Caitriona Balfe)飾演的重要配角,無論她是出於良心發現,還是責任使然,重點是,她是親眼看見他人之苦,親聞局勢之險,才決意介入行動;同理,在影片中,不管各持甚麼動機各有甚麼抱負,故事中大多數對綁匪予以同情並以行動幫助的,包括佐治古尼飾演的財金演員、茱莉亞羅拔絲(Julia Roberts)演的節目總監、蘭尼維烈圖(Lenny Venito)演的攝影師,都是身在現場的「觀眾」。專業精神、不屈良心、現身行動,始終是對抗不義的不二法門。到了電影末段,當一切復歸平靜,華爾街吵鬧過後又繼續讓人發夢及斂財,攝影師放下攝影機,將鏡頭對準我們這些觀眾——我們到底想做熒幕前的被動觀眾,還是親身到現場抗爭的有心公民?這難道不是茱迪科士打向觀眾的大詰問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