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3日 星期三

2016 年春季購書紀錄

最近讀完的書︰

愛蜜莉.畢克頓(Emilie Bickerton)著,黃政淵譯︰
《用鋼筆戰鬥的《電影筆記》︰楚浮、高達、侯麥等電影大師的搖籃,探索現代電影藝術的六十年旅程》(A Short History of Cahiers du Cinéma

終於郵運到手的書︰

Portraits: John Berger on Artists" by John Berger, edited by Tom Overton

柳田理科雄著,談璞譯︰《空想科學讀本︰大咖對決誰比較厲害》

       《空想科學讀本》系列愈來愈不好看,題材愈來愈瑣碎無聊(不是所有動畫設定都值得以「科學方法」研究的,特別是那些擺明搞笑的,例如荷里活動畫常見的,角色被重物壓扁如紙後瞬間反彈回原狀的那類笑料),實在可惜,但在書店見到這本新鮮熱辣剛出版的新作,看看目錄(各位可看看封套上提到的那幾場「對決」),哈哈,也挺有趣的,反正假期將至,正好讀些輕鬆的書,就買下來了。可是隨手一翻,看到柳田理科雄比較拳四郎與白金之星的出拳速度的方式那一章,那樣計算(不按「原作設定」與「同情的理解」,只擷取影視作品的聲畫研究,貌似「公平」,其實既不科學也不有趣),也實在太沒趣了,希望其他章節/對決會比較有趣吧,不過,看來下次真的不宜再破費買他的書了……

《字花》第 58 期(封面專題︰千古文人俠客夢)

        雖然已出版了一段時間,但昨天才到書店買來看,這期的專題是我向來有興趣的,就看看各位名家如何談俠說夢吧。

饒宗頤著︰《符號.初文與字母——漢字樹》

        最初知道這本書,是讀施議對編的《文學與神明——饒宗頤訪談錄》,記住了書名,卻一直沒找來看,最近逛書店,才知原來出了新版,主題既是我有興趣的,立即就買回來讀。初版已是 1998 年的事了,不知道這個第 3 版有沒有新的補充呢?

沈西城著︰《香港歡場辛酸史》

        初讀沈西城的文字,是多年前他那本《香港三大才子︰金庸、倪匡、蔡瀾》,本來印象不深,後來他每逢周日在《蘋果日報》寫專欄,談自己參與創作《龍虎風雲》劇本的經歷,寫了許多粵語片、港產片幕前幕後的故事,也寫了不少報界名人、江湖奇士,筆下人物或文采風流、或笑傲風月,盡皆有趣過癮,才開始多讀了起來。最近樂文書店大減價,見到他這本新書,就買了回來,甚麼「六十年代北角四大夜總會」,內容應該很奇趣吧。嗯,看看他會不會寫到甚麼「洗頭艇」,如非今日吳亮星毫無廉恥地提到,相信幾乎無人記得這段「辛酸史」了。讀史事總是有趣的,聽屎話卻令人憤怒難遏﹗

中川右介著,楊裴文譯︰《為什麼靜香一定要嫁給大雄 : 從哆啦 A 夢發覺日常生活不思議》

        為甚麼靜宜一定要嫁給大雄?為何大家不聯手反抗技安?為何牙擦仔只在眾人面前向大雄炫耀?為何叮噹從不去學校幫助大雄?原來技安是美國、牙擦仔是日本、大雄代表的是北韓?《叮噹》到底隱含了甚麼政治、社會與文化意涵?朋友推薦,這本書看來很有趣,要好好讀一讀了﹗

吉本由美編,嚴可婷、張克柔譯︰《魷魚干電影院》(するめ映画館)

        挺有趣的題目,作者訪問了多位日本文化人,閒聊各自的「魷魚干電影」(必須是冷門電影,只能選越嚼越有個人滋味的作品,不可以是「名作、大片和暢銷片,就算是對談嘉賓的心頭好也都一律請他割捨」),倘若香港也有這樣的出版計劃,我一定會捧場。暫時讀了村上春樹的一節,他選的《幽草》(Tante Zita,1968)確算是挺冷門的,我可從未聽聞,倒是作者自選的《拾穗者與我》(The Gleaners and I,2000),影迷沒看過也必聽過,不算太「魷魚干」了。村上春樹說他選不出心目中的 Best 3,重複多次觀看的愛片則選了《蓬門今始為君開》(The Quiet Man,1952)、《火海英烈傳》(Hell Is for Heroes,1962)和《動物屋》(National Lampoon's Animal House,1978),浪漫喜劇、戰爭英雄、詼趣笑片,其喜好也甚廣泛呢。另,村上春樹表示他也很喜歡《秋水伊人》(The Umbrellas of Cherbourg,1964),呵,這也是我的最愛,這部戲真的沒有人不喜歡啊。

霍華古鐸(Howard Goodall)著,賴晉楷譯︰
《音樂大歷史:從巴比倫到披頭四》(The Story of Music

        對音樂一竅不通,回想中小學時學牧童笛,吹奏得一塌糊塗,有如雞叫,自己也不忍聽,還是讀讀歷史,靜心欣賞比較適合我。

張馨儀編著︰《殘疾資歷——香港精神障礙者文集》

        書剛出版時,聽過作者與許寶強等主講的座談,雖然未必全盤認同與會者的觀點,但也不無啟發,至少對何謂「正常/不正常」,反思更多。這本書是值得中學圖書館購入並和學生分享的,老師朋友們不妨留意啊。

《字花》第 59 期 封面主題︰22 種寂寞的書宅

《讀書好》月刊 Issue 101 / Feb 2016

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季刊《HKinema》第 33 號(專題:我們勝在有喜劇電影)


《明報月刊》第 51 卷第 1 期

李歐梵著:《中國文化傳統的六個面向》

        此書由作者在香港中文大學的一門低班課的教材整理而成,內容淺白,卻甚為有趣而富啟發性,所選的六個面向強調文本和主題、傳統與現代的聯繫,不論是大學一年級學生還是高階進修者去讀,都必定有所進益。暫只讀了第一章「英雄本色:讀司馬遷《史記.項羽本紀》」,儘管不能認同其所有觀點(如說「『仁』字原來的意義,就是一個懷孕的婦女形象」、「一個歷史上不重要的人物孔明」,都值得商榷),但對於我這個原典讀得不熟,根基極弱的人來說,確實是不俗的導讀呢。

曾凱欣著︰《我的土星降落在紐西蘭的南島》

        這個復活節假期收到的最特別的禮物,就是朋友這本自資出版的遊記。久未碰面,農曆新年假期一次聚會,聽她談到 WWOOFing in New Zealand 的經歷,知道她這個書寫、出版遊歷的計劃,當然支持,想不到那麼快就收到成書了,前後還不到兩個月。她的毅力,我這類只懂吹水(說想寫書說了十年,結果一隻字也沒有)的人實在是很欣賞、佩服的。「範本閱讀」這一欄的 Horace,應該是我吧?其實我只讀過兩三章,也沒能幫忙到多少,只能說些鼓勵的話,不過那都不是安慰、恭維之語,我喜歡作者夾敘夾議亦抒情的風格,有理想,也有情;像下段是其中一章的結語,不是特別精彩的一節,也很淺白、直率、可愛。我是個走不出 comfort zone 的人,旅行只是飲飲食食,讀作者的遊歷,倒算是思想閱覽了不少,「認識」到不少不認識的朋友,看到了更多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經歷。這本書印刷排版未必及得上大書局擺售的那些精美的旅行見聞冊,但已是作者和朋友們在有限條件下做到的最佳效果了,真的很不錯了呢。

       〈#Love〉章︰「香港最匱乏的,是行動;最氾濫的,是藉口。Voltaire 說︰“Don’t let the Perfect be the enemy of the Good"。做小小不是無用,如果有心去愛、有心去做,愛與行動都可以很簡單。朋友喜歡取笑我環保,或是聚會的席中總有人因為我覺得不舒服。有時我也很難受,到現在這個地步,還要因氣候問題、人類過份開發地球資源等問題而執詞。我沒有想要說教,或被冠上個『環保人士』標籤要站在道德高地說甚麼,我只認為,在能力和現有環境許可的範圍下,每個人都可以負一點責任。都是成人了,有些事情很平常,老實的問題是,你有多在乎你現在身處的世界?或者你下一代將要面對的世界?你可以有多愛?」

柄谷行人著、小嵐九八郎(訪談紀錄)、林暉鈞譯︰《柄谷行人談政治》

柄谷行人著,林暉鈞譯:《倫理 21》

約翰.哈維(John Harvey)著,謝忍翾譯︰
《黑色的故事︰徹底改變人類文明史的顏色》(The Story of Black

最近入手的電影(或相關的)書(之一)

史文鴻、陳柏生編,香港藝術評論聯盟出版︰
《回歸後之媒介藝術--香港藝術評論聯盟九七至九八論壇文集》

        灣仔富德樓的二手書店「實現會社」日前結業,最後數日舉行大減價活動,希望書本都能找到有心人、好讀者。我自己很久沒去富德樓了,得承認也有點趁墟、憶舊的心理,那天去到,但見全店滿滿是人,也難以久待,何況我讀書囫圇吞棗,和一眾惜書客也格格不入。最後只買了兩本書,都多少和電影有關,其中這本藝評集挺有趣的,特別是見到書中〈優秀電影評論之我見〉一章,講者包括張同祖、劉成漢、李焯桃、古兆奉,姑勿論是否認同他們的觀點,這個組合今天確實是難得一見了。甚麼才是好的影評?這個題目自己經常在心裡問,但近年好像少見這樣以論壇形式探討了;最近《十年》奪獎,引起廣泛討論,其中一個爭議點,也在於電影評論的方向,不知道讀這本書是否能有所啟發?

最近入手的電影(或相關的)書(之二)

Fashioning the Nation: Costume and Identity in British Cinema” by Pam Cook

        同樣是在實現會社結業前買的減價書,收藏作參考書之用,結帳時才知兩本書加起來也不到 $30,自己也嚇了一跳呢。

最近入手的電影(或相關的)書(之三)

艾瑞克.雷克斯(Eric Lax)著,李昕彥譯︰
《對話伍迪艾倫》(Conversations With Woody Allen

        這本書,本應看英語原文比較好,但不久前逛樂文書店,見到這個封面,忍不住就買回來了。儘管這陣子應該都不會認真讀這本書,活地阿倫的電影我也確實看得不多,不是我最感興趣的導演,但隨意翻翻他的「對話」,也挺有趣的。昨晚隨手看到活地阿倫談到他與褒曼碰面的一節,哈哈,其實兩位大師為人都很謙遜,但活地阿倫的謙遜總是包含一種尖刻的自嘲,聽者或感好笑,或感尷尬——假如他在電影這一行「連帶位的資格都還不夠」,那麼,近日對香港電影金像獎指指點點的所謂「長輩」,又能算是甚麼呢?

最近入手的電影(或相關的)書(之四)

羅展鳳著︰《無常素描:追憶奇斯洛夫斯基》
The Sketch of Impermanence: Remembering Kieślowski

        假如一個作家一生只寫一部書,羅展鳳會選擇講的,應該就是奇斯洛夫斯基吧?她這本「追憶」不知有何新感想、新研究,不過還是忍不住買下來了。kubrick 為羅展鳳出的書,設計總是很精美很吸引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