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日 星期三

We're Going After the System, I Wanna Keep Digging——《焦點追擊》(Spotlight)

        昨晚去看午夜場《焦點追擊》(真可惜,全院只有十多人,離開時還聽到有「港男」說影片太長太慢,反倒是他的女伴說挺好看),回家已是 3 點,淋了一晚雨,就此病了,今天整日臥床,沒有精神未有時間細寫,不過,我依然想重說一遍昨晚的感想︰This is my choice for the Best Picture of the coming 2016 Oscars﹗《焦點追擊》編、導、演盡皆上乘,抽絲剝繭的劇情、平實周密的表現,揭露教會黑幕的可怕、神父性侵的規模、維穩網絡的嚴密、互相包庇的積習,申述第四權的重要,歌頌獨立敢言的記者、永不言棄的專業、不畏強權的精神,拍出了報界繁忙的日常、處事謹慎的作風、更難得的是後段還講到編輯和記者個人信仰的掙扎、回顧舊誤的懊悔、反省自身的勇氣,都是對今天社會很有警示的信息,絕對是不可錯過的作品。(◆原文寫於 2016 年 2 月 20 日。前日頒發的奧斯卡最佳電影,果然是《焦點追擊》,太高興了﹗ 有興趣的朋友,不妨一讀我的奧斯卡心水預測,中的不算多,但最想中的都中了,哈哈。)
圖 1、2、3︰《驚天大陰謀》(All the President's Men,dir: Alan J. Pakula,1976)

4、5、6︰《焦點追擊》(Spotlight,dir: Tom McCarthy,2015)

        以戲論戲,《焦點追擊》無疑尚未比得上同類經典《驚天大陰謀》,例如單看 1、2 對 4、5 的構圖,已可感受到兩者在營造戲劇張力的差異,前者緊湊,重戲劇效果,後者寫實,平淡而有力。《驚天大陰謀》導演常以畫面前景比例甚大的「電視」(及熒幕上形相威風的歷史人物)對照後方卑微渺小卻在竭力戳穿其罪惡的記者(圖 3),很有心思,而攝影師哥頓威里斯(Gordon Willis)陰沉幽暗的色調,一如影片中羅拔烈福(Robert Redford)與德斯汀荷夫曼(Dustin Hoffman)性格鮮明的演繹,也是相當出色,但我始終更喜歡更冷靜、更平實、更講團體配合、深耕細作的《焦點追擊》。一來《驚天大陰謀》雖然講的是影響極大的水門事件,故事畢竟只講到事件的前半(有改編上的困難在),看完總有未了之感,不若《焦點追擊》最終扳倒強權的完滿,而且《焦點追擊》搜證之複雜和曲折(非指規模或重要性),似乎更逾水門,而且歷時多年,還幾乎因 911 事件而失落證人信心與重要線索(圖 6。影片中也有不少含電視機的構圖),極考記者們的耐性與堅持,故事看起來就更豐富,二來《焦點追擊》一眾演員的表現實在精彩,不讓前人專美,麥克雷法路(Mark Ruffalo)不用說,總是恰如其分,平實卻細節豐富,將傳奇記者的表情、動作、脾性、氣質、幹勁與風骨都演活了,每次看他演戲都是享受,米高基頓(Michael Keaton)的演出肯定可列他生平最佳前三,麗素麥雅當絲(Rachel McAdams)越來越成熟漂亮,演技也很樸實,不輸全片一眾實力男演員。我唯一認為《焦點追擊》可以多寫的,是調查期間教會或外間的批評與阻力,記者們有沒有受到粗暴的阻撓甚至威脅?《驚天大陰謀》畢竟講的真的是「大陰謀」,涉事中人是有可能「被喪命」的,影片中時刻就呈現出這股死亡氣氛,《焦點追擊》刻意不追求這種緊張感,也避過直接、正面揭露教會的黑暗一面,但這種緊張感,很有可能就是上述那位「港男」所期望的東西吧?

謹以《驚天大陰謀》這幕獻給各位在新聞、傳媒界默默耕耘、奮鬥求真的朋友。

左︰本片演員;右︰現實中《波士頓環球報》的編輯與記者們

        家明〈《焦點追擊》好一場集體勝利〉︰「《焦點追擊》勝在平實,不渲染、不過於戲劇化。詳記新聞工作者調查經過,抽絲剝繭、不放過細節,軟硬兼施的游說,對朋比為奸的窮追猛打,已經很有追看的吸引力。……《焦點追擊》的群戲精彩,還不止一眾觀眾熟悉的演員與明星,隨便曇花一現的小角都很有戲。有一幕,Michael 及 Sacha 各自訪問兒時被性侵的受害人。角色的眼神、語調、身上的細節(如前臂內側的針孔疤痕)讓人感到他們各有隱衷。這樣一拍,性侵案不止是一堆帳面數字,已是活生生在眼前的生命。說這些人是『幸存』的,即暗示教會幾十年來為禍,早就不堪設想了。一如很多真人真事改編電影,《焦點追擊》片末字幕交代故事後進展。不過,字幕沒交代《環球報》是次報道贏得普立茲獎,反而巨細無遺列出被揭發性侵事件的所有城市,數目之多令人乍舌。畢竟,記者的使命不因報道出街而停止,獎項更是無關宏旨。留意影片最後鏡頭,還原基本步,一切只是開始而已。」(2016-02-09)

        陳曉蕾〈港版「焦點追擊」?〉︰「獲得奧斯卡金像獎六項提名的電影《焦點追擊》,取材自波士頓環球報得到普立茲奬最佳新聞調查的報導,把二零零一年報館偵查神父性侵兒童的採訪過程搬上銀幕,拍得平實緊湊。編導形容這電影是寫給深度報導的『情書』:『現在的深度調查報導比十五年前少得多,我很關注。』散場時,身後的資深傳媒人已經連珠炮發:『今時今日哪有報館肯給錢做調查報導?新聞都當娛樂,最緊要好笑……』可是,就算報館肯投放資源,報導又有怎樣的影響力?近年香港傳媒揭發不少行政立法司法醜聞,但在不知醜的年代,再轟動的新聞彷彿都是一陣風。裝睡的人是喚不醒的,當知道也扮作不知,那還可說什麼?……」(2016-02-20)

繼續耕耘吧,《驚天大陰謀》不停的打字機聲音告訴我們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