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0日 星期三

It's not binary. You can be decent and gifted at the same time——《時代教主︰喬布斯》(Steve Jobs)

《時代教主︰喬布斯》(Steve Jobs,dir: Danny Boyle,2015)

        從來不喜歡丹尼波爾導演的電影,包括他最有名也最出色的《迷幻列車》(Trainspotting,1996),這部《時代教主︰喬布斯》我卻甚為喜歡。是因為阿倫索金妙絕的劇本,也是因為米高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琦溫絲莉(Kate Winslet)、謝夫丹尼爾(Jeff Daniels)、薛夫洛根(Seth Rogen)、米高舒伯(Michael Stuhlbarg)等人的精彩演繹(今年爭奪奧斯卡獎項的電影,不少都屬群戲,這部戲的表演絕對值得人人具名稱頌),看他們做對手戲,聽他們連珠炮發的對白、機智敏銳地交鋒,就是絕佳的觀影享受。我對喬布斯的生平興趣不大,但《大國民》(Citizen Kane,1941)式的敘事和人物,有誰不會看得不入迷呢?
        在電影末段,電腦科技界的「神奇巫師沃茲」(Steve Wozniak)與喬布斯一輪爭論後對他說︰“It's not binary. You can be decent and gifted at the same time",不禁教人沉思︰偉大的領導者,總是有驕傲、嚴苛、不近人情的一面,但是否驕傲、嚴苛、不近人情才能成就顛峰?歷史例證也許是殘酷的,但想想各人的老闆或上司,相信又有不少觀眾會竊笑吧,然而看到最後,喬布斯流露出來的人性、親情一面,又為觀眾提供了更豐富、複雜的的思考角度,而現實中即使是受慣喬布斯壞脾氣的同事,無不表示後期的他已變得平易近人得多。正是這樣複雜的人性,戲才會好看吧。
        家明說丹尼波爾許多花巧鏡頭都是「過猶不及」的,我同意,其實丹尼波爾不是沒有簡煉地說故事的能力,就像上圖這個 three shot,簡單而有力,看這兩個人的神情(包括背後燈光之明暗),又看看琦溫絲莉的眼神,三個人的強弱和親疏關係就自然地表達出來了,可惜丹尼波爾總是「愛動」,像下圖的這一幕,那對身影已很好看,但他仍要在背後整色整水,鏡頭剪得又零碎,難免削弱了演員們的力量。不過先不論丹尼波爾的處理有何瑕疵,也暫且不理會奧斯卡的遊戲機制和各大影業集團背後的造王功夫,純粹以戲論戲,今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與女配角,本片確實是有力的爭標份子,幾套好戲齊齊爭崩頭,月尾有好戲看了。
        家明〈時代編劇寫《時代教主:喬布斯》〉︰「意外的是,Sorkin 這次竟然沒有奧斯卡提名!至於他跟 Danny Boyle 的合作,坦白說不及上次跟 Fincher 的《社交網絡》成功。也許劇本的時空真太濃縮、信息量太密集,Boyle 在有限的場景(後台空間),在攝影角度及運動上不住尋求變化(攝影師是跟 Boyle 合作過一次的 Alwin H. Küchler),但論『後台調度』,去年《飛鳥俠》就見識過。有時,《喬》似乎還看到 Boyle 跟 Sorkin 在角力,冗長的對白演員照讀如宜,Boyle 只好『旁敲側擊』的豐富畫面,加一些離奇的 top shot、突然又短暫的 flashback 鏡頭,甚至超現實的借用角色後牆投射影像,都過猶不及、多此一舉。沒辦法,Boyle 慣了花多眼亂,叫他規規矩矩的靜下來,他渾身不自在。……喬布斯離世前為我們帶來 iPhone,啟動了手機革命。從此人手一機,不愁寂寞,世人再沒『孤獨』煩惱(更不知獨處為何物)。多謝喬布斯!在科技的烏托邦真正來臨前,我們先經驗科技把人孤立的新紀元。像《明日世界》一樣,人皆有滑屏的欲望,迴避面對面攀談。我們只關心兩件事,一是永遠在線,二是有足夠的電池。」

3 則留言:

  1. 創作人可能這樣向監製 sell 橋:「三個產品發布會,分別以 16mm, 35mm, digital 拍攝,寫 steve jobs 三個 babies, product babies and physical baby」。監製一聽,覺得真是個 high concept.

    至於 13 年那部"jobs",則是 no concept — 雖然 ashton kutcher 模樣遠比 fassbender 似教主。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我冇睇過 13 年那部呢,聽說真的很不濟?

      刪除
    2. 電影說故事,要有個角度吧。13 年那部,橫向地從他年輕往印度取經至重回蘋果之大半生粗略拍出來(電影只是兩個多小時的產物,不粗略也不成),也看不見有甚麼重心與角度。哪不如看他的傳記書,豈非更好? :)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