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5日 星期四

百般荒謬百般痛,百拳反擊百拳重——《100 円的愛》

《100 円的愛》(100 Yen Love,武正晴導演,2014)

         「痛い痛い痛い痛い痛い痛い痛い(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這是 CreepHyp 為電影《100 円的愛》寫的主題曲的首句歌詞,輕快有趣,卻也道出了影片的主題——人生滿是各種各樣的痛,痛得熬不住了,可我們應怎麼辦?
 
       《100 円的愛》是武正晴導演的第 9 部長片,講述的是個頹廢宅女的故事。「廢青」是近年極受關注的社會議題,故事中的女主角卻已 32 歲,不再年青了,但她只讀過短期大學課程,從來沒正式打過工,多年來只窩在家裡「啃老」,整日喝啤酒打電玩,與家人關係不佳,更無社交與感情生活,比「廢青」更加頹廢。終於到了一日,她因母親的醫療費與家人鬧翻,決定獨自過活,找到一家 24 小時營業的 100 円便利店打工,接觸到的同事、僱客、偶然遇上的,不是言行性格皆莫名其妙的「怪咖」,就是缺乏關愛的低下階層邊緣人,她的頹廢生活,不單依然頹廢,更不斷遇上淒慘事,彷彿人生再無意義,連 100 円都不值。

        可是沒有人甘願終生頹廢的。每次她在回家路上經過小拳館,目光總離不開某短鬚男,後來兩人終於相遇,原來他是落魄拳手,生活也很頹廢,性格又沉默孤僻,但兩個失意人竟就此發展出奇怪的同居關係,她更漸漸愛上拳擊,似乎生活終有曙光,豈料拳手轉瞬移情別戀,一切彷彿回到原點,頹廢過頹廢。可是頹廢到了極處,忍氣吞聲到了極限,心理始終會反彈,氣憤的她對自己的無能也再看不過眼,於是將怒火全部發洩在練拳擊上,後來更與父親一席對話,終於與家人改善了關係,得眾人支持,她立志參加拳賽,誓要獲得人生的首次勝利。
 
       《100 円的愛》結局如何,在此就不透露了,筆者只能說不落俗套。不厭其煩覆述全片劇情,乃是因為影片在香港回響不大,不從頭到尾詳細述說,只看幾張宣傳海報,可能會誤解了故事,錯過了這部佳作。其實這部戲早在 2014 年底於日本上畫,女主角安藤櫻憑著出色的表現,獲得電影旬報獎、藍絲帶獎和高崎電影節等最佳女主角獎項,早獲各界關注,香港竟到 2016 年初才公映,無疑是太遲了。日本電影的風頭近年雖不如韓國,但其實不乏出色作品,不應受到冷待的。

        也許會有人形容《100 円的愛》為日本版、女性版《激戰》(2013),但武正晴導演的取態,可比林超賢更加真誠,更加值得稱頌。本片雖然講「廢宅」,但編導從無故作憐憫(故無意「面面俱圓」地描述各種廢宅人物,不會刻意提醒觀眾他們也有善良可愛處,更不會為他們刻意編排光明的希望或出路),也不會戴上學者眼鏡(故不會宏觀地從社會結構或經濟角度探討廢青問題),只是想集中描寫一類人的處境,重點絕對不是勵志、愛情或拳擊。這類人的處境,既蒼涼(海田莊吾的爵士藍調配樂烘托得力),又荒謬(影片相當多「好笑」的情節,想深一層其實盡是荒謬到了極處的遭遇),沒有人願意理解,也沒有人願意拯救(拳擊片往往會有人生導師或心靈伴侶一類角色,本片統統沒有),只能一個人默默承受著這一切,是非常無奈而又孤憤的故事。例如女主角工作的便利店,每到夜深,就有個瘋瘋癲癲的中年女乞丐,到店後貨倉取走過期食品充飢,但公司規矩,過期食品必須丟掉,幾經困擾與衝突,於是店長寧願逐包過期食品拆開包裝倒掉,也不能讓那女人裹腹。這是多麼可憐荒謬的世界啊?若你是女主角,是個便利店小員工,可以怎麼做呢?隻眼開隻眼閉,讓那女人取走食品但隨時因此而失去工作,還是埋沒良心按章辦事?無論如何,這個取捨也必須由自己決定。
        這就是人生的荒謬,也只能靠自己一個人去抵受。為何會成為了廢宅?「前因」是不重要的,到底是頹唐終老,還是挺身頑抗,永遠也是個人的選擇,沒有人有義務協助,而就算真有害苦你的人,復仇也好,自強也好,也只能靠自己雙手。女主角希望打拳賽,既是向現實出氣,想享受勝利的感覺,也是因為拳賽的特殊人生「處境」——在擂台上,雙方也許勢成水火,鬥至血流披面,兩個只能活一個,然而鐘聲一響,雙方都要停下來,互拍肩膀以示友好。是否真的友好,並不要緊,但那一刻雙方地位都是平等的,必須互相尊重,透過實際的行動(拍肩的儀式)或承認或讚賞對方的努力。拳賽當然滿是痛楚,但現實人生可更痛苦殘酷,唯有在擂台上才找到尊重。《100 円的愛》就是個這般痛い痛い的故事。

        《100 円的愛》的靈魂人物,當然是女主角安藤櫻。她在開拍前接受了三個月的拳擊訓練,影片當中的揮拳與身法,一眼就能看出是真功夫,練習之艱苦自不待言。到了正式開拍,因為主角在影片前半是頹廢、肥笨、邋遢的宅女,她竟將開拍前因訓練拳擊而變得精實的身材吃胖,拍攝到後半部的戲份又將身材減回,前後只隔了兩個星期,單是這份狠勁已值得欣賞,而她實力派的演技也早為人讚譽,再添最佳女主角獎項也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已。當今香港找得出這樣的女演員嗎?筆者不敢斷言,只希望各位看過本片,都能像女主角般面對心底的自己,直面外間的痛楚,就算明知會輸,都要向現實努力揮拳﹗

原文寫於 2016 年 1 月 16 日,現刊於太平山青年商會會刊《菁薈》第二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