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2日 星期六

閒讀偶抄︰2015-11-03 至 2015-12-12

Is the China Model Better Than Democracy?(via Foreign Policy,2015-10-19)

        黎安友(Andrew J. Nathan, professor of political science at Columbia University)︰“My big disagreement with the book is whether the meritocratic selection of people by ability and virtue produces a better form of government. And I think the core fallacy in that argument as theory is that it overlooks the exercise of power. It focuses on the selection of rulers but doesn’t pay attention to how those rulers are checked and balanced and overseen by a free society. Whether the Chinese system or whether an imaginary meritocratic system could actually select better people than democracy selects is speculative. I admit that democracy doesn’t always select the best people. I think that examples that we’ve seen of dictatorships also show us that they don’t usually select the best people. Whether Xi Jinping is a man of ethical superiority, I doubt, and I think Obama is probably a more virtuous person than Xi Jinping, but who knows? The key to democracy is not in the selection of leaders. The selection of leaders is very important, but what makes democracy better than authoritarianism is the checking of leaders by the freedom of others, and this is a point I think that Daniel overlooks, though he has acknowledged what he calls a gap between the ideal and the practice in China. That gap is not an accident. That gap is produced by the structure of the political system. When he talks in his book about liberal democracy, he doesn’t talk about a gap between the ideal and the practice. He just talks about the imperfections of actual liberal democracies, as they are in practice, and those imperfections exist."

       老樹根孤單步向垃圾筒,當然開心,不過,這次區議會選舉結果雖然有不少令人欣喜的新面孔,大家都樂見有政治理想的年輕人敢於參選、服務社區,但建制力量無端票數大增、圍剿對手樁腳等等的情況可更值得擔憂和關注。香港未來會如何,始終得靠每個人的力量,有票慎重投,監察不鬆手,才能保住本土命脈呢。有關是次區議會選舉的分析,【立場新聞】的「2015 區選專題報道」是必讀材料,不少圖文做得極為用心,值得支持和嘉許。

這就是我們的「代議士」,完全與時代脫節的一代人。

連支持香港隊都說不出的所謂特首。那幾天,香港人確實既興奮又憤怒。

        禮義廉這張海報,清晰地示範了何謂扭曲是非黑白,何謂惡人先告狀。關於 TSA 考試,三言兩語無法述說,內行人與旁觀者的認識和感受亦自難相同,但政府(特別是某遊日本不開會的所謂局長)態度不佳,徒惹人恨,卻是不能不承認的事實。

         Justice Must be Done﹗可是不應訴諸無知,不應妄加判斷,不應助燃仇恨。祝身處法國的朋友們和電影人都平安。Pray for Paris。

        另︰法國恐襲,何者發施號令,人言人殊,一開始有人議論是否有關難民潮,後來有疑屬 ISIL 策劃者。其實日前貝魯特(黎巴嫩首都)剛受 ISIL 襲擊(引爆自殺式炸彈,43 死),土耳其也受到多番施襲,死傷者眾,今年已達數百(兇徒來源不一),而伊拉克、敍利亞、埃及等地同樣屢遭 ISIL 襲害。世界很大,值得關注的人事很多,眼界未開,未必能一一覺察,只能提醒自己,多看多聽多關心。延伸閱讀︰【蔓珠編輯室】伊斯蘭國 2015 恐佈襲擊地圖(2015-11-16)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董奕君〈IS:他們到底要什麼?從地圖一次看懂 IS 的崛起與終極目標〉(上圖︰黃色圈起處為 IS 目前的主要城市據點,紅色線範圍內為 IS 大致上的活動範圍及目標地段。標註:董奕君/底圖 Photo Credit: VICE NEWS)(2015-02-19)

        馬爾代夫在反政府示威前夕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軍方及警方有權在沒有搜查令的情況下,入屋搜尋,如有需要即可拘捕);羅馬尼亞總理面對數萬民眾遊行示威宣佈辭職以息民憤。


歷史紀錄、國民教育?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又出手了?

        【明報】〈《胡耀邦》紀錄片 趙紫陽畫面被篡改〉︰「內地上周高規格紀念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誕辰 100 周年,央視亦播放《胡耀邦》專題紀錄片,其中第二集《銳意求真》和第四集《公僕情懷》卻被指篡改歷史,抹去被中共軟禁至死的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畫面,並將其照片換為他人。……據新浪微博消息稱,在第二集《銳意求真》近尾聲部分,播出1986年胡耀邦發表講話的畫面,當時坐在胡背後的應是時任總理趙紫陽,但畫面顯然被處理過,趙紫陽被抹去,變成空位。而第四集《公僕情懷》播出4分鐘,提到 1982 年 9 月 12 日至 13 日中共十二屆一中全會選出新領導層,並由胡耀邦擔任總書記時,所配的當時《人民日報》頭版報道畫面,卻將趙紫陽照片換成另一中共元老李先念,報道中第三行中的趙紫陽名字也被刪去。資料顯示,十二屆一中全會選出六名常委,分別是胡耀邦、葉劍英、鄧小平、趙紫陽、李先念和陳雲。」(2015-11-24)
        離奇、恐怖,這次是仁愛部(The Ministry of Love)的工作嗎?【端傳媒】洛秋心、蘇文華〈香港禁書書店老闆「被消失」奇案〉(2015-11-10)

        假才子〈兩三萬票做議員畸型?〉︰「某議員批評香港兩、三萬票就可以當選議員,選民基礎少,畸型。我們看看今年一些西方民主國家的選舉。在今年 5 月的英國大選中,執政保守黨以 1133 萬票取得 330 席,平均 34347 票換取一席。我們別忘了這個總票數是計入落選者的,所以很多議員的得票其實比兩、三萬票還低。英國首相卡梅倫在他的 Witney 選區中也才拿了 35201 票,2001 年首次在當區當選議員時更只有 22153 票。……同樣 10 月舉行,以誕生靚仔總理引發外媒觸目的加拿大選舉,第一大黨以 693 萬票取得 184 席,平均 37664 票取得一席。新的靚仔總理杜魯多在他的 Papineau 選區中只有 26391 票。如果兩三萬票做議員是畸型,那英國、加拿大、瑞士……成九條街咁多西方民主國家都是畸型了,難怪親中派議員常說香港不能搞民主,不能搞西方那一套啦。話說回來,為什麼這位議員本身 0 票當選,全個議席的選民基礎也才百幾人,就不叫畸型?看來畸型這回事,我們正常人真是識條鐵。」(2015-11-09)

       敢言,爭公義,在這個殘酷社會卻得到不幸代價,翁女士的善舉更顯得值得尊敬。【立場報道】〈為公義怕牽連身邊人 翁靜晶哽咽:幼女以後不回港了〉︰「由藝員轉型成為執業律師的翁靜晶,上月揭破定慧寺帳目混亂,並爆出偵查期間被釋智定恐嚇『殺咗你、埋喺寺院係冇人知』,翁靜晶坦言『點可能唔驚』,但指最害怕還是連累家人。……她又形容這像打仗:『每個人都不希望把自己的子女送上戰場,但如果每個父母都因為這些擔心,而不去讓兒女冒這些險,或不去做公義的事,我們的世界會變成怎樣?如果真的有甚麼事發生,我能說的就是,或者我都不想活了,但在我生命終結之前的最後一刻,我依然會做我應該做的事。我不會後悔。』」(2015-11-04)

        有錢,又如何?【立場報道】一鳴驚仁〈狗口長不出象牙——就算賺到了錢,賺得到良心嗎?〉(2015-11-05 )

嘩哈哈哈哈﹗嗯……那麼我想我前世應該叫……緋村拔刀齋?﹗

重點其實是幫朋友介紹這節目︰《視點 31》之「師.未來」(RTHK,03/11/2015)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vCWgnKLnpE
        哈哈,《通識 Plus 2.0》這一篇,雖然是「老生常談」,不知會引起多少回響?近年見到「證成」一詞,總是會會心微笑(無諷刺貶意)呢。

        陳家祺(中學通識科教師)〈規管學生髮型服飾有何正當性?〉︰「進入了學校工作,算是多理解了訂立及執行一眾與髮型服飾相關的校規的理由。但理解多了並不代表認同——到這一刻,筆者還未遇到一套有說服力的論述,在證成(justify)這類校規的正當性。……髮型服飾由學生自己來選擇,讓他按自己的意願調整,既不傷害到其他人,筆者也看不到大部份髮型服飾會令學生本人長期受到損害;所以『保護兒童』這類家長式(paternalistic)的管理精神,也不見得可以合理化這類校規。相反,一套對『合法』髮型服飾的準則(前面不准過眼眉、後面不准『掂』裇衫、不准穿透明耳針等等),又有何重要性,能超越學生的個人意願?有同工曾提出因為學生穿著校服、代表學校,所以其外表必須要端莊、要被社會主流所接受。那就衍生了兩個問題。第一,到底學校對學生的個人意願有多大尊重?如果學校真誠地認為個人意願在不傷害他人的大前提下應受尊重,那就應該以身作則,教導社會各界尊重他人的選擇,義正辭嚴地提出不能無理規管學生的個人自由、要維護學生的自主,而不是反過來與社會『主流』一起壓逼學生。第二是再根本一點的問題:如果因為學生的校服而怕他們被識別到其身份(以至影響校譽),那何不索性捨棄校服呢?更大的問題,是這類與髮型服飾相關的校規,在未有一套有力的論述來證成其正當性前,便不斷被引用、學生也被要求遵守。學生的個人自由,在沒有十分強的理由下,就被無情地收窄了。我們是在辦怎樣的教育?我們是要求學生盲目跟從規則,即使他們的自由會被收窄?這樣的話,教育會否成為了『馴化』公民的過程,方便管治集團持續控制人民?還是,我們希望學生能更有批判性,將來能合理地打破規則的界限,反思各種制度及法律的正當性,從而推動社會進步?就以上的種種疑問,必須要有更深入的探討。」

        田方澤〈「生涯規劃」的幾點思考(下)──個性是奢侈品〉︰「上一次說,現在香港的所謂生涯規劃,不過是傳統的『讀大學搵好工賺錢』、『讀唔成書學返門手藝餓唔死』的舊酒新瓶。人生的規劃,是找到一條『適合自己的出路』,而這條『出路』是工作。在這個服膺資本主義邏輯的社會。……有時覺得,其實人生只有一條路。在香港這個傳統科舉與資本主義結合的社會,生命只有投身創造資本的機器,腳踏實地,工作、搵錢,然後賺夠就提早退休,才去享受生活。任何年輕的享樂、為公義而『不切實際』地參與社會,以至任何『異於常人』的選擇,都是罪過,或是廢青。所謂生涯規劃或去談論成功,只是另一種對生命的規訓,甚至透過教育制度將這一觀念更深入灌輸於每一個年輕而含苞待放的生命當中,然後在綻放之前便已枯萎。」(2015-11-0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