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6日 星期四

筆者報章專欄︰〈從《十二怒漢》到《十二公民》 追尋法理公義長路漫漫〉


《信報》C4 版【電影講座】(2015-11-26)

陳廣隆︰〈從《十二怒漢》到《十二公民》 追尋法理公義長路漫漫〉

        最近在香港舉辦的「中國電影節 2015」選映了徐昂導演的《十二公民》(12 Citizens,2014),故事改編自薛尼盧密(Sidney Lumet)頌揚法理公義的傑作《十二怒漢》(12 Angry Men,1957),後者是影迷必看經典,相信也是不少法律界人士的啟蒙。中國不採普通法,司法審訊不行隨機從平民選出的陪審制,所謂「人民陪審員」主要由基層推薦,人大任命,充滿中國特色,直至今年才漸見改革,嘗試賦權平民;訴訟法中雖有「罪疑從無原則」,號稱不再需要被告負上證明自己無罪的責任,但始終被質疑未全面落實推行,而且社會關於「無罪推定」的意識仍弱,在這樣的制度背景下,《十二公民》會怎樣改寫昔日經典?《十二怒漢》公映近 50 年來,改編者甚多,美國實力派導演威廉佛烈金(William Friedkin)曾於 1997 年拍過同名電視長片,調度流暢,演員陣容亦強;俄羅斯名導米嘉可夫(Nikita Mikhalkov)的《12》(2007),爭議甚大,不單在於影片涉及俄羅斯與車臣關係的描述(導演長期被質疑親普京政權,但不少研究者另有解讀,惜文中未能細談),更在於在原作的結局上新加的有關「公義 vs 仁義」的情節;《十二公民》在三部珠玉之後,難免被比下去,但到底有何具體的不足之處,反映的又是甚麼社會問題?我承認今天這篇專欄文章對幾部電影的分析實在不夠仔細,內容也無甚新見,但主題是我一直關注的,寫得也算順心,而且難得編輯沒因字數稍超限制而刪削文句,內容如有缺漏,責任在我,還望各位多多指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