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日 星期一

閒讀偶抄︰2015-10-13 至 2015-11-02

        呂大樂〈退場以外︰檢討傘運得失的必要 對「雨傘運動」的幾點意見之一〉︰「當時無論由誰當領袖,由誰來做決定,其結果都是同一樣——『雨傘運動』本身是一次不考慮策略的社會政治動員,任何提出妥協、讓步、轉身的意見,都會被視為投降、出賣運動的做法,基本上沒有商量的空間。所以,現在事後問那些學生領袖有沒有想過退場?是否錯失良機?其實是有點虛偽……這說起來頗為尷尬,『雨傘運動』最成功之處同時也是它的最大弱點。在正面的方面,因為議題集中,所以能將不同想法的人都集中在一起,並且產生一種有力的凝聚和團結力量。它的動力來源和團結群眾的條件在於群眾的憤怒,而他們之所以怒火填胸,很大程度上是回應北京對香港民主化進程的控制,和爆發運動時特區政府所採取的手段。……可是,這股情感力量亦是運動無法轉化的原因。在表達對北京和特區政府的不滿以外,這個運動便再無共同議題了。在某個意義上,民主既是手段,也是終極目標。運動議題的單一性令所有行動都聚焦於一點之上——基本上沒有任何議價(爭取多一些什麽?容許少一些什麽?)的空間可言。……『雨傘運動』對於社會資源的再分配並無看法,亦不是它所關注的問題。離開了政改議題,運動沒有它的議程和改革的對象。群眾並不是為了改變社會現狀而要爭取民主,在政治領域上爭取促成轉變的可能性。某種民主改革既是起點,也是終點。所以,在這個框架之內,沒有退而求其次的選擇,也無『退一步,進兩步』的想像,一切都要就地解決。……以民主化為唯一爭取目標的煩惱是,當對方寸土不讓,雙方處於一個膠着狀態的時候,社會運動就只有堅持,希望以此繼續維持或提升情感能量,團結及動員群眾,再次施壓,而很難為社會運動在現有條件不變的情况下,另有爭取的目標。那就是說,只要建制的一方無意妥協、讓步,社會動員的另一方便會呆在原來的位置之上。

        我們對『雨傘運動』的總結,不應是學生領袖是否懂得在適當的時間退場。正如前面的討論所指出,當時就算有人提出退場,基本上亦不會有人和應。抗拒領導、強調堅持、高度道德化是這場運動的特色,其情緒表達的意義大於實質的(當然是妥協底下的)政治成果。所以,運動的失敗不是未有『見好就收』;這個角度將問題轉移到學生領導身上,而沒有正視運動本身的邏輯及其局限。它的失敗是在傾盡全力,將什麽東西都放上枱面之後,發覺原來這樣的『底牌』不足以向對手產生預期中的壓力。說得直接一點︰原來就僅此而已。我想說︰露底了。從此,香港面對北京,再無『拋浪頭』的可能——以後所謂的(政治上、經濟上、社會上)殺傷力完全可以在估計之內。套用我的一位內地朋友所言,『七十九日之後,還只是界限街以南』。跟北京『攤牌』,恐怕要十倍、二十倍、百倍的動員,才可能見到一點點效果。現實中的政治包括暴力(而這就是政治的底線),這對正反雙方均如是。政治是實力對比,放棄在制度內進行鬥爭,而選擇直接的實力比試,那需要很大的勇氣、決心和承擔。再來一次?更大力的動員?還是另有想法?」(2015-11-01)

        控以非法集會、阻差辦公,乃意料中事(拖延一年才預約拘捕,已極離譜);相隔一年才控襲警(倒水事件?),而且連襲 11 人,卻可能是莫須有(「在正常起訴,被告人至少應收到調查指控,或案情陳述,但他今日來警署報到時,警方仍未能提供完整的調查指控及案情陳述」),而且特意挑這一日,擺明車馬是為了報復、洩忿,淡化事件,對沖負面形象,與民為敵,直令人憤怒兼作嘔。無論如何,即使是犯了法,「暗角打鑊」依然是酷刑、私刑,天怒人怨,必須繩之於法,決不能輕易放過﹗
【立場報道】曾健超被控襲擊 11 警(2015-10-15)
【立場報道】警工會不資助七警打官司(2015-10-20)

AFP︰HK student leader says China cash blinds UK to rights abuse(via Daily Mail Online,2015-10-20)

        鄧頌弘〈黃之鋒訪牛津演講 獲牛津學生致敬的一種精神〉︰「聽過他的講座,我同意他大部分所說的香港普選議題。人們想聽他對雨傘運動的看法,是因為所有問題最終都可通過憲法框架討論。香港最大問題不在政府缺乏方案,而是它自行決定政府的形式,以及政治遊戲規則的權利被否定了。黃之鋒認為,中國沒有履行責任,最近通過的政改方案,只給香港形式上的民主,非實質內容。但民主議題會影響長遠利益,和中國利益。……目前,香港有兩個最差情况。它有個可拉布阻礙議案通過的立法會,但卻不能動議任何新政策;它有個被公眾戲弄的特首,而他看來無法應付香港的挑戰;它有看來決意要永遠被無視、以人而非政策分歧來決定分裂的反對派。……這場戰役的重擔落在高中生和大學生肩膀上,是香港的悲劇;但這場戰役的勝利能夠由社會運動家堅持及國際社會支援而達成。牛津學生是相當憤世嫉俗一群,所以我很驚訝看到黃之鋒能獲得大家全場起立鼓掌。我覺得,公平地說,鼓掌不止是給他一人, 而是給他代表的精神及他花大量時間投入的事情,正如馬丁路德金說過:『道德宇宙的弧線是漫長的,但它指向正義』。」(原稿為英文,《明報》翻譯,2015-10-25)
        哈光甜〈我在習正出訪的英國聽黃之鋒演講〉︰「他(黃之鋒)對另一個問題的回答也同樣讓人感動。有人指出香港泛民內部分裂,問他如何可以讓運動獲得更大的凝聚力和團結力,如何形成有力的組織來整合分散的力量。他的回答出人意料地簡單平和:他說人們就是有不同的意見,而且就是有人不同意我們的做法。他竟然說只有百分之四十的人支持泛民的立場──他沒有迴避問題,沒有迴避香港社會所謂的『撕裂』。他沒有斥責別人的漠不關心,他也沒有說要強制別人必須跟從他們的立場。在一個已經四分五裂、運動陷入低潮的時候,他還可以平和地承認團結的困難乃至於不可能。他說起那些因為害怕失去工作而沒有參與運動的人的時候,沒有譴責,沒有批評,甚至沒有惋惜,而只有一種讓人感動的理解,好像那些人的擔心也是他的,好像那些人的生命也是他的──『他們工作的是中資公司,他們老闆不讓他們參與──參與了就丟掉工作。他們有自己的孩子,他們要還貸款,他們怎麼能丟了工作呢?』我真希望這文章的讀者都能在現場聽到他說這話時候的語氣。……『那你是不是支持獨立?你是不是一個 separatist?』另一個觀眾不出所料提了這個問題。我為小伙子捏把汗,心想這種圈套式的問題最好不要回答,但他還是回答了,而且回答得很中肯。他說這是一個可能的選項,但並不由他決定,而是要香港人自己決定,要香港人自己選擇自己的未來。」(2015-10-22)
         Kashmira Gander︰Jeremy Corbyn raises human rights record with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via The Independent,2015-10-21)
寫得妙到毫巔的標題﹗

        Chris York︰Unelected Head Of State Meets Unelected Head Of State To Discuss Progress Of Modern World(via The Huffington Post UK,2015-10-20)

大憲章竟然不能在中國展覽?

        周保松〈自由左派必須認真對待的批評〉︰「有沒有一種自由主義,是既重視自由,又重視平等,是既批判極權專政,又批判市場不公正,既支持民主憲政,又主張機會平等和文化多元的自由左翼立場?這是我的理論觀點的一個背景。……我一直認為,今天在台灣和香港的左派,大部份都是不同程度的自由左派,只是大家不太自覺或不太願意承認而已。例如我們可以自問:我們支持個人權利優先和代議民主嗎?我們支持市場經濟及私有制具有它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嗎(即使要作出各種約束)?既如此,則上一段的批評,的確是自由左派的朋友必須認真對待的。由此迫出來的問題是:自由左派的道德基礎是什麼?在什麼意義上,它較放任自由主義和社會主義左派,更具道德吸引力?它對於正義社會的想像,預設了怎樣的一種人觀和社會關係觀?這其實是我在努力思考的問題。而這些問題,我認為廣義的左翼,都是必須問下去的。」(2015-10-20)
說這種冷血官腔的人,竟敢稱可上天堂?

        倘若叫官員飲鉛水是屈辱,那麼市民每天無奈逼著開水喉喝鉛水就不算屈辱嗎?對市民說「學習正確飲水態度」乃至聲稱「拉勻一世計冇事」,不是更大的屈辱是甚麼?(2015-10-16)
        【蘋果日報】〈劉夢熊促查梁振英:廉署勿雙重標準〉︰「他指曾蔭權被檢控,罪名在於『沒有申報』,於是公眾注意力和聯想力很自然地聚焦到現任特首梁振英收取澳洲財團 UGL 五千萬元是否『沒有申報』一事上。他提出質疑,指基本法第47條規定行政長官就任時應向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申報財產,記錄在案,『梁振英在 2012 年7月 1 日就任行政長官之日,有否將與 UGL 簽的將會收取 400 萬英鎊的協議向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申報並記錄在案呢?更為嚴重的是,梁振英在與 UGL 協議中寫明同意為 UGL 出任推薦人及顧問,如果梁有提供服務收取400萬英鎊,那豈不是成了兼職特首?如果梁沒有提供任何服務而白白收取 400 萬英鎊,那不是赤裸裸的「受賄」?』他認為,公眾強烈認為,既然廉署和律政司以『沒有申報』為由將曾蔭權『落鑊』,『那麼,廉署和律政司也應該以相同標準來審視現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收取 UGL 五千萬元的申報狀况,決不能搞「雙重標準」!這點對梁振英的管治權威的影響非常深遠!』」(2015-10-20)

雙重標準?教育局主動涉足政治,非今日始,只是愈來愈難看而已。

自殺?被自殺?


最後一則,輕鬆一點,笑下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