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1日 星期六

又到萬聖節,應節談談恐怖片︰為甚麼現在的恐怖片越來越不好看?

今天萬聖節,閒談恐怖片,看看幾條短片以「應節」。
        一個簡單問題︰為甚麼現在的恐怖片越來越不好看?我同意這位論者的說法︰時下的導演(和觀眾)太喜歡、習慣所謂 “jump scares"了,只追求驚嚇一跳的「感官刺激」又或邪魔妖孽現身害人(與相應的逃亡和反擊)的「快感」,喪失了「想像」的力量、忽視「留白」的餘韻,也不明白精神的不安、漫長的等待、神秘的謎團、絕望的猜疑,才是恐怖片之所以恐怖之處。更有甚者,有觀眾反過來認為以氣氛、節奏、心理描寫取勝的恐怖片「沒甚麼好怕」的,這才是真正可怕之處。片商沉溺於 genre clichés,只求賺快錢,也是業界不思進取的一大因素。緊張大師希治閣(Alfred Hitchcock)嘗言︰“There is no terror in the bang, only in the anticipation of it”,大哉斯言﹗
        一起看看幾段恐怖片作示例吧﹗這一段是影史經典《鬼國妖鳳》(Cat People,1942)的著名巴士站段落,電影大師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盛讚之,是恐怖片導演必讀的一節。故事講到魔鬼追隨者後裔「貓女」妒忌與丈夫感情要好的女同事,一晚女同事在黑夜獨自走往巴士站,「貓女」疑似追蹤其後,荒涼暗巷中明明只有女同事一人,她卻隱隱感到有什麼正跟著自己,她愈走愈快,最後邊狂奔邊回頭望,風呼呼地吹過樹影,陰森恐怖,好像有甚麼真的在追著她,風聲、豹吼聲越來越近,最後卻發現原來只是巴士到站的響聲,危機的警號突化為安全的消息,嚇觀眾肝膽,吊觀眾口胃,此乃後世恐怖片常見的伎倆,此技現名為 “bus”,便是從這一幕而來。是的,以今天觀眾對恐怖片的要求,這一段當然不再「驚嚇」了,甚至但論懸疑之設計、節奏之拿捏,依然是教材級。
       看幾條較近的作品吧。這條僅長 1 分 30 秒的恐怖短片(不要輕易就叫「微電影」吧)。雖然這條短片嚇人的伎倆嚴格來說也屬 “jump scares",但意念不俗,既切中人人自拍成狂的時弊,在這麼短的篇幅中,也能做到神秘懸疑、逐步揭密、驚疑不定的效果,那嚇人的一幕(或數幕)就不只是聲效震耳的感官刺激了,無疑是佳品。真係心都離一離啊﹗
        這是 2013 年英國 “Who’s There?" 懸疑恐怖短片比賽「最佳導演獎」得主的作品 “Lights Out",當中的技巧與上面的「自拍凶靈」短片略有相似,單是透過主觀視點與客觀視點的轉換,以關門開門、開燈關燈作懸疑手段(加上明暗燈光),已非常簡約而有效,許多長片導演,拍恐怖片時反而做不到這一點呢。當初我看這段短片,確是嚇了一跳﹗
        數近年票房成功又得到評論讚賞的恐怖片,必選年輕導演溫子仁(James Wan)主導的《兒凶》(Insidious)系列。以下是第一集的有名場面,其嚇人原理(正反打鏡頭的視點變化)其實和「自拍凶靈」和 “Lights Out"相似,但這一段因為有完整的前文後理,可賞味之處也就更多。大抵不少朋友已看過《兒凶》了,此處也不妨多劇透一點。這一段嚇人之處,在於溫子仁善於操弄觀眾情緒與期待。影片講到男主角母親對兒子和媳婦述說靈異夢境,藉此探索孫兒受邪之迷,導演將現實(人物反應)與夢境(回憶片段)作平行剪接敘述,觀眾感受到的是現實的凝重氣氛(演員正面面向鏡頭,有如親身向觀眾吐心聲,並以 zoom-in 慢慢放大各人臉孔,使沉重感更為「貼身」),真正注視的卻是夢境的發展(以 tracking shot 仿人物腳步穿過陰暗長廊,逐步邁向神秘的角落,懸疑感強),關心的是房門後有何恐怖事情。導演在這處先賣個關子,回到現實,以簡單的正反打鏡頭展示各人表情變化(就如觀眾般一同聽著故事),令人越來越緊張,然後才返到回憶,讓邪靈緩緩現身,其形象雖模糊不清,不算驚怖,卻更引人想像,接著導演將觀眾的關注點轉移至其魔爪指處,此時觀眾的心理期待,自必落實在夢境的後續,但原來導演真正的機關,不在夢境,而在重返現實的一刻,這時導演突然來個 “jump scares",成就了全片最驚嚇一幕。這一幕說穿了其實不算多高明,但勝在簡單有效,其中涉及敘事的手法、鏡頭的擺位、聲音的運用(母親強調著夢中所聽到悶怖聲,其陰森處和 “jump scares"那一巨響又是對比)、演員的表情,都盡顯導演的心思。沒有血腥、沒有暴力、沒有廉價的美女尖叫、沒有爛面核突的怪物,溫子仁年輕有成,靠的是實力,值得學習學習呢。
        今天萬聖節,若想留在家看電影,看甚麼最好?馬田史高西斯心目中 11 部最驚嚇電影。這 11 部電影,不只「恐怖」,且部部都是影史上的佳作乃至傑作,值得每個喜愛電影、研究電影、有志電影的朋友細味。若只追求血腥虐殺的驚怖,又或嚇人一跳的 “jump scares",大可不必理會這張片單,但真正能留在心中的 scary moments,必是結合神秘、懸疑、顛覆、新意,以至潛在你我心中的忌慮,此所謂恐怖經典也。註︰排第 9 的《死亡魔影》(Night of the Demon,1957),導演是大師 Jacques Tourneur,前文提到的《鬼國妖鳳》,正出自他的手筆。《鬼國妖鳳》後來重拍為《豹妹》(Cat People,1982),當年也屬話題作,妖冶怪艷的味道挺獨特的,但論經典仍不如原版也。

3 則留言:

  1. 以為看youtube片段不至於太驚,但Selfie from Hell和Nights Out都嚇了我一跳。我有看Insidious, 園子溫營造氣氛的功力一流。(很多人都說惡魔現真身前的懸疑場面是最驚的)有套他以簡單的「拍掌」,已嚇到我飛起。演員也很重要,他們的面部表情會令人更加驚。
    馬田史高西斯的名單,我只看過兩、三套。The Uninvited我未看過,但覺此片名改得好。Shining真的好嚇人。我喜歡David Lynch的戲,他拍的詭異場面一絕(他也有jump scare,但他的詭異更令人不安)。
    btw, 不知是否現代的觀眾看戲更多,所以較難嚇。

    回覆刪除
    回覆
    1. 係啊,那兩段真係幾嚇人的,而且是明知嚇人位在哪,都會被嚇倒,可以見到創作者的心思。園子溫應該是溫子仁之誤吧?前者我可沒有興趣了。

      我始終覺得現在觀眾不是要求高了,而是太容易分心,沒耐性去感受,又或者,現代人獨處的時候那麼少,深夜無人黑媽媽都可開手機自娛,害怕黑暗的天性都在消失了……

      刪除
    2. 我每次提起溫子仁,都講錯為園子溫:P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