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3日 星期二

閒讀偶抄︰2015-09-15 至 2015-10-12

這才是信仰,這才是胸襟。

樓貴人窮,香港之弊,羞見國際排首……

        鄭立〈官逼民反的誤解〉︰「很多時,發生了一些很駭人聽聞的公權力出錯時,都會聽到有人說,為何這樣還不暴動?為何大家都不起來抗議?就會有人說,因為情况還不夠惡劣,只要真的事情去到大家沒飯吃的時候就會反抗,因為今天還有很多人有飯吃,所以才未反抗。所以,民沒反,就是沒被壓迫得夠徹底。但現實是,也沒去到沒飯吃的時候,人還是會起來。例如 2003 年震撼香港政府的 50 萬人遊行,或者外面的人常常以為無法抗爭的大陸,會出現某些突如其來的大規模抗爭,有一些成功了。也就是說,其實大家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逆來順受,那麼的溫順,或者面對公權力,那麼的不可能。……導致四川獨立、清朝瓦解的,並不是那個我們常以為的官逼民反、窮途末路、絕地反擊。而是大家多年來累積的心血,也就是投資與資產,化為烏有的恐懼。平民可以忍受很刻苦的生活,權力肆虐,他們只要看到自己的儲蓄和資產在累積,就能夠甘心的接受這一切的苦難與不義。他們喜歡社會穩定,甚至會站在政府的一方,不是因為正義,而是他們更重視這些資產和儲蓄價值的維持。……人生意義化為烏有的恐懼,才會觸及華人最大逆鱗,一個真正的痛處。這是為何香港 50 萬人遊行的理由。因為那時候大家積怨的是房產價值不斷下跌,樓卻還是要供,大量人的資產淨值是負數。同樣,以香港今天鉛水事件為例,水裏有鉛,會引起大規模抗爭嗎?其實不會,水裏有鉛而導致房價下降的話,就會。」(2015-10-04)

       【明報專訊】〈長毛促本土派檢討 「為何勇武不了」〉︰梁國雄亦提出大家要想清楚香港下一階段民主運動的政治綱領是什麼,「因為我們要獨立所以要爭取民主?還是要保護本土利益而爭取民主?抑或覺得香港本身就唔掂,是中國一部分,所以爭取民主運動是與中國內地有互動,即使目前大陸的民主運動受極大鎮壓?」……對於反水貨行動在今年初接連發生,梁國雄指這不代表抗爭方式漸趨激進,因為自反水貨運動結束後,社會已愈來愈少動員。他指很多人採取「hit and run(搞事後即逃走)」策略,但這種戰略長期而言維持不了,抗爭只是表面激烈了。(2015-09-29)

       【壹週 Plus】〈學聯元氣大傷 周永康:命運不自主〉︰佔領運動一周年,周永康最近做了很多回顧訪問,內容亦離不開究竟應否及早退場,他認為退場責任不應只落在學聯及學民思潮身上,「為何大家不問一個問題,為何政黨或佔中三子自己沒辦法令運動退場,政黨不是所謂香港人投票所謂選他們出來做代議士?佔中三子作為當初運動的推手,為何雨傘運動期間沒辦法退到場?顯易而見是因為沒有這樣的實力,或沒有這樣的號召,但問題是為何沒有這樣的實力、號召?似乎這是非常關鍵的問題,令運動有這樣的格局,而不是純粹流於為何你不退場、早點退場就好,這是非常廉價的反省,也是非常膚淺的反省。」(2015-10-02)

        據台灣【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超然」有三解︰一、超脫的樣子;二、公正客觀;三、失意的樣子。自謂「超然」,已非超脫絕俗、閒適自逸;倚仗權勢,不得民心,待人處事,更不公正客觀;狼鷹將來必失意,惟時日尚未到矣。反倒是這位助理署長,雖為五斗米而折腰,似尚有一絲理智良知,千百鎂光燈旁仍舊「誠實」,更有「超然」意。現場聽有在位者自稱「超然」,能不打個突乎?

        馮睎乾〈一句話為馮敬恩平反〉︰「上述校委抨擊馮敬恩不遺餘力,同一論點(『無誠信』)可以無限反芻,自己的否決理據偏又隻字不提,實在耐人尋味。王晶、屈穎妍之流則了無新意,只懂拾校委的餘唾,更是等而下之。面對這群大義凜然的正人君子,你其實只消一句話,就可以像令狐沖以『破箭式』在藥王廟同時刺瞎十五個蒙面惡徒般,一舉將他們技術性擊倒。哪一句?就是孟子說的:『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義所在。』(《孟子.離婁下》)意思是,大德行的人,不必拘泥於說話一定要守信,行事一定要徹底,最重要是考慮是否合義。孟子這句話不是隨便說的,為免不學無術之徒說我『斷章取義』,就姑且解釋一下。在孟子之前,孔子早已說:『言必信,行必果,硜硜然小人哉!』(《論語.子路》)意思是,說話硬要守信,行事硬要徹底的人,只是固執淺狹之徒。……任公職者應盡可能向公眾解釋他們所作的決策,並以大學的最高利益,而非個人或委任他的機構的利益作依歸。會議保密在一般情況下是應該的,但現在港大的聲譽正因為校委的無理決定而蒙垢,他們還可以根據什麼守則不澄清自己的決定呢?」(2015-10-04)

        梁振英出任行政長官前,已屢次被批評違反行政會議保密制度,更因此四度獲發警告信;屈穎妍撰文抨擊馮敬恩「爆了大鑊」,原來自己也曾違反保密協議,借訪問何世華醫生的名義大爆醫療界內幕。這一眾人物,也敢說「言必信」啊?

【蘋果日報】〈洩密就係大話精?係咪話緊梁振英……〉(2015-10-03)
散彈一號〈屈穎妍爆人大鑊?最大鑊的是你呀~!〉(2015-10-04)

       【立場報道】〈先批陳文敏 今串馮敬恩 李天命撰打油詩:馮敬恩 無句真〉(2015-10-04)
       【立場報道】〈「我不親共 但頗敬共」李天命讚習近平時代 近代以來國家最興旺〉(2015-10-10)

        唉……讀中學時,他的著作是我的思想「啟蒙」,近幾年遇到較有動力和資質的學生,都會推薦他們一讀,可惜,又一晚節不保。退一萬步說,即使是支持港大校委會的決定與做法,門面理由可以很多,批評馮敬恩「無句真」是最差最不成理者,純粹「嘴炮」,回避問題,唉,立場先行,「思方寶劍」也失效了。只看到中共近年的經濟成就,卻回避在人權等方面停滯不前甚至有所倒退的弊病,那又有何客觀可言呢?想不到,李天命自負不凡,最後卻和梁文道這篇文章中的知識份分相去不遠……

        梁文道〈這個世界最美好〉︰「這些年我實在見過太多太多叫人認命的知識份子。有些人一開始還會承認吾國多有不足,必須改進,只是不能照搬所謂的『西方那一套』(至於什麼叫做『西方那一套』,大家儘可自己填充,總之從政治上的自由主義到『激進』女權運動,能算進去的眾不勝數)。之所以不能馬上照搬,是因為我們既有自己特殊的文化背景和傳統,也有當下繁雜難解的實際情況(簡稱『國情』)。文化傳統不同,所以價值觀不同;價值觀不同,所以一個社會一個國家走向的目標理想也會不同,因此『西方那一套』理想不能橫移。實際情況很複雜,所以解決問題的方案也變得不可簡化;既然沒有立即見效的良方去對治這麼複雜的國情,所以大家就不能急着運進『西方那一套』的現成手段,必須等待,『多給中國人民一點時間』。就算立場見解有異,這番思路也不能說不在理。好的,就等一等,等他們歸納出中國本色的真精神真價值,等一些能夠挑開目下這堆亂綫團的慧針妙眼。不過等到現在,我卻發現這些人的說法又變了,而且還變得相當巧妙。他們不再花功夫像數代前賢那樣,要從過去尋找指引我們前行的價值方針;也不再多談『中國很複雜』這句短語下的諸種問題。他們現在怎麼做呢?很簡單,就是乾脆大方宣稱,原來價值、理想,和規範,都不用汲古遠求,原來我們這麼複雜的現況也根本沒有什麼不好。兩者接合起來,便是『這個世界是一切可能世界當中最美善的』。也就是說,我們平常用來批判社會、鞭策政府、警示同胞的那些標準那些理念,全都應該從當下現實裏頭歸納導出。也就是說,正視複雜國情,尊重腳下實際,漸漸變成了美化複雜的國情,敬拜腳下的實況。理想就在實際當中,實際自然符合理想;於是『特色』成了『模式』,『模式』成了『道路』,最後還都可以輸出,讓人家學習仿效,普世王天下了。」(在漢諾威讀萊布尼茨之一,2015-10-11)

        賊喊捉賊,無誠信者批評他人無誠信,損害港大聲譽,可恥也。【立場報道】〈狠批馮敬恩違誠信 盧寵茂兩年前因「良心驅使」 違保密及集體負責協議〉(2015-10-05)

        劉進圖〈港大校委自毁長城〉︰「港大校委會成員有權決定是否接受物色委員會的建議,但如果不接受,便應該指出物色委員會在哪方面考慮不周,拿出客觀詳盡的事實,認真嚴肅地討論,而非憑一些主觀臆測或粗疏偏頗的觀點,便否定物色委員會的報告。然而,根據與會學生代表的筆錄,反對任命的12名校委提出的論點,有不少是錯誤的(如學術著作少及文章少被引述),或是偏頗的(如沒有博士學位不適合當副校長),或是誤導的(如當上院長只因他是好好先生),甚至是荒謬的(如學術水平只及助理教授、沒有慰問受傷校委)。這些脫離事實充滿偏見的觀點,既侮辱了幾位重量級推薦人和把關人的智慧及尊嚴,也破壞了港大多年來賴以維護學術自由及專業水平的嚴謹人事遴選制度,令港大百年聲譽蒙受前所未見的恥辱。這些校委只顧譴責學生代表泄密,卻沒有具體說明或澄清他們反對任命的理據,怎能消除公眾的疑慮?怎能彌補對港大的傷害?」(2015-10-05)

        副校長應政治中立,校委會主席卻應該親政府?《文匯報》公開陳文敏私隱,范徐麗泰膽敢說「可能係陳文敏同《文匯報》講(洩密)呢」,已夠離譜,這位「副教授」上節目批評陳文敏,卻連事情各階段的時間點都不清楚,未做功課,反應也笨拙,主持一問即露底。邏輯混亂,語無倫次,從李偲嫣到周融到李輝到盧寵茂,「學歷」一個比一個高,言行卻一個比一個難看反智,令人不禁想到,殘害香港的,未必是親共或親政府的立場問題,而是一群低水平沒良心的見風使舵者。唉,“This city deserves a better class of criminal”?有時候也(沉痛地)不敢再說了。

專業律師喎……

很重要很重要的價值﹗

迅速淪落,必須頂著﹗

公然改動歷史。

       【立場報道】〈新聞統籌專員唔睇新聞? 馮煒光斥方志恒「鄰近經濟強國」用辭 曲線倡港獨〉(2015-10-12)

        陳嘉文〈科網世代︰前網年代的最後風景〉︰「一個加拿大傳媒人最近出書,說一九八五年以前出生的人,大概是最後一代會發白日夢的人了。這書後來掀起熱烈討論,贏了幾個國際獎項。他的邏輯不難明白,說如今的新生代,懂性以來就有互聯網,日常生活的空間都被互聯網填滿了,幾乎不知道空閒時間發白日夢是什麼回事。於是,他決定趁自己那一代仍在生,訪問其他與他對互聯網前的生活有同樣記憶的人,為那將必消逝的世代寫下紀錄。他沒有為對錯下判斷,但認為這是個極為重要的轉變。『我們擁抱科技,但往往不會考慮我們為此付出了什麼。我們沒有發現每個行程之間的空檔,其實都被蠶食了;我們都忘了小時候因為沉悶無聊而發明的小遊戲。』如果,現在我們眼前的世界,已經因為互聯網的出現而失掉了些什麼,屬於科網世代前香港的最後見證者,他們看到的風景又是怎樣?」(2015-10-11)


       「國際智庫組織『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昨公布研究,分析全球逾70個國家學生在校使用資訊科技與學習表現的關係,發現投放愈多資源發展電子教學的學校,學生表現並無顯著進步,反而在公開試中成績較差,至於被歸類為較少使用電腦學習的香港等東南亞國家,成績反而較佳,組織認為資訊科技雖有助擴闊學生視野,但成效好壞參半。……該報告解釋,資訊科技有助擴闊學生視野,但成效好壞參半,尤其上網易令學生分心及引發抄襲等問題,促學校加強學生使用資訊科技的能力和技巧,不要盲目投放資源。」(2015-09-1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