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日 星期二

觀影小記︰《翩翩愛自由》(Jimmy's Hall)

《翩翩愛自由》(Jimmy's Hall,dir: Ken Loach,2014)

        近日大馬出現難得一見的大型反政府示威,黃衫民眾高唱「今天我……」,引起香港人關注,怕重演「失敗」抗爭云云。今天距八三一落閘剛好一年,也是暑假最後一天,終於看了大師堅盧治劇情片封刀作《翩翩愛自由》。也許會有人問,唱歌跳舞有甚麼用?假如影片結尾群眾(主要是年青人)不畏兵警搶回男主角助其逃亡並帶領各人繼續抗爭又會如何(先不談史實,只當劇情為事實討論)?倘若這樣問下去,大可以問堅盧治這樣拍了數十年政治色彩濃厚的電影有何用、間中搞些簽名、杯葛行動又如何?其實根本不可能,也不應該有簡單答案。時地人事各各不同,作行動決策,很難只以同一道德標準尺衡量判斷。《翩翩愛自由》有拍出抗爭組織內部的矛盾與不安,但其實也沒有觸及到判斷的關鍵時刻,主角說一是一,結果也很難評價每次行動的好壞與影響(單憑影片呈現出來的,當然全是英明決定),「做了比不做好」似乎永遠都是「對的」,但一如《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Selma,dir: Ava DuVernay,2014)呈現的,在場的每一步總是困難複雜,若事後孔明只作剝花生式妄斷便太不公。《翩翩愛自由》那一群抗爭者其實挺有趣的,既非中產階級(當然那時候還未形成這一社會巨層),也未到窮途末路(至少不像那一家五口連家園也失去了),反而仍有時間空間跳舞唱歌學畫畫,但除了像男主角這樣的英勇抗爭者(兼先驅),有時候正是這群被鞭打不敢還口、遇事只等領袖發號揮手的群眾,才是延續抗爭燈火的「中流砥柱」(正如歌舞會堂雖然被燒,但知識已在腦中意識已在心中)。影片結尾以男主角被逐出境客死異鄉的史實告終,並無多筆細述其後抗爭運動的成敗,也許,正因堅盧治一方面著眼的主要是群眾的生活與聲音(而非單單是史有記載的男主角角色),一方面也是明白,即使是看似無意義的歌舞,有時候只要經歷過一夜,就已是難以磨滅的力量。影片不甚著力於演講、開會、示威等抗爭故事常見情景,大抵就是避免太單向的呈現與思考吧。《翩翩愛自由》絕對是香港人不看不可且需細讀深思的作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