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0日 星期日

2015 年 9 月 16 日︰對不起,令妳失望了

        結果,我還是自己搞砸了。這是我人生至今最愉快、最舒服、最接近一起的一次,但最後因為我的無理取鬧,毀掉了這幾個月建立的感情。也許是我太沒耐性,也許是我太拙於相處,也許是我太不了解女生,也許是我未夠愛;我以為對她好,重視她、關心她,就有基礎,其實還有很多很多事情需要調整、需要學習。她需要的是自由、信任、尊重與包容,我希望的卻是熱情與關注,需要保持一定的溫度,才能全情投入,完全信任;時冷時熱,或我某一刻感到不被重視,我就禁不住胡思亂想,容易說錯話做錯事。女生們都說未正式交往前,未完全信任男方時,無論男方怎樣對女方好,得不到持續且高度的關心是正常的,男方更不可能要求對方關注;我就是不夠成熟,理性上明白,情感上卻未能接受。我做人的宗旨是別人對我好,我一定也對別人好(嗯……是的,這樣說可引人笑壞大牙吧,我自己對父母就不很好,也試過不禮貌地拒絕對我好的女生),原來男女感情,抱這樣的念頭,總是會失敗收場,期望他人同樣也有這樣的念頭,更是自討苦吃,給別人帶來不必要的壓力。儘管我每一次都對自己說,要比上一次進步,要更用心,對人要比上一次更好,但我是愈來愈害怕對別人好了,我實在不知道這樣有甚麼意義。感情這回事,豈只徒勞無功,是連想著「功」的心也不能有,可是我還未能這麼自信、大方、無私、豁達……就讓我自行離開一段時間,冷靜反思,調整自己的心態,希望,將來還能做個朋友吧。給了她無謂的壓力,令她失望了,很對不起……
我也不知道自己所謂的「愛」是甚麼……

        戴遠雄︰「在錯愛或虛幻的愛裡頭……我說我愛她,我並不『解釋』,我的生活完全投身於如同旋律般的形式,要求事情有下文。……在撥開幻象之後,當我嘗試去理解發生了甚麼事,我發現在原來以為的那種愛下面,不是愛而是別的東西。……我只是愛某種特質(那種像另一個人的笑容,那種美如同事實般令人不得不注目,那種姿態和行為的青春氣息),而不是愛那種獨特的生存方式,不是愛那個人本身。相應地,我沒有被完全攫住,我的過去和未來的生活地帶逃離愛的入侵,我在自己身上給其他東西留下位置。」(Merleau-Ponty, Phénoménologie de la perception)(轉引自凍易打鹿臉書)
我其實是個很沒道理的人,最靠不住的人是自己才對……

        【叛道】專欄|神︰「感情就是這般脆弱而不可靠。日久生情,誰也阻不了。日久生厭,同樣不受人的意志所轉移。怪別人貪新鮮,不念舊,沒道理之處,好比批評人家吃第十杯雪糕時,無法保持吃第一杯時感受到的興奮。有些人是特別花心,有些人是特別癡情,勸也勸不來。正如小孩貪吃糖,明知會蛀牙,依舊停不了口。明白了這一點,不再對人有錯誤的期許,即使無法增加生存的快樂,至少可減少活著的痛苦。」(PHOTO CREDIT:戴毅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