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0日 星期一

法國之旅(2015-07-28 至 2015-08-06)

       「循例」來張港人旅行照。終於可以出發。大鄉里第一次去歐洲,連具體行程都沒有,每日隨心意看看逛逛吧。上年旅行出發前寫了一段不短的 status,今年倒沒有甚麼特別想說的,只是想在彼邦觀光探賞,休息身心,讀幾本書,整理思緒,望不會蝦碌亂套(又或其實應是這樣生鬼有趣才對)如 Les Vacances de M. Hulot,可在天使灣享受 Playtime 吧。(2015-07-28)

        昨日乘飛機往巴黎,因航班延遲了十一小時,到達酒店時已是當地晚上八時,也就是香港深夜,雖已甚為疲乏,但想沒理由就此寢去,第一次遊法國,當然要多逛,遂先觀賞凱旋門再走在香榭麗舍大道,感受當地氣氛。一到大街,到處都是戲院,果然是電影迷的天堂,像這一家就有《黑獄亡魂》《鳥》《賣命錢》等經典名作,有些還是最新修復版,真想在這兒欣賞欣賞,無奈已過時間,加之已近(香港)天明,實在太累了,改天再來看過!(2015-07-28)

        做得電影偽文青,來到巴黎,「扮下野」,必要來這兒參觀吧!這兩日參觀羅浮宮與橘園美術館早已目定口呆,驚嘆不已(雖是大鄉里出城,又不諳藝術,但真心說這確是無可比擬的體驗,太精彩了,不枉此行),但今日來這兒其實更加興奮,然而走馬看花,真有甚麼看嗎,像我這樣不用心的外行人可又沒太大啟發,展覽廳看電影發展史挺有趣,然而許多早期的拍攝與放映器材看了模樣也不算很懂。不久前這兒有安東尼奧尼的大型展覽,可惜已於七月中完結,正進行的奧森威爾斯與英格麗褒曼的電影回顧,現也完成逾半,今晚有羅塞里尼的 Jeanne au bûcher(1954),我興趣不算很大,不打算入夜重行回來了,下星期好像還有其他有趣的作品,視行程看看是否再來吧!(2015-07-30)

哈哈,貪得意,吃「金蝸牛」 。(2015-07-30)

        在巴黎三天半,凱旋門、西堤島、聖徒禮拜堂、巴黎聖母院、香榭麗舍大道,皆已初發遊賞,其高雅崇美、華麗奇絕,固然勾攝人心、深印腦海,至於朝登艾菲爾,夜遊塞納河,更是激動震撼,一邊觀光一邊不自禁微笑。可惜我拍照技術拙劣,難留勝景倩影,還是回港稍作篩選整理才一次過上載吧。不過說到真正嘆服難忘,自是探索幾個重要博物館,我喜歡看博物館,羅浮宮、橘園美術館、奧賽博物館、龐比度國家文化藝術中心和法國電影資料館這五處地方其實才是我這次遊法國的首要目標。這個遊覽次序,約略也可說是由古到今簡讀了一遍西方藝術史了,當然,其實我是個門外漢,畫筆雕刻刀照相機沒一件拿上手是懂得用的,藝術史沒正式讀過,只是勉強識得些名字而已,實在也不出門道,像逛過橘園與奧賽,也是說不出 Sisley 與 Pissarro 的風景畫有甚麼具體分別,但有些似懂非懂的印象,將來再讀資料就有會心得多。真的,像羅浮宮這樣精彩的博物館,別說看三天,看一世也是看不夠,遊人如我本想看一看蒙羅麗莎的微笑,但見簇擁蟻聚至此也就無謂逼前去(見左下圖),反倒是同樣是鎮店之寶的 Vermeer,由於民間名氣不如,加之是尺寸甚小不易起眼的作品,也就賞者不多,但其實還有許多像 Maurice Quentin de La Tour 等人的名作,館內多有頗精心仔細的導賞(若非如此我也是不會發現與留意到的),很值得人們發掘,這樣的珍寶直有千件萬件,鉅若高牆的畫作、莊嚴雄渾的雕塑乃至初民粗糙古樸的飾品都有,明白這種感動的朋友自會明白,不多費唇舌了。橘園看睡蓮,人生一樂事,坐著看真跡靠近觀細節方有真感受,不過不懂賞味的我也不宜多說,否則就成了《情迷午夜巴黎》中那個滿嘴術語的男士了(這樣一提我可想到還未在夜半逛過巴黎啊);喜歡電影的朋友可留意底下的一層,尚雷諾亞的兒時畫像(其實重點應當是 Renoir 一系列名作)也在橘園呢。特別想去奧賽,因為奧森威爾斯改編卡夫卡的佳作《審判》,就是在這兒拍的(見左中),當時奧賽還未成博物館呢,優秀的電影總是令人想到取景地一看,縱知面目全非也是如此想。電影資料館前日略談過,有趣的是附近幾條街道都以電影人命名,尚雷諾亞與杜魯福各有一條街,音樂家 George Gershwin 也有,想想香港電影資料館附近街道改名為秦劍街李晨風道就有趣了。龐比度其實是沒預算這星期看的,最後還是信步走去,這兒的收藏品多是近現代的,畢加索同期的我尚算知個名字,Rothko 以後的我真的完全不懂,正好是學習新東西的機會,不過我沒有去看柯比意展覽,應該不少人會罵我白白浪費吧?這兩日其實還逛了軍事博物館與小皇宮(今為巴黎市立藝術館,見左上圖),暫不贅了,反正說到此處,大家已知我全是走馬看花,一切不過是老吹吧。今天出發往丹美拍過、珍摩露走過的天使灣,不知道我有沒有那份(賭輪盤?)運氣呢?(2015-07-31)

尼斯。老城。天使灣。
藍天。白雲。碎石灘。
香檳。甜品。海鮮餐。
幸運。輪盤。贏一番。
午睡。日落。再去 Cannes。
(2015-08-01)

        終於來到康城,儘管不在電影節期間,仍是人潮如沸,大家爭先在紅地氈上留影,我也不例外。康城最近在做 Michel Gondry 的回顧展,我其實只看過他的《無痛失戀》(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2004),戲是好的,但對這個導演並沒太大興趣,只看了些他的插畫繪圖,在展覽廳看看歷屆影展照片、導演明星手印,就出外看海灘觀日光了。來到南法,人也慵懶起來,不走路了,買票乘上觀光號小火車環遊康城,有錄音導賞附近建築與歷史,奢華的酒店都比影展本身更老,承載著一個個傳奇,香港不少老牌酒店應該也有許多有趣的歷史吧。街道上不少樓房外牆都有電影人物事,從繪著巴士達基頓的大型塗鴉到掛有昆頓塔倫天奴的巨幅廣告,千奇百趣。最後上得小山,俯瞰全景,啊,這地方果然很美,一生倘若有這麼一次,可以在五月來康城就好了!(2015-08-02)

        大興奮!昨午乘地鐵到處觀光時,赫然發現站內的燈箱廣告——胡金銓不朽傑作《俠女》(A Touch of Zen,1971)正在巴黎公映!那時我剛出閘往「老佛爺」商場打算慕名一看,但一到大門,已欲打退堂鼓,儘管我有時候也是不怕在 Sogo Thankful Week 闖進去購物的那種傻人,但來到法國為的是偷閒,無謂與時間和身心過不去,不到五分鐘已從人海擠回離開,轉念即想:為何不就試試這晚看《俠女》呢?上網一查,最近的戲院原來就是名聞已久的 MK2 院系的,這晚正好有一場,也就不等香港夏日國際電影節了,在巴黎先睹這 4K 修復版為快(《俠女》在法國看就更是別具意義吧),圓了一個心願。這 MK2 Beaubourg 是所小影院(旁邊就是龐比度國家文化藝術中心,但我上星期參觀時沒發現,附近倒是有些影碟店,惜似乎沒甚麼非買不可的),我看的四號院長方平正的,座位數目、銀幕大小都比香港藝術中心的影院略小,但設備甚佳沒有失色。《俠女》之經典,無待細說(這晚影院只坐滿六七成人,有些男女情節和武打設計,也許因為時代與文化隔閡,還是有觀眾輕聲私語與偷笑,但大體都看得入神吧),修復過後更是美不勝收,更教人期待侯孝賢的聶隱娘電影能達到怎樣的高度了。完場時已是夜半十二點,但完全不記得忘了吃晚飯正餐,委實太高興了,離開時又見廣告招牌(同期正在上映的還有洪尚秀的《自由之丘》),原來八月中巴黎有修復版《龍門客棧》(Dragon Inn,1967)上映,可惜我快回港了呢。我想應該沒有幾人會同意吧,但其實我一直認為,胡金銓最意念完整最恰到好處的作品就是《龍門客棧》,主觀感覺則猶勝《俠女》,然而這是個大題目,就不在此開展討論啦。(2015-08-05)

        在巴黎最後一頓午餐,就是在香榭麗舍大道吃 Fouquet's,這家名店昔日聚集了許多電影明星,算是慕名而來了,晚餐我是吃不起的,午間吃個 set lunch 還勉強可以的。隨便亂點菜,吃不出甚麼真味,只能說還不錯,至少蝸牛就比前陣子貼過的「金蝸牛餐廳」更好,至於服務,當然是一流,特別是有位有兩分像 Miranda Kerr 的店員,哈哈。(2015-08-06)

        以往去旅行,我總是以吃為定點,先定了每天吃喝享受的去處,才安排三餐之間的行程,但這次去巴黎,重點是遊景點看博物館,吃甚麼倒不重要,也就沒做甚麼功課,有兩三天甚至在博物館看得目定口呆,完全忘記了吃飯的時間,結果像我這樣嘴饞的,那幾天竟然一日只隨便吃了兩頓,到翌日才發現餓得肚皮直叫。當然始終還是喜歡吃。不懂門路,只能看旅遊書和上網胡亂尋找,不久前貼過的「金蝸牛」餐廳(L'Escargot Montorgueil)和另一家吃油封鴨腿的(Au Vieux Colombier),其實都是台灣網民推薦的,價錢合理,但也不算特別好吃。每天最享受的是吃早餐,隨便找一家都是享受,至於所謂名店,Angelina 的朱古力果然是當地較暖烘烘,然而香港的比之其實也不算壞;和平咖啡館(Le Café de la Paix)當然已非昔日左拉和莫泊桑愛去時的風味,除了比較多俊男美女光顧,那個 Baker's Breakfast 在昂貴以外我也無特別印象。Amorino 和 Berthillon 的雪糕當然好,尤其是在這炎熱的時候;Ladurée 的甜品我卻不覺得有驚喜,也許是一個人吃太無聊之故吧。這十日雖然間中遇到了不同的獨遊客與夫婦,閒談著也有趣,有天還認識了一個在法國 working holiday 的年青人在南法小鎮同遊了半天,可是在巴黎最後兩三天,確實開始感到有點寂寞,心裡總是想著人。還是談回吃好了。整個行程最貴的一頓飯,就是在天使灣的海鮮餐,一個人吃那海鮮拼盤,旁人看著都覺得我瘋了,但我吃得最開心的,其實是在參觀羅浮宮後,累得再走不了就買了麵包和可樂坐在草地慢慢吃,餵餵鴿子也挺舒適寫意的,在香港總難有這種閒趣吧。至於最喜歡吃的,莫過於 Léon de Bruxelles,雖是連鎖店,簡簡單單,一鍋白酒青口,就吃得人眉飛色舞,整個行程中我吃了兩三遍,至今還很回味,哈哈,現在我又開始流口水了。

6 則留言:

  1. 這行程有遇到處處強國人嗎?我們的舊同事, 上兩星期去到克里姆林宮都遇到不少強國人。
    期待你寫南法的部份, 我十月會去南法和瑞士, 幸好如此, 否則看完你的文字, 會嫉妒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強國人不算多,反而見到很多韓國人,也許我主要去博物館,不是一般購物飲食團愛到的地方吧,所以還可以,等得最久是凡爾賽宮,超過一小時,其他博物館都半小時內甚至即到即進(我有買 museum pass)。我不打算再寫南法了,其實只去了不到兩天半(行程算得不精明),只了 Nice、Cannes 和 Grasse,都是走馬看花,反而待在巴黎的時間更長呢

      刪除
  2. 你的旅程很寫意,令人羨慕。
    我小時候與父母跟過歐洲X天X國的團到法國,趕鴨仔,參觀羅浮宮的時間好像只有一至兩小時,看完蒙羅麗莎後,其他地方只能跑著看。當時真想不跟大隊,自己留在那裡。如現在再去,可以慢慢逛,必有更深感受。你看了這麼多博物館,收穫甚豐呢!
    有戲院持續放舊戲,真好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個人,去郊外看風景是好,但其實太寂寞了,我受不了的,所以總喜歡在城市裡逛,不過我又不太喜歡購物,何況又沒彈藥,所以就多跑博物館啦,哈哈

      刪除
    2. 在德國我一個人到國王湖的島上,也覺得有點寂寞,幸好遇上一位同樣是一個人來玩的遊客,談了一會。(德國以「浪漫」作賣點,將幾個景點以「浪漫之路」宣傳,我覺得那些是給人度蜜月或拍婚照的地方!
      (剛發現,金蝸牛那組照片中,左下角的食物很像焗魚腸!哈哈!)

      刪除
    3. 哈哈,那是 Crème brûlée 啦﹗

      對,下次去歐洲,真的想兩個人去……淚目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