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8日 星期二

It's Okay to be Sad ——《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

《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dir: Pete Docter,2015)

        先來一句簡單評語︰2015 年上映的荷里活電影中,《玩轉腦朋友》絕對是我目前看過的最聰明最動人的作品,沒有之一。必看﹗
       《玩轉腦朋友》精彩厲害之處,最顯要的當然是將人的記憶、計慮、幻想、夢境、七情六欲、抽象思維、認知系統,以至性格形塑與潛無意識等,統統賦予形體、安排性情、加上色彩、授以職能,並以各種公司組織之、擬作樂園分類之,建設交通連繫之、喻為儕輩朋友之,非常非常有趣。可是更令人敬服的,是彼思的創作團隊數易其稿刪蕪就簡的手筆。今天我們看到故事中主導言行的是五大情緒(Joy、Sadness、Fear、Disgust、Anger),其實原初彼思考慮過多達二十七種情緒、無數的配搭(起初闖進腦內深層世界的是 Joy 與 Fear,而非 Joy 與 Sadness),最後才決定現下的模樣,能夠以這般簡單的設計統攝各種複雜的心理與認知過程,絲絲入扣地描寫少女的成長,實在很不容易。
       「腦朋友」這個構思最大的難處,就是假如「主角」與「腦朋友」的互動關係處理得不好,就會變成「主角」不過只是個軀殼,一切由「腦朋友」操控,就像《黑超特警組》(Men in Black,1997)第一集中坐在頭顱裡操控生化人型外殼的微型外星人般,滑稽、冷冰又疏離,即使「腦朋友」寫得出色,腦內世界多姿多采,「主角」也會變得面目模糊,難以感動,甚至令觀眾反感——難道我(的意識)不是我的,只是精靈操控的結果?彼思不停修改增刪的成果,就是腦世界與現實世界之間取得極佳的平衡,而隨著故事推進,我們開始明白到原來「腦朋友」領袖 “Joy",其實就是當下女主角主要性格之化身(不同人有不同的主性格,如爸爸的主性格就是 “Anger"),Joy 的冒險、學習與改變,也就是女主角的冒險、學習與改變,前者向內回溯,兼要習慣與調整與不同情緒的互動,後者往外探尋,也要面對與應付新環境的挑戰,「兩人」最後「一同」明白到福禍相倚、苦樂相隨的道理,少年人的性格就是這樣慢慢改變,變得更堅強與成熟。聲演  “Disgust"的女演員(Mindy Kaling)就曾對導演說︰“I think it's great that you guys are making a film that shows it's difficult to grow up and that it's okay to be sad about it",可謂切中肯綮。
        換句話說,腦朋友沒有必然永遠的領袖,人的性情也不可能永遠如一,快樂與愁苦總是相繼相生(因此鮮黃的 Joy 藍髮藍眼,與其他只有一款主色的腦朋友不相同),我們要學習處理不同的情緒,正能量不代表正確,悲傷不一定要壓抑,處理自己的情緒其實也是在處理與身邊人的關係,導演構思故事數年卻始終不得要領,失落得想放棄時,他最終捨不得在彼思的同事與朋友,悟到 “emotions are meant to connect people together, and that relationships ar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s in life",是以全片最感動的時刻,也就是 Joy 與「幻想出來的朋友」(Bing Bong)跨越死亡谷與及最後女主角一家團圓兩幕,真箇看得人眼濕濕。特別是 Bing Bong 犧牲自己一幕,事前並無朕兆,事後也無煽情拖拉,Bing Bong 說跳就跳,故事精煉簡潔、處理成熟,比許多成人英雄片都高明得多。是的,《玩轉腦朋友》也許不特別深奧,但能夠以這種開心喜樂的動畫形式表達出這份至情至理,實在不由得不服﹗彼思動畫創出了這樣的高峰,不知下次又有甚麼新奇作品?

        附帶一提︰Pixar 電影在正片開始前總會放映一段短片,已成傳統,既贈予觀眾作「開胃前菜」,也是公司內部新人導演的考牌作與練習場,今次《玩轉腦朋友》開始前的短片名為 “Lava",西方影評似乎不太好,有的認為故事貧弱,只重說唱,無甚動感,也乏曲折變化,我卻覺得挺簡明舒服的,或許不夠精彩,但歌曲動聽,一片深情甚是動人呢。不知道編導 James Ford Murphy 將來有沒有機會了。

5 則留言:

  1. 「可是更令人敬服的,是彼思的創作團隊數易其稿刪蕪就簡的手筆」
    --我同意!覺得這個套戲的意念很好,可以發揮的地方,很佩服Pixer能夠刪蕪就簡,從而突出電影主題。只有Joy和Sadness同行,才能帶"It's Okay to be Sad"這個道理。此道理簡單,但卻很少在兒童片中出現。對成人也是個很好的提醒。(如果又proud又fear,劇情會變得太複雜。現在有種「簡單就是美」的感覺。
    (spoiler alert)

    我很喜歡Bing Bong這一幕,其實我一早便猜到他不能實現重見主人這個願望。因為只有小孩子有imaginary friend,在小孩長大後還出來會很可怕吧(還是我想多了?:P)。不過有人說這角色代表想像力,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再出現就沒有問題,或者可以令 Riley成為小說家或編劇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個故事可以繼續拍,拍到女主角長大也可以,又或者十年拍一次,變成動畫版 Boyhood,但我認為現在這樣完結已最好了~

      刪除
    2. 這個故事可以繼續拍,拍到女主角長大也可以,又或者十年拍一次,變成動畫版 Boyhood,但我認為現在這樣完結已最好了~

      刪除
  2. 我喜歡那短片,短短的,已寫出愛情中種種跌宕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些人覺得是老牛吃嫩草的故事,後續不好看,而且火山樣太詭異,哈哈哈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