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1日 星期六

關於小六升中派位,我的經歷是……


        小學時,我媽的志願就是讓我入讀皇仁,也試過帶我叩門,對我說假如將來進得了去,考最尾也不要緊,不會再催逼我讀書。小時候懵懵懂懂,唯唯諾諾,也不太明白,反正當年不流行甚麼補習班,家裡也沒錢讓我學東學西的,琴棋書畫一概不曉,沒甚麼壓力,只知測驗考試本來就該認真應對的,盡本分學習就是了,何況當時年中唯一可求父母買玩具的機會/籌碼,就是考試考進前三名,為了玩樂與物慾,更加自發讀書(心儀的《魔神英雄傳》模型我可用了兩年共三四次的考試成績才換取得到,黑龍角比較貴,考第一也買不成,不能買回來和龍星號湊成一對,實是童年憾事)。當時我住皇仁附近,望出窗外天天也見到師兄們在校內南北二球場打波踢波很歡樂,心中也想入讀,但其實在乎的不是皇仁的名聲與學風,而是上學方便、感覺親切而已。不過我小學的成績其實不算特別好,班中男生最厲害的不是我,前列者也有選皇仁的,機會在我之上,但家母堅持冒險選皇仁為首名志願,結果竟然成功「碌」了進去(倒是全級考第一的同學最終未能入讀皇仁,當時他和家人一定很驚詫和傷心吧,但那麼多年大家都沒再提此事了),這也可算得上是我出生至今最大的運氣吧,有時自己也笑說已將一生的財運桃花運都交換押在這兒了。入讀皇仁後,起初還真的害怕會考得很後,但後來中一考試,成績竟然還算不錯,可擠進中前列,然而後來越發喜愛玩樂,名次一直浮浮沉沉,倒是自己喜歡閱讀,最終發展到高中選讀物理純數卻一心想做中文老師的怪路。現在每看到這類新聞,有時也挺明白那些父母的心情的,我自己就很感謝家母當年的苦心,每次提起,都能感到她那時候的緊張與興奮。當然,現在的家長望子成龍催逼學習的價值觀無疑很扭曲,但那是另一個課題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