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4日 星期二

閒讀偶抄︰2015-06-17 至 2015-07-13

Academy (22 June 2015 at Princess Anne Theatre, BAFTA, 195 Piccadilly, London)

       杜琪峰︰“(So what inspires you?) Normally it’s just everyday life inspires me. Everything that I come across in my daily life, some surprises, things that I don’t expect. Like Election for example, I felt that Hong Kong should have an election, so I made a film about an election. And for example Life Without Principle, I got cheated by a bank so I made Life Without Principle... there’s a Star Ferry port, and it’s a ferry port with lots and lots of history, and the government want to take it down. So one night a lot of people gathered and they decided to protest, and the police moved them. So all night long when the police were moving people, and that night I didn’t sleep, I was just watching. And after watching that happen I realised that the times were changing, everything’s changing, and so I felt a responsibility to show Hong Kong’s past.... Yes I don’t judge the characters because for me they will definitely do something wrong. Each person is out for an advance for themselves, and that’s when they start to turn bad. So one has a cigar at the end, one has an ice cream at the end, and you know that they have poison in it. They will slowly change over time."

        添馬男 〈「等埋發叔」恐怖片〉︰「蝦碌事件後各方反應中田北俊一番說話值得深思,翌日佢上電台解釋,指建制派根本唔係一個黨,亦冇主席,只有梁振英先想有建制黨。但大家諗清楚,為何建制派會變成為一盤散沙,而為何只有梁振英先至想組織建制黨呢?英治時代,港英指派的立法局首席議員就是建制黨主席,最早一個叫何啟爵士,最後一個叫李鵬飛,曾任自由黨主席。首席議員功能是確保港督會同行政局決定得到立法局支持,首席議員並非由倫敦或港督亂點一通,而係計Seniority,並要得到布政司支持。立法局引入直選後,反對派挾民意入局,港英立即變陣,九二年決定取消首席議員,而直接由布政司霍德指揮建制派。大英帝國管治精要之處,是只管關節眼,抓大放小,政治唔係 Micromanagement。問題係今日立會建制派頭領,葉國謙、譚耀宗抑或林健鋒也好,名不正言不順,不過是自己黨派頭目,田北俊是質疑他們何來指揮其他黨派的權威。其實一盤散沙,最受困擾係政府,十多年來建制不斷分裂,除工聯會、民建聯、自由黨外,又再生出新民黨、經民聯,游說拉票苦不堪言,莫講話劉江華、譚志源冇人理睬,林鄭、689 都冇能力 command 建制派,做共主。每個黨派背後都有自己政治後台,人人鼻孔朝天,局長官員冇權威,最後惟有由西環去吹雞,協助特區政府有效施政。一國兩制變了保險公司管理法,特登整多幾條 Team,大家爭,令下線冇一條 Team 話到事。」(2015-06-22)

        練乙錚〈雷公劈.事業線.政治 A 膊.Buridan's Ass〉︰「這批仁兄仁姐知道真正做錯了什麼事,要反省了嗎?看來未必。所以才有些急忙坐賓士趕到西環負荊請罪(冇錯,選票是西環給的呀!);有些火速卸責更指罵別人『戇居、自我』;有些不幸『欲哭無淚』的,則悻悻然說人家『流眼水唔代表咩』,妒忌那些很會哭的男男女女——淚腺就是人家在關鍵時刻的事業線。……因為有具體的統治集團成員犯了各種不同的具體而微的技術錯誤,瞬間滙合成為天大的政治錯誤,在國際上妨害國家觀瞻,給北京領導人添煩添亂。產生了這種性質和規模的禍害,其責任並不是一些立會裏的當權派蝦兵蟹將(包括一些連文化程度都堪虞者)能夠承擔得起——炒了那些人的魷魚,上頭的領導也不解恨。『萬方有罪,在予一人』,這個『一人』,非特首梁振英莫屬。……當權派議員上周四上演立會大蝦碌之後,梁特出來給他們打氣,高度讚揚他們『毫不動搖支持特區政府政改方案,值得肯定』。與習大大的用法相比,梁就很可笑。 那些當權派議員支持特區政府政改方案,其實沒有什麼機會成本——毫不費力。沒有官員游說他們轉軚;沒有其各自黨內的一部分人反對『袋住先』;更沒有外國勢力要出錢養他們兩世;支持政府的方案卻是會論功行賞的。那麼,說他們『毫不動搖』有什麼意思呢?」(2015-06-22)

       【主場報道】〈周梁淑怡反擊田二少:田北辰,用用你的腦袋吧!〉︰「田北辰由當日反臉不認人,拒認楊啟彥是他的朋友,到今天顛倒是非,竟然將自己的出錯說成哥哥的不是,作風如一,相信大家可以由此看清楚田二少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奇怪的是,田二少怪責哥哥不歸隊,其實卻是自己偏離大隊!難道他看不見自己的黨主席痛哭流涕,連連道歉嗎?他不是應該緊隨其後嗎?田二少勤力有加,可惜邏輯欠奉,自己不問因由,朦査查與一衆同樣䑃查查的所謂『同路人』上錯了賊船,怎知聰明反被聰明誤,受到沉痛教訓。可是,他沒有因此 自我反省,反而見目的達不到,就不分青紅皂白怪責哥哥,不但毫無半點君子風度,更忘記了自己作為議員應負的責任──面向選民。其實,既然自己跟錯阿哥阿姐做錯事,田二少就不應該怪責沒有一同犯錯的哥哥,而是應該痛定思痛,反問自己為何如此愚蠢,以後應該如何用自己的腦袋做事而非唯命是從。而最重要的,還是要思考怎向選民道歉,切勿再因自己的大意而令選民失望。多年來,我看着他們兩兄弟從政,甚至兩人在不同的政黨發展,雖然有競爭,哥哥卻一直維護着弟弟,從未説過他半句不是。今次田二少實在對不起哥哥!田北辰,用用你的腦袋吧!」(2015-06-22)

        說實話,陶傑昨天的文章〈打爛齋缽〉,一如網絡上某文所指,短短的篇幅內,每隔一兩句就是諸如「我沒有在大陸演說」、「我沒有公共知識份子的影響力」、「我不敢跟誰爭食」、「大哥,小弟跟您無仇無怨」等尖酸攻擊,批評的是梁文道的「人格」、「文格」,其實並沒有真的正面回應梁文道的論點,可是今天這篇〈A Booklist for Morons〉終於清晰地歸結出梁文道的盲點(當然昨日已略發其端),就是「港獨」與「民族性」問題兩者並無必然關係或因果關係(但是我認為兩者不是完全無關的,但真的要掛勾來說必須更嚴密緊慎地論證),只攻一點,不及其餘,這樣他對梁氏「欲置人於死地」的指控才終於站穩了根,末尾還輕輕一掃梁氏文風的「嚕囌」(不過我覺得真要反覆辯難社會上的複雜現象,無法不毫分而鋪敘,但近年梁文論點越來越來迂迴模糊也是事實)。嗯,開始好看了。(2015-06-22)

        不是為陶傑辯護,但以這一點「修理」陶傑,平時我覺得無傷大雅,學者當為,讀者也可因此掃盲補知識,不會因「才子」錯引資訊而誤信流料,然而這次陶傑罕有高調「回應」,其中一個論點,就是平日笑談社會、創作文字,不妨相信直觀的日常觀察、簡明的邏輯判斷,無謂墮進冗贅的所謂學術泥沼,見樹不見林,舉例外而不談整體,因此,這次哲人王花心思找其錯處其實不太對焦。以陶傑的作風,先不說他是在全力開火,還是視之為文字嬉戲,我認為他多少是故意這樣做,隨便找書便引,刻意不工,甚至留下錯處,既是諷刺對方有鑽進書堆避談立場的閃縮慣態,也是在遍灑地雷與花生,既方便炒作話題,也可轉移好事者視線。事實上我從一開始就不打算細讀陶傑那張「書單」,如果由我來寫,我甚至會刻意「自創」幾本讀物攙雜進去開玩笑呢。當然我不反對哲人王這樣做,多幾篇有心文章沒壞,何況對大眾讀者而言,這次「論戰」,大家是買定花生看好戲的了,越多作者參與越過癮呢。詳參王偉雄〈A Moron's Booklist〉(2015-06-23)

        這篇文章簡明易讀,基本上我也認同這看法。另,我向來不喜歡盧斯達的文風,但他昨日那篇〈小農何所指,及過氣的文痞〉,有一兩段文字我也是點頭的。不過,「左膠」一點,我覺得千萬不可因為梁文道的「文格」(他對中共的立場無疑是曖昧,但這是另一個議題)而完全否定他的觀點,畢竟他那幾篇「同路人」與「總體與最終」系列,難道沒一點是可取的?對於某些近年興起的思潮與行動,某些人物與團體的思維與嘴臉,那幾篇文章的觀察確是值得警惕與深思的。

        葉一知〈如果民族性是種遺傳病〉︰「以例外來駁斥典型,最終這種駁斥成為平庸和罪惡的遁辭。當任何人提出民族性問題,大可說『這是建構的玄談』、『你在定型』甚至『你在歧視』來遮醜。……民族性最大的意義,是讓我時刻提醒自己保持警覺,不要陷入這種民族的劣根性而不能自拔。……即使我偶爾也會忘記,露出了一點民族性,但長久的警惕,能讓我盡快糾正過來。說到底,民族性的說法能否成為積極意義,得看胸襟。……無疑,用包容、『不是人人這樣』來否定民族性,很容易;大方承認並加以對抗、糾正,當然很困難。……長久以來,我就是這樣提醒自己,中國人是很愛 labelling 的,你要活得沒這群人可憐,便先要認識自己的遺傳病,並時刻提醒注重腦部營養和思考運動,摒除民族性的影響,做一個忠於自己獨立思考的人!」(2015-06-23)

        梁文道〈剩下的人民〉(總體與最終二之二)︰「然而,到底誰是「人民」?萬一有人不同意我的主張和立場,他們還算不算是人民的一份子,萬一這些人的數字還不少,我又該如何確定自己的確代表了大多數人民的心聲?對於那些反對我的人,我是該把他們開除出人民的行列,還是另謀他法處理?我憑什麼去決定誰是人民,誰不是人民?我怎麼能有這種權力,又如何形成這個判準?……藍絲帶當然不是人民。幾十萬經常往返香港和大陸的人,也都很有嫌疑。新移民通常不是人民,而是上頭派下來的潛伏份子。靠自由行搵食的,往往也有出賣香港的嫌疑。這麼一扣,可靠的香港人民大概就只剩現時居民的一半不到了。然後還有支持支聯會與民主黨的『大中華膠』,活躍於社運工運界的『左膠』,以佔中三子及『大台』為代表的『溫和派』,像何韻詩及香蕉奶一類的『抽水份子』,像蕭若元,陳偉業及長毛一類的『叛離份子』,他們也全都要受到攻擊和質疑,不能被當作是人民的一份子。只有剩下來的才是沒有問題的香港人,是未來最終時刻會一呼百應,遍地開花的真正人民。」(2015-07-05)

        嘩﹗這句反話﹗前一句暗指梁氏連左膠都不如,後一句暗批梁氏無賀衛方等之風骨,這大抵也是坊間對梁氏的批評之概要吧。陶傑〈書卷天涯〉︰「在戲謔左膠之時,我的腦海中並無梁文道;當我看見大陸良心勇氣的知識份子如賀衛方、茅于軾、陳丹青遭到中國毛左的謾罵恐嚇,我的心中卻長懷梁文道。長劍一杯酒,夜雨十年燈,孤吾『道長』,但願他書卷天涯,梁道不孤,走下去,走出一條中國之路。」(2015-07-06)

敬請關注。

值得尊重。

       「穩賺」當然不可能,但奇思妙計,也有啟發想像之功。黎廣德〈搞好民生 停建高鐵 穩賺千億〉︰「由於西九總站地下挖掘已有九成完工,車站總樓面面積 38 萬平方米中應有 34 萬平方米可加善用,足以成為全球最大的地下商城和市民中心。假設其中 20 萬平方米用作商場零售,按照港鐵去年商舖租金每月每平方呎平均 155 元推算,每年租金收入 37 億元,即 50 年共 1850 億元。即使把車站樓面改造成商場的費用預算每平方呎 1000 元,初期投資也不過 20 億元,一年已回本有餘,效益顯而易見。剩餘的 14 萬平方米地下空間可作非商業用途,以社會效益先行,例如採用低碳創新科技建設生態地下城,包括試驗室內水耕、魚菜共生、垂直綠化、太陽能天幕發電、廢物回收生物質能,當然亦可加入服務社區的圖書館、民間團體活動室、青年創業共享空間等等。這些構思並非天方夜譚,全球不少國家正建設生態城市,既然香港有此條件,梁振英政府更念茲在茲推行創新科技,何不以市區地下空間起步?至於包含原菜園村地段的石崗列車停放處,共有 27 公頃可騰空作房屋用途,參照規劃署對錦上路地皮的規劃標準,共可建 5600 個單位。張炳良正因土地供應未能滿足政府 10 年建屋計劃而飽受批評,這片額外土地正好求之不得,百分百符合政策目標。」(2015-06-29)

「夏威夷格林威治大學」盛產「博學家」,乜大家唔知咩?
另,這篇代序通篇四字陳言,實在是寫作的反面教材啊……

值得參考。

        何滿添〈現代版的「何不食肉糜」?評政府公布新學制中期檢討建議〉︰「過往政府的宣傳文件是鼓勵高中學生選修 2 至 3 科選修科,今次突然改為 3 至 4 科,主要原因當然是一如筆者曾多次在報章撰文所述:不少極具價值的人文學科如中國歷史、世界歷史、中國文學等科目修讀人數急降,幾年後甚或有殺科之虞;另一香港過往一直引以為傲的數學科也會隨着修讀數學選修單元一和單元二的人數急跌而引發另一危機,試想香港頂尖的學生不願修讀數學延展單元,將來我們頂尖的數學成就可以傳承嗎?……為什麼理想和現實有這麼大的落差?要知道全人教育和栽培學生在高中階段成長不能只坐在課室補課,隨着各大學不再大幅重視學生學習概覽後,大部分能力較高的學生也只是被迫和教師作困獸鬥式的補課,中五升中六這個暑期尤為嚴重,什麼藝術、音樂、體育、社會義工服務等饒具意義的課外活動往往隨着學生升上中五開展校本評核後漸漸消失,現在教育局不對症下藥,從各核心科目和選修科目課程刪減內容出發,反而鼓勵學生要報考 4+3 或 4+4?如果從操作層面考慮,教育局有想過學生有這麼多時間應付 4+3 或 4+4 的課程嗎?課外活動如何安排?學校有足夠人力資源開辦這麼多選修科讓高中學生選擇嗎?參加了自願優化班級約 200 間的中學在 2017 年開始便要大幅裁減教師,教師人手不足,試問又如何開辦更多選修科讓高中學生修讀?……其實要解決選修科學生人數急降的問題很容易,只需課程發展處的袞袞諸公考慮採納筆者建議,刪減核心科目和選修科目課程的六分之一,讓較有能力的高中學生以修讀 4+3 為主流,行有餘力便可修讀包括數學延展單元在內的 4+4,屆時便可真正做到寬廣多元的高中課程,文中有理,理中有文,師生自皆大歡喜。但如果課程是鐵板一塊,不動如山,連絲毫删減也不願意落實,試問就算能力較高的學生應付 4+3 也疲於奔命時,如何可吸引、鼓勵、呼籲高中學生修讀 4+3 或 4+4?」(2015-07-09)

世事離奇,莫過於此。公道自在人心。

        《聯合報》陳秋雲報道︰〈年輕人瘋 3C 余光中鼓勵手寫文字〉︰「余光中談到現代科技產品很發達,但也讓年輕人太仰賴 3C 產品,疏離文字,甚至都不太會寫字,電打輸入的錯字多了、疊字也多,尤其千篇一律的字體,『沒有溫度』。……(台中市語文指導教師劉正美)透露,不只學生的字像『爬蟲類』,老師也好不到那裡去,改作文時老師也寫錯,有次『顯著』,學生寫成『顯住』,老師改成『顯注』,錯得離譜。台中有刑警說,兒子讀高中生,寫字卻像小學生,兒子不服氣表示大家都用電腦,『寫字不用漂亮啦』。 張姓警員也說,讀國中的女兒寫字像鬼畫符,自己都認不出來。劉正美說,現在學生很容易寫簡體字,火星文、精俗用語也不少,『改不勝改』。」(2015-06-17)

「被」受歡迎。請問哪位老師會歡迎 TSA?

自私自利,雙重標準。
《蘋果日報》〈去年反佔中今揚言堵路 吳坤成:因天怒人怨〉(2015-07-07)

卸責。

      【主場報道】〈中國建築母公司 曾涉賄賂被世銀列黑名單〉︰「啟德啟晴邨食水樣本含鉛量超標,政府未有表明承建商中國建築(3311),在事件中是否有責任。傳媒之後揭發中國建築的非執行董事梁海明,正是立法會議員蔣麗芸的丈夫,較少人提及的,是中國建築的母公司其實大有來頭,是在上海 A 股上市的大型國企中國建築股份有限公司,翻查資料,中國建築股份有限公司幾年前曾因涉嫌欺詐或賄賂,被世界銀行列入黑名單,禁止競投世界銀行的項目六年。」(2015-07-13)

庫斯克〈屈穎妍芭蕉潮文〉(2015-07-07)
何謂強辭奪理,不知所謂?請看下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