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4日 星期四

2015 年 6 月 4 日︰人民不會忘記


        安裕〈人民不會忘記〉︰「近年香港對六四紀念與十年八年前確是有些分別,有一種看法認為六四是中共的事,與香港無關;也有覺得六四晚會哀號式講話煩煞人心,以後最好不要這種形式的紀念。當然仍有一批本格派認為不記念六四無以面對自己。實話實說,這三種看法或行動都應該得到平等的尊重,只是,作為人類的一分子,記念六四與到奧斯威辛集中營憑弔二戰期間遭到屠殺的幾百萬猶太人、或者是到廣島原爆公園對死於輻射線衝擊波的無辜日本平民送上悼念、甚至為美國南達科他州屠殺印第安人的傷膝鎮(Wounded Knee)事件表示哀傷並無二樣。……這樣說,無疑在今天的香港可能是被視為左膠了一些,我那群為數不少的本土派朋友說香港自顧不暇哪還有時間理會深圳河以北二十六年前的舊事,况且這是那邊的事,與香港無關。這些說法這幾年在年輕一代之間流行,我無意深究這當中的情理如何,總覺得任何主義思想都有其道理,能否一一接受因人而異,但香港作為一塊思想自由的土壤,這些意見俱值得尊重。不過,記念六四譴責鎮壓,是放諸四海皆準的人類核心價值折射,這與記念納粹大屠殺、反對核擴散、譴責屠殺印第安人相同,與本土派的政治理念不相違悖。至於在另一邊反對記念六四的陣營則是從當權者的角度出發,從政權維護到反對『和平演變』,但這或會衍生出另一種可能,這一刻還未清晰可見,過幾年就會比較清楚。……六四事件於茲二十六年,事件已經內化成為香港的五臟六腑,是這個城巿獨有的核心價值,是香港俯仰世界獨自扛着的一面大旗。在講究多元的社會氛圍之下,參加遊行或燭光晚會的巿民,當中可能沒有兩個人對六四事件的看法百分百相同,甚至對遊行及晚會形式乃至整個行動的目標有着南轅北轍的認知。前者如另行記念的香港大學學生會,後者如具體對待政治變革的手段,然而理念即便分歧,卻無影響作為一個人的良知見證。對於二十六年前星夜北京街頭的密集槍聲,勿論是本土派抑或大中華、是左膠抑或右膠,不會忘記是人類文明的體認。」(2015-06-0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