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8日 星期日

When people talk to each other, they never say what they mean——《解碼遊戲》(The Imitation Game)

《解碼遊戲》(The Imitation Game,dir: Morten Tyldum,2014)

        接近結局時,調查圖靈(Alan Turing)家中被盜的「秘密」的警員聽過圖靈的自白後,一臉疑惑地說︰“I can't judge",這大抵就是今屆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獎得主格拉咸摩亞(Graham Moore)對圖靈的看法吧?一己私密之性傾向,固無對錯可言;絕世天才的發明與發現,凡眾也難理解、評鑒;戰爭期間為顧大局求最終勝利,忍心犧牲眼前本可救之人,孰是孰非,排功論過,更只有時間能作最終判斷。摩亞不希望觀眾對圖靈(與及社會上許多被忽略的小眾/被誤解的非凡之士)輕率作判斷,鼓勵人們 “Stay Weird, Stay Different",當然是值得讚賞的,但單看《解碼遊戲》,其實摩亞與導演對人物的處理,處處都帶有刻板的 judgement,如軍人長官必鐵板一塊、立場強硬,特務頭子必陰沉難測、一臉冷霜,絕頂天才必高傲自閉、不善交際,其他人不單才智相差甚遠、依賴主角,也總是沾染酒色財氣、思想習性皆較淺俗。尷尬的是,寫故事雖然不必事事符合歷史,綁手綁鄆也難寫出動人情節,但圖靈身邊角色幾乎個個都是真有其人,故意寫得遜色,為圖靈正了名,其他人卻不免有損,就違背了 “I can't judge"的精神了。事實上,影片將圖靈寫成現在這個模樣,多少有點歪曲事實(如圖靈本人社交無礙,為其電子計算機改的稱號也非當初愛人名字),幸好「福爾摩斯」(Benedict Cumberbatch)演得細膩,補足了人物內心的敏感、哀傷、掙扎、果斷等等面向與觸動,大大豐富了角色的層次,否則《解碼遊戲》決不會如此成功。客觀而論,《解碼遊戲》無疑是一部製作精良的歷史人物劇,主題是清晰的,內容是有意義的,結尾是教人心傷的;編劇將圖靈人生三個階段的故事穿插記敘,既收可觀、追看之效,也可層疊情感,待最後揭秘爆發時更具震撼效果,其中幾幕確實也寫得好,整體而言我是喜歡的,然而太過簡化人物(包括其學術思想與感情關係,影片都不深入,特別是前者,編劇故意不拋學術名詞,結果反而掏空了圖靈特殊的成就)與歷史(如聯軍如何憑破解密碼而得的信息,一步一步將消息收縱操控從而擊倒德軍),未能將影片提升至更高的層次,實在有點可惜呢。

        延伸閱讀︰
        一、Nigel Farndale︰The Imitation Game: who were the real Bletchley Park codebreakers?

        真正的「解碼大師」團隊︰電影沒告訴你的真正歷史人事

        二、Graham Moore︰How to Write About Characters Who Are Smarter Than You

        今天我們每天都要使用電腦,但對其運作原理,幾乎人人都不大了了,事實上奠定基礎的圖靈的人工智慧理論,大學時代修讀宗教史的格拉咸摩亞只怕也難以熟悉,那麼他是如何走進圖靈的世界,編寫這得獎劇本呢?格拉咸摩亞這篇文章就談到怎樣描寫絕頂聰明(特別是遠比自己厲害者)的角色,原來他的靈感來源,來自柯南道爾(Conan Doyle)與他筆下的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福爾摩斯是偵探小說世界中絕頂天才,讀者皆對其才智與洞察力大表讚歎,但對柯南道爾的讚美,肯定不如對福爾摩斯多;柯南道爾雖然是福爾摩斯的「生父」,但在讀者眼中肯定是神探遠較聰明。為何會有這樣有趣的現象?柯南道爾是怎樣達到這樣的效果的?他從中得到的啟發是︰“I’d suggest that the lesson here is openness: Give the audience all of the information. Don’t hold anything back.... Doyle’s great discovery is that intelligence is not about the accumulation of data — it’s about deciding what that data means. Holmes has the same tools at his disposal that you do; he almost never possesses information that you don’t. It’s only that he looks at the shared information and sees things that you never could.... His moment of genius does not make you think: “Only some crazy egghead would ever think of that!” Doyle makes the reader go: “God, why didn’t I think of that?”"不過,談到 “openness",《解碼遊戲》是有的,但如上所述,格拉咸摩亞實在談不上能做到 “give the audience all of the information"呢。

4 則留言:

  1. 電影是好看的,但看回資料才知電影改與現實相差這麼遠,最不能接受的是連主角的性格也不同。不過他將解碼機命名為Christopher這個點子,雖然是假,但我很喜歡。我也喜歡電影帶出的訊息。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電影其實不差,但談不上極佳而已。倒是 Foxcatcher 更值得一看,雖然很陰暗,但拍得可厲害得多呢﹗

      刪除
  2. 我覺得《解碼遊戲》成功的地方,是因為它穩妥地創製了一部各式元素平衡的片子出來,抓準了最大公約數,而這同是也是它不夠成功的地方吧。這部是 good movie, 不是 great movie. 如果集中於譬如你說解密戰的大路向,也可能會是一部很 focus 的出色戰爭智鬥片,那自然就要犧牲(或再削減)其他譬如圖靈與未婚妻的成份了。電影與戰爭乃至做生意一樣,俱是於戰略重點突破與風險分散之間遊走與取捨,拉橫一點看,俱是"遊戲一場"吧。 (儘管可以是非常殘酷的遊戲,而情場何嘗又不是呢?)

    "foxcatcher "甚出色,steve carell 演 john du pont 精彩得沒話說。一件真實改編事件,比憑空想像的故事更超現實。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過其實論「改寫事實」,Foxcatcher 可能比 Imitation Game 改得更多,不過戲拍得好看比較重要啦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