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2日 星期四

筆者報章專欄︰〈賣身於他人,守真尋自身——電影世界經典妓女角色〉

        因為喜歡邱禮濤新片《雛妓》,就想到寫這個題目。寫了一年,這一篇也許談不上寫得最好,但肯定寫得最開心——這次講的三部影史名作、傑作,都是我極喜歡、極欣賞的︰高達(Jean-Luc Godard)的《賴活》(Vivre sa vie,1962)、布紐爾(Luis Buñuel)的《青樓紅杏》(Belle de jour,1967)與森姆夫勒(Samuel Fuller)的《赤裸接觸》(The Naked Kiss,1964)。寫專欄,有時候總要談到一些自己不太喜歡,又或名聲甚響但自己覺得不怎麼樣的電影,只好當是長長見識,鍛鍊文筆,這一次講的全都是自己的至愛,動起筆來也快活一點,儘管很遲才大致想得到想說甚麼(寫高達總是戰戰兢兢,現在也覺講得很不滿意),但三千五百字一日之間一口氣就寫完了,感覺還不錯。這篇文章談「妓女」角色,不說「性工作者」,並非因為不認同此稱,而是這幾部電影的「妓女」,都很難籠統視為「工作者」,導演的視角也不只在於揭露「性交易」這個層面,故刻意仍以妓女稱之。當然其實更想談談《雛妓》,上星期粗略說過感想,比較主觀的,經【立場新聞】編輯邀約轉載(〈導演犀銳 演員真切 《雛妓》讓我哭了〉),竟然獲得甚多「讚好」(成為【立場新聞】博客以來至今最多的一篇),但自覺流於表面,今晚約了朋友重看一遍,希望有時間可以客觀地再說清楚自己的看法吧。

《信報》C4 版【電影講座】(2015-03-12)

陳廣隆︰〈賣身於他人,守真尋自身——電影世界經典妓女角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