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日 星期二

閒讀偶抄︰2015-2-17 至 2015-03-02

       凌晨三點半,看了昨晚《鏗鏘集》〈青春的眼淚〉,只覺眼火爆,一時間睡不著。短短數分鐘的訪問(在節目後半),這個姓歐陽的廿多歲年輕人,直接簡接所說的(以下引號內的全是來自此人或旁白),不外乎做事要看是否「有著數」、要搵「第一桶金」、搶「頭啖湯」、要「開拓商機」,希望「人生階梯更進一步」,想「搵到好工」有「成就」,認為目前最重要的是「改善生活,向上流動」;已入建制派的他,認為這幾個月以不同方式抗爭的年青人是「純粹發洩」,直言「財富自由,才可追我想要的理想,若連基本層次也達不到,或仍為三餐發愁,你追求的公義,誰能給你?」利字當頭到此地步,實在恐怖(一如他那滑頭的交談與笑聲),他認為這是靈活變通,這才是「香港仔」,可其實他根本沒有甚麼政治「理想」,他唯一追求的是「財富自由」,對他來說,所謂「基本層次」不是三餐溫飽人間公義,而是人脈、團隊、成名、發達。對啊,總有些人跟你說「基本」,但其實他想的是「發達」,發不了達就是為三餐發愁(多麼直接簡單的二分邏輯啊),所以除錢以外,甚麼都不重要。我希望自己不會教出這樣的學生,也希望自己的朋友不會走向這條道路。這一集〈青春的眼淚〉,值得反思呢。(2015-02-17)

        黃偉豪、陳思恒〈先進中的落後——「上網」與「不上網」的天淵之別〉︰「整體來說,不上網者較上網者更支持特區政府,對中央政府亦然。對特區政府方面,三成不上網者對其表現表示滿意,卻有逾半上網者表示不滿;近四成不上網者表示信任特區政府,但卻有四成四上網者表示不信任。上網者和不上網者各走極端的政治態度,同樣在對中央政府的信任度上顯現出來。對佔領運動取態方面,雖然無論上網與否,不支持者均佔較大比例,但支持佔領的上網者的比例,仍比不上網者多近 1 倍。以上分析對香港作為一個科技先進的國際城市的主流論述,提出重大質疑。在資訊發達的年代,原來有不少人仍是被遺忘了。在上網與不上網這一線之間,對個人面對的社會、經濟和政治環境,已帶來天淵之別。政府要找出這資訊弱勢社群,為他們提供適切的幫助,本非難事。但最弔詭和最令我們擔心的是,這群沒有能力掌握全面資訊的人,同時亦是最擁戴政府的人。我們不禁暗暗嘆息,由於管治班子得不到較能主導資訊的『信息富有者』認同,而媒體選擇能力較弱的『信息貧窮者』傾向支持政府,甚至成為建制派可以隨時動員的『民意基礎』,政府還會有動機收窄『信息鴻溝』嗎?抑或是藉鞏固這幅『信息高牆』以維持甚至擴大自己的『認受性』?」(2015-02-18)

        沈旭暉〈「一帶一路」及「珍珠鏈」之印度噩夢〉︰「自從習近平提出『海上絲綢之路』,印度看見其與『珍珠鏈』的部署出於同一邏輯,就再度緊張起來。儘管中國再三強調『海上絲路』是為了區內『互聯互通』,更曾邀請印度加入,但印度自然不會太天真。印度的懷疑,主要源自中國和宿敵巴基斯坦的全方位合作。除了出口武器、大規模援助,中國也十分重視於 2013 年簽下的『中巴經濟走廊協議』,而這正是『一路一帶』一部分,也是『新絲路』中最影響印度的一條走廊。計劃成型後,巴基斯坦對中國將依賴到哪個地步,可能遠超目前想像。已知的是,中國將興建由新疆出發,由東至西穿過整個巴基斯坦、到達霍爾木茲海峽的鐵路,這樣中國可以避開俄羅斯和印度的干預、繞過馬六甲海峽,直接由中東進口石油。近年中國幾乎承包了巴基斯坦整個瓜達爾港,單論基建是完全賠本的,但它卻可能成為中國輸入中東原油的中轉站。而且瓜達爾港本身是軍用港口,難免令印度懷疑中國在區內擴張。」(2015-02-18)
       《明報》〈英媒輯錄梁振英七大「蠢論」 從 N 屆都不選特首到呼籲市民學羊〉︰「英國《每日電訊報》在中國人慶祝新春之際,整理了香港特首梁振英的『失言錄』,近至梁振英日前的羊年祝願,遠至 23 年前的一番話。《每日電訊報》以圖輯形式摘錄了梁振英過往 7 次『愚蠢』言論,指梁振英的失言令他成為香港自 1997 年回歸以來最不受歡迎的領袖。」(2015-02-20)


2015 年 1 月《讀書好》月刊專訪許寶強,題目為「犬儒理性的批判」,必讀﹗

        鄧力行〈簡體字還要再簡化?這是讓學中文更簡單還是讓文化傳承更困難〉︰「漢字中的意符和音符是有表意和表音作用的字符,不但是構成的漢字部分,更盛載著漢字本身的信息和意義。上述提到的以記號代替意符音符的簡化漢字方法,是缺乏規律和學理依據的做法,實際上是破壞了漢字的形、音、義關係,更使漢字本身所盛載的文化內涵流失。以上提及的,只是漢字簡化過程中出現的部分問題。隨著歲月的流逝,除了仍使用繁體字的港、澳、台地區,懂繁體字的中國人經已愈來愈少,明白和關注簡化字帶來的問題的人也相信也會買少見少。身處於香港,作為仍使用繁體字的人,讓繁體字和繁體字所盛載的文字和文化意義得以繼續承傳下去,實在是我們的責任。」
        通識老師庫斯克的十大之選,也挺有趣,選了兩部楊德昌,非常好。不知道他平日上課會否談電影?小時候沒有通識課,想像不到天天上通識課、做通識功課、最後做份 IES,那到底是何滋味呢?庫斯克〈看完會反覆思想多年的 10 部電影

暫時羊年最好笑新聞﹗《蘋果日報》〈消息指葉劉無受邀出席車公求籤活動〉(2015-02-21)

       恭喜師弟與他的同伴們。【立場報道】〈佔中打氣機 獲瑞士人權藝術首獎〉︰「雨傘運動期間,每晚投映著打氣的語句的『佔中打氣機』,昨晚獲瑞士的人權藝術組織 Freedom Flowers Foundation 頒發年度首獎,該裝置創作人之一的黃宇軒表示:『正好是毋忘雨傘運動的提醒。』」(2015-02-24)
        這一篇,特別給幾位常談「順勢療法」或相信某類疫苗會導致自閉症的朋友看。其實這題目已不新鮮,但見今天劉紹銘在《蘋果日報》撰文,題為〈科學迷思〉,「二殘」也談科學,值得轉載一談。關於這個題目,香港寫得最好的,連結中 etc-tera 這一篇〈要實證而非見證——別給「素人父母」誤導〉算是其中之一︰「事實上,我們不必全盤相信政府或現代醫學的結論,只需檢視相關理據便可以。任何科學知識都有可能被推翻,因為科學始終不是宗教,然而要推翻也必須符合科學標準,輕率否定大量實驗、研究、調查的結果,只會令知識無從建立,一切淪為推砌證據支持原有信念」。共勉之。劉紹銘〈科學迷思〉︰「三月號的《國家地理》雜誌以 “The War on Science” 為『主打』,向科學開戰。特輯的封面有五個小標題:『氣候轉變:人云亦云』、『物種進化論說:子虛烏有』、『登陸月球:大話西遊』、『接種疫苗:請君自閉』、『基因改造食物:禍從口入』。這篇特寫的作者 Joel Achenbach 破題就說:『有關科學的懷疑論說不斷冒起,「兩極」之爭,已是常態』。……依最近的民意調查結果看,只有百分之四十美國人相信地球暖化的主因是人為的結果。大部份人對『暖化』半信半疑因為他們不知道這些『地球之友』的活動是否清白,有沒有受到大企業的說客和『自由市場』論者的操縱。美國人對科學說『不』的一個更貼身例子是有些父母相信接種疫苗會引發『自閉症』。這種罔顧科研成果的死硬態度害人害己,讓小朋友承受麻疹或百日咳的風險。反科學形同反智。」(2015-02-27)

        朝雲〈A Republic, if you can keep it - 記退聯〉︰「佔領結束後,我盡量參與村民的檢討。其中一大反思,就是參與升級的人數不夠。聽過不下數位村民都認為,『大台』固然不夠民主,以至離地失信;然而『拆大台』等行動,亦在佔領區內營造了『非升級不可』的氛圍,使我們脫離群眾而不自覺。結果升級超越了群眾的承受和意願,成為運動強弩之末。……過去雙學之所以能發圍,就是他們協力之下,湊到足夠敢抗命的人,實現如衝入公廣的行動,個別院校實難做到。將來如要吹大雞,即使沒有學聯,依然須要協作。或叫各大聯會等等,不過換了名字。當然從網絡一些言論,也許一些退聯派,不過想削弱『左膠』在運動的影響力。從而有利影響個別學生會,支持自己旗幟;或有利自己派系,將來左右大局的能力。請相信我的假設沒暗藏貶意。我願意代入他們立場,學聯既是無可藥救的左膠,唯有拆散學聯,使之無力代表學界,自己的理想更有機會壯大。然而現實憑我觀察,港大能夠退聯,除了退聯方辯才無礙,另一原因,是公投與學生會大選同時舉行,最後是陳倩瑩的言論幫倒忙。港大退聯已惹起不同意見的學生驚訝,繼續拆散並不容易。為了立場非退聯不可,不過徒添雙方積怨。於我看來,我方不但輸了傘運,陣營中各派嫌隙甚於對政權,仇怨太深,實不利將來大舉。……傅斯年精準地點出,中共正是利用仇恨奪位。正因為中共之邪惡,我們革命時,更應該吸取美國革命為素養,並以中共為鑒戒。即使我方因路線未能協力同心,爭取民主的路上,亦須有更長遠的關懷:如何守住共和。我以為無論哪方,皆宜節制『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憤慨和仇恨;不宜汲汲於『正確道路』的『路線鬥爭』。我相信一點,部分人應該很同意:中國人的劣根性太深太深。革命亦不啻是修行。我和朋友私下都坦承,最近反水貨客,保護小販,本土派都贏了,後者簡直贏哂。那是很好的示範,不必仰仗他人來背書;強求他人為後盾,擺明自己信奉的旗幟,承擔自己的倫理和責任,只要做得對,認同的人自然會來。無論抗命還是革命,一樣要偉大的精神來成就。奉獻自己,自能打動人心。毋須打散別人。」(2015-02-27)

        周保松〈讀朝雲文章《記退聯》〉︰「作為參與者,我理解 11.30 行動的意義,是抗爭者經過兩個月的留守及談判後,決定主動站出來,對當局作出最嚴正的抗議。這個佔領式的抗議,必然會遭到鎮壓清場,這個結局我們應該一早已預計得到(難道真的有人以為可以堵塞特首辦和解放軍總部的交通要道而不遭清場?),但這不應是判斷該次行動成敗的判準--否則失敗就是必然的。……我在這裡特別談一點我當時在現場的感受。我先引朝雲文章中的一段話:『我耿耿於懷的,倒像是升級之夜,已入龍和道者,不時呼喚在外旁觀的人下場。央求者有之,譏刺者有之。我一樣怨其不爭,一樣有衝動想叫他們別再食花生。但話到口邊終究忍住。記得自己初嘗抗命前,一樣淆底一樣躊躇;抗命過後,現況也的確折墮。響應升級的人本已不多,願意留下的更難能可貴,不欲苛求。』這一幕,我印象特別深刻。當時,我其實是有想過勸止那些高聲呼喊別人從公園走入龍和道的朋友的。當然,我完全明白他們的心情,但我一直覺得,我們應該尊重每個參與者的決定。在社會行動中,一個個體能夠付出多少以及承受多大代價,應該由每個人自己做決定。但當時那一幕,令我體會到一點我之前從來沒想過的:抗爭主體的形成,必須在具體的抗爭中慢慢形成。這裡面,實在有太多太多真實個體具體而微的掙扎,包括對暴力對警權的恐懼的克服,行動上的充權和與他人的團結,以及對一己生命的重新理解。而抗爭主體的確立,是民主運動能夠繼續走下去且壯大的重要條件。正是在一點上,我個人充份肯定 11.30 行動的意義。也就是說,11.30 的成敗,不能只看它是否最後被警方鎮壓(這個一早就應預知),也不在於它能否成功阻止公務員上班,而必須將它放在整個雨傘運動的發展脈絡中去理解,同時看到它在培養『抗爭主體』的重要價值。」(2015-02-28)
        畢明〈天掉下來的嗎〉︰「你有所不知的東西太多。或許祇是不在意。或許是忘了關心,太忙了不關心,又或者欠缺想像。……奧斯卡一樣保守、官僚、犬儒、奧斯卡一樣是『並不代表本台立場』高高掛,裙拉褲甩來不及劃清界線的。一直以來都是。……李察基爾犯禁,結果被奧斯卡封殺了 20 年。從 1993 至 2013,絕跡絕緣,一封 20 年。奧斯卡一樣會封殺。權力從來專制。……然後大家說今年奧斯卡很政治︰性別平權、性向平等、種族、自由民主、移民法呀等等,說得慷慨激昂,繽紛奔放,尤其 John Legend 和 Common 提到『遠及香港為了爭取民主而抗爭的市民們』時,熱血翻騰。一切都不是必然的。就算在民主自由的美國,這些文明公義,都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是不同人多年不惜犯禁犯險、得罪權貴去把路開出來,開得更平坦寬闊的。……奧斯卡不喜歡大會政治化,但 87 屆以來,演員、導演、製片等還是不識趣,久不久就以政治替奧斯卡調味,借這個平台和機會,為議題發聲,除了上述的還有金融犯罪,反戰、愛滋病、環保等等等等,不畏表態,就算有後果,在所不計,因為他們在乎。……很多電影及電影人,都在逆風逆水中,為令世界變好挺身而出,因為文明進步不是平白從天上掉下來有花紙蝴蝶結包好咁筍盤的。」(2015-03-01)

        練乙錚〈財爺 KO 特首.財政補貼佔中.陸人愈發仇港〉︰「本來,若是一個自己的政府,如果遇到外來因素嚴重干擾民生,必會衡量輕重迅速反應解決問題,怎會像特府那樣一拖再拖,生怕任何壓制水貨客自由行的措舉會令阿爺不高興?這種管治意識,遇上 30 年來行之無大效的「民主回歸和理非非」泛民政治路線被公民抗命新思潮和『勇武抗爭』新範式取代,遂生出港人對陸客大不客氣的『鳩嗚』行動。然而,最值得各方留意的是,歷來抗爭無甚實效,這次以新世代當中少數人組織的一系列『光復行動』,儘管因為包含一些不盡和理非非的勇武元素而未能為社運界普遍接受,卻迫使了中共內部不得不出現檢討自由行的聲音。由此可總結兩點:(一)凡事要看黨中央臉色、生怕犯龍顏失關愛的小圈子特首,已經患上大陸官僚的『寧左勿右』病,所作所為(或不作不為),並不一定是黨中央的最佳選擇;(二)社運若能發揮足夠力量(並付出相當代價),跨越色厲內荏的特府而直接震撼北京當局,方才有望得到一些實效;而所謂足夠力量,如果特府冥頑不靈執迷不悟,就幾乎不可能是和理非非,而是不同程度的「勇武抗爭」。社運走到今天,經歷了不同階段;有些階段,事後總結,不少人認為拖得太長。到了 2012 年,由中學生組織的反國教反洗腦運動,在『收集簽名、八日站街』之後升級為『佔領政總、十日圍城』,迫使特府撤回含洗腦內容的國教課程,取得了很好的階段性成果,其實就是社運向『公民抗命』、『勇武抗爭』方向過渡的首次大型突破性預演。社會的動態平衡當中,最優的是政府從來不失時機充分回應民眾的訴求,但這在非民主社會裏幾乎沒有可能;次好的平衡,是民眾強烈的和理非非要求最後得到滿意而徹底的回應,例如香港70年代的反貪污運動及其後廉政公署的設立和有效運作;再等而下之,是政府根本不能回應社會的和理非非訴求,迫使民眾採取其他更激烈的抗爭方式,結果如何,難以預料,但兩敗俱傷、玉石俱焚的可能性相當高,罪魁禍首當然是政府。」(2015-03-0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