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5日 星期三

閒讀偶抄︰2015-03-03 至 2015-03-25

        黃偉賢指「政府帶頭講大話,你叫我哋點去教育下一代?……局長、司長你哋要考慮,如果你畀唔到一個真普選香港人,香港教育係唔使做,因為……(哽咽)因為政府帶頭講大話……(激動流淚),你叫我哋點去教育下一代?……政府根本講大話,只強調普選有一人一票,但冇講出閘門檻會由八分一變成二分一」。《蘋果日報》〈親建制前校長向政改三人組哭問:「政府講大話叫我點教下一代」〉(2015-03-08)

        陳嘉文〈問電影:什麼是法治?〉︰「他(法律學系副院長溫文灝博士)教我從幾套港產片看香港人一直以來的憂慮,『社會問緊的問題,法律界關注的問題,電影也在尋找答案,是互相呼應的。』例如九七前,香港人憂慮回歸後司法不再獨立,周星馳的《審死官》正是談官官相衛。而在本來說好了會有普選的二○一二年,《寒戰》裏飾演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的楊采妮,在銀幕上也替香港人向更高權力呼喊︰你這是人治,不是法治!……他第一份研究,範疇是八四年至九七年的香港電影,帶着的問題是︰『在這個歷史時刻、過渡時期,為什麼出現這麼多關於法律的電影,而且這麼多人喜歡看?《法外情》啦、《審死官》啦、《算死草》啦、《古惑大律師》啦,票房全部都很好的』。……(溫)認為,《算死草》詰問的,其實都是香港司法制度的前路,但這裏並不是提出對內地制度、文化的憂慮,而是反思英式的法律制度,『周星馳找到證據證明兇手另有其人,但因為他沒有依足法律程序,所以他找到的,不可以成為呈堂證供;又例如他的證人,因為給證供前,沒有把手放在聖經上宣誓,於是供詞說了的當沒說過。當然這是誇張,但從誇張的手法、幽默的方法,我們看到這電影在探問,法律程序是什麼?怎樣才為之公正的法律程序?……裏面描述英式法制的方法很不同,電影在問,英式制度是否一個好制度呢?』……另一個變遷,大概是回歸之後,香港人所憂慮的,不再是往時對未知將來而不知所措、探索方向,而是問的問題更實在更眼前。就像《寒戰》,提出法治與人治的問題,『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當時是二○一二年』,整個社會就是在關注這個問題。……我說,這問題,其實問得很合時。在這個愈來愈紛亂的社會,在常識被扭曲、真相被蒙蔽的年頭,怎樣的『真相』才是可信呢?」(2015-03-09)

        郭濟士〈新專制主義社會——當奴役被包裝成自由 民主被資本主義逐步削弱〉︰「歐洲新左派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Zizek)認為,資本主義與民主掛鈎的時代已告終,專制資本主義的出現,本身就是一個重要警號,即使在西方世界,民主也面臨被資本主義逐步削弱的危機。……雖然自由確是西方資本主義世界的一個重要基石,但齊澤克認為,這種自由其實是以一種相當扭曲和奇怪的形式出現。由於『自由選擇』在西方被提升成為一個極致的價值,社會控制不能以明目張膽粗暴箝制的姿態出現,而是透過大量的語言偽術包裝,炮製出各式『自由選擇』假象,藉以維持對個人的控制。在這種意識形態控制之下,人們日常生活所面對的很多奴役,都諷刺地被包裝成為『自由』,例如長期就業的希望被扼殺,就被說成是勞動市場『彈性』,可以讓人們不斷有機會『自我再創造』;當全民退休保障被拿走,就被說成是『讓我們能自由地去計劃老年的生活』。他警告,西方正可能邁向某種『新專制主義社會』,表面上擁有所有私人自由,即使選擇人獸交也可以,但社會領域卻被去政治化,失去有實質意義的選擇。齊澤克坦言,2008 年金融海嘯敲碎了歐洲民眾的安逸,但它帶來的最大政治效應,不是激進左翼的興起,而是助長帶有排外種族主義色彩的民粹主義,皆因普羅大眾對經濟危機的最深刻反應是恐懼而不是起來革命,他們希望保證自己在現有制度下繼續有得食有得住,因而令極右民粹力量有機可乘。歐洲迄今只有民生困頓得連食住都成問題的希臘出現激進左翼政權,看來實非偶然。」(2015-03-10)

        上一回【閒讀偶抄】,已轉貼過鄭家榆的文章,提到他與湯禎兆和林綸詩的「討論」,事實上那幾篇文章,都很重要(香港傳媒很少有這類討論「科學」的文章、筆戰),雖然真要檢查他們引用的資料,既要有一定的科普知識,也要付出不少時間,普通讀者都沒有這份時間與心神,但兩人處理資料的態度,我想基本上是看得出來的。以下這一篇,鄭家榆的論點與反駁都很有力,最後一段「科學為甚麼可靠」更是簡明精要。《明報》登出的版本略有刪節,完整版在此,務必一讀。鄭家榆〈不是洪水猛獸,是錯謬——回應湯禎兆、林綸詩〉(2015-03-08)

        好人都要殺?關於最近網上鬧得沸沸揚揚的事件,我實在越看越困惑。即使認同「非常時期,非常手段」,那個「非常」的界線到底怎麼定呢?脫離語境的類比,只會模糊了焦點,自我合理化許多不合道德、公義之事。以下幾篇文章的反思,都很清晰,此處也不必逐句引用了︰庫斯克〈一個細路,一場爭論〉、林兆彬〈細路女喊唔喊並非重點〉、Figo Chan〈什麼是真正的勇武?〉。此外,朋友這段 Facebook 留言(節錄),同樣很值得參考︰「記起楊照《誰說青春留不住》裡面,〈神聖〉呢段文字。『我沒有宗教信仰,但我相信世界上有些事物是神聖的。我相信理性辯論,但我不認為所有原則都可以辯論,都可以在理性裡說服或拋棄。』『把獨立運動神聖化的同時,我還看到很多人順便把從事獨立運動的自己也一拼神聖化了。他們覺得自己因為有神聖使命而應享有種種特權,可以對別人粗暴、可以強迫別人認同。』……」

        健吾〈網路的走向:認真 POST 無人理?其實係你令佢無人理……〉︰「我就可以簡單跟大家解釋一下我知道關於面書的運作:如果你只是加了好友,或是按了很多專頁,而你不按那些專頁的『讚』,你的面書其實就不會那麼容易出現那些貼文。根據各方的資料提供,面書一天其實大概會把二百至三百條左右的訊息傳到你的頁面。而如果你有超過三百條資訊,面書就會按照你的『喜好』篩選一些『你想看的東西』,把你『不想看的東西』都隔走。……這樣下去,面書會變成什麼呢?這樣子,面書就會變成你的回音壁,你以為你很支持雨傘運動,說什麼黃絲帶的東西就有三百多個 like 嗎?你永遠都看不見外面反對的聲音。正如某些人,因為在面書看不到反雨傘運動的聲音,找不到從屬,所以有些人才做一些支持警察,什麼理性撐國民教育的面書。大家開始發現,這兒眾聲喧嘩,有人贊成有人反對。那香港人的取態是什麼?算吧。你叫香港人給你知道他們的立場?要令香港人『說出他們的立場』,就好像叫他們脫剩內褲給你看一樣,要不你身材自信很好像彭于晏,要不就是為搵食所以脫光光也沒所謂(唔開名啦,費事又畀你地話我串人啦),否則,『申訴立場』對香港人而言,是無價值,無意義的。……我明白的,面書的 like 不代表那些事情對現實世界的重要性。只是,太多太多香港人,一方面太常看面書,又看不起面書而已。」(2015-03-08)

        健吾〈樓價與港豬〉︰「事實就是,現在的樓價,比八十年代的時候,升值 30倍。如果這都叫合理,那麼中學畢業生的月薪,就應該是 5000 元(我當係啦,唔少網友都說他們八十年代畢業,中學生,計埋半工、OT,都有六、七千蚊個月)的 30 倍,即是 150,000 就會買得起樓啦。而當你發現,三天兩夜就有『八十後如何買樓』的『新聞』在報章出現,即是八十後買得起樓,是新聞,還要用上『血淚史』來形容。新聞學教,狗咬人唔係新聞,人咬狗先係。即係,八十後買得起樓,已經係『人咬狗』一樣的消息。還有什麼需要爭拗?看這些人的留言,我只知道,大家都只是為了本身的立場、利益而發言。其他的事情,已不重要。」(2015-03-12)

        畢明〈危險年代〉︰「就算一片丹心,小心。對手是不解決問題的政府,不是警察,不是市民,不是強國人。我也討厭水貨客、轆腳喼神、通街便溺先告狀的核突人,但暴力就是暴力,欺凌的確是欺凌。無則加勉。甘地說 “It is not given to man to know the whole Truth. His duty lies in living up to the truth as he sees it, and in doing so, to resort to the purest means, i.e., to non-violence”,除了神沒有人全知絕對的真實,我們知道的都是相對的真實,唯有本着善良而活,本着不暴力而行,那就在什麼真實之中都不會走歪。鄧達智說光復行動祇要不暴力他都支持,我也一樣。危險年代,最多假真相,提防正義暴力,鐵板政府把人迫瘋之時,記着憎恨容易理智難,麻木容易熱血難,熱血容易冷靜而熱血難。」(2015-03-15)

        練乙錚〈兩會勾起桃色記憶.政改假局掩護赤化.落後並不一定挨打〉︰「攻有時、守有時;爭取民主就是攻,守護香港就是守。攻的高潮是去年第四季的公民抗命、佔領運動。運動沒有達到目的,根本原因並不是操盤問題或者有沒有及時升級,也不是大台不大台的問題,而是北京根本不會退讓;再升級、再把大台縮小或擴大,當時的實力都是懸殊,因此去年的運動的最重大意義是社運摸到了底、轉攻為守。若用《易》卦的語言來解說,就是到了『潛龍勿用、亢龍有悔』的轉捩點。此後社運暫時不會轟轟烈烈,所以最磨練人的意志,要有『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觀念。……至此,筆者認為一直以來溫和與激進派裏興起的各種互相指控卻毫無事實根據的『無間道』、『投名狀』、『二五仔』論,都應該自覺地收斂。派別之間的矛盾恆常存在,批評、監督和對抗也都是應該的,甚或可以是需要的、健康的。新派系興起之初,這種互不信任和矛盾通常特別嚴重,但達到力量的自然平衡點之後,同陣營裏不同派系之間對抗就不會也不必那麼熾熱。這一點,相信目前還處於初興階段的本土左、右翼、學界的退聯與反退聯派,以及新媒體之間的前衞與中道的各派泛民人士,都會有比筆者更深刻的體會。原則可以爭議一萬年,但在今天迫近眉睫的事情上,難得泛民各派領導願意宣示立場團結,那是所有泛民派別的支持者都樂於見到的。」(2015-03-16)

        王偉雄〈懷疑者與懷疑論者〉︰「『懷疑論者』的『論』,不是指態度,而是指一種方法論或思考的方式(可稱為『懷疑論』):沒有理據支持(而非不證自明)的說法,都應該懷疑;理據越少,應該懷疑越大;此外,越異乎尋常的說法,便需要越強的理據來支持(extraordinary claims require extraordinary evidence)。一個懷疑論者對某事物有懷疑,只是運用這種思考方式的結果,而不是因為他針對這一特定的事物;如果另一事物情況相若,他知道之後,會同樣懷疑。依此分別,如果你懷疑疫苗的功效,甚至相信疫苗的害處遠遠大於益處,但你卻採用花藥(flower remedies)和順勢療法 (homeopathy)),完全沒有懷疑它們的功效,那麼,你對疫苗的懷疑,顯然不是運用懷疑論的結果。說疫苗的害處遠遠大於益處,甚至說疫苗是毒針,那是越異乎尋常的說法,因此需要異乎尋常的理據來支持;可是,反疫苗人士提出的所謂證據,不但遠遠達不到「異乎尋常」的標準,而且往往是 confirmation bias 和 cherry picking 的結果。因此,反疫苗人士只是疫苗的懷疑者,而不是懷疑論者;推動他們反疫苗的,恐怕是心理因素多於理性思考(也有人是企圖從中得益的,例如一些所謂自然療法醫師)。」(2015-03-16)
如此浪費,誰人最高興?提高效率,用好雙跑道,難道/為何不可行?

      【香港電台】︰「梁齊昕在社交網站一度留言說,正前往醫院,約 10 分鐘後再更新指,因為父母的身份,她連作為一個香港市民的權利都沒有,甚至不可以報警或要求送往公立醫院的急症室,她表示,不能乘坐救護車去醫院並非她的意願。」……

        先不論泛民是否值得留低,但一地首長竟公開呼籲人民驅逐「關鍵少數」,其狼犬野心(雖然已不是新聞),一心搞一言堂的態度,未免太過份了吧?《明報》〈梁振英籲登記選民 將支持佔領及拉布議員逐出議會〉(2015-03-25)

        我很尊敬的老師。一年級生時,是他引導我進入錢鍾書的世界,也是第一個稱讚我的文字的老師。學好粵語,學好中文﹗【港語學】教育學院中國語言學系副系主任謝家浩一直關注普通話教中文問題。佢指出,有家長認為「普教中」能有效提升中國語文能力,但本港曾有研究發現,「普教中」能提升普通話嘅溝通能力,但同加強語文能力並無直接關係,「台灣同內地都係用普通話教中文,但唔見得佢哋語文水平好高。」佢又留意到,有學校提早教幼童學習簡體字,令佢地容易出現繁簡字混淆嘅情況,「其實簡體字好易學,冇需要咁早教小朋友學,應該學好咗繁體字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