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2日 星期四

筆者報章專欄︰〈我們都是這樣愛過的 新舊青春愛情片概談〉

        轉眼間,每月一篇,這個專欄就寫了一年。越寫越差,遠離初衷,有時候我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寫甚麼,但就是這樣過了一年了。一年紀念,寫的竟然是情人節,對我這樣的悶氣寡人來說真是諷刺。前陣子在 Facebook 問大家有甚麼愛情片建議,結果通通都不合用︰編輯提醒我這不是個人專欄,而我又缺乏巧思,也沒有足夠的觀影修為,將那些大家提到的而我又喜歡的電影捉置一處。現在這個題目,我承認根本就是騙人的——「我們都是這樣愛過的」,這個「我們」當然不包括「我」,事實上這篇文章也沒寫到甚麼有關「愛情」的觀察與感受,畢竟我根本不知道「愛」是甚麼,而且談到的這些電影,有些其實並不怎樣精彩,擺在一起無疑是有點「拉雜成軍」。不過,寫這篇文章,花的時間其實是這年內最少的,這既是因為篇幅較短(從這期起這專欄字數需精簡一點),也是因為我用了最懶惰的寫法,那種我們幾位朋友起初商量怎樣寫這專欄時不想採用的寫法(因此我也不敢將原稿傳給他們看)。結果我就成了自己當初不喜歡的那種「影評人」,每篇都是東談一部西講一套,看不出各電影之間有何關係,也見不到有何獨特的見解與分析。話說回來,在構思這一期內容時,我曾經想過「暗渡陳倉」,偷寫些個人的東西,例如學周星馳的唐伯虎,嵌一句「藏頭詩」進去,但結果當然沒這樣做。畢竟,這樣做其實有點無聊(對報館來說當然也太逾越了吧),我也不知道她會否看得到,事實上,我根本不知道現在她身在何方,對,我連這一點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身在雪國,也許正在回港吧……飄雪,我想到的是岩井俊二的《情書》;情書,我其實不知道該怎樣寫,有些話,我也怕只是悶心煩人的牢騷。她收到後會怎樣看呢?寫作,真的不容易,無論是這個「電影講座」,還是私密的書簡……

《信報》C4 版【電影講座】(2015-02-12)

陳廣隆︰〈我們都是這樣愛過的 新舊青春愛情片概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