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2日 星期一

2014 年秋冬入手書

        第一次接觸有關澳門文學的材料,是在碩士班時聽葦鳴的課,可是老實說,我對這位「澳門詩人」無甚好感,到真正接觸澳門文學,是在 Yahoo Blog 認識了澳門作家梁淑淇小姐,兩年前她寄贈我她的新小說《我和我的……》,那時我才第一次讀到澳門作家的作品。今年「作家出版社」推出「澳門文學叢書」,再版了梁淑淇小姐的舊作《愛你愛我》,她又送了我一本,還附了親筆來信,今晚從公民廣場回家,收到這個收裹,實在感動,再讀書信,只能說梁小姐你太客氣啦。我確實很少讀愛情小說,不過有空我一定會拜讀的,再次感謝啊﹗

        數個月前在香港文化博物館舉行的「吉卜力工作室場面設計手稿展」,數以千計的市民入場欣賞,非常熱鬧,我一直想去,但最終也沒空去觀賞,幸好托朋友相助,終於訂到了這本厚厚的 “Studio Ghibli Layout Designs: Understanding the Secrets of Takahata and Miyazaki Animation",四百二十大洋,不便宜,但物有所值,只是我對動畫完全外行,不知道將來有沒有行家指點一二?
  “Criterion Designs"  - Written and designed by Eric Skillman

        The Criterion Collection 是家專門修復、推廣、發行 “Classic and contemporary films"的著名影碟公司,這本 Criterion Designs 輯錄了該公司歷年多個經典影碟封面及內頁的設計手稿,電影迷必買,現在終於到手了,這應該是我買過的書本中,最大、最重、最精美而又最貴的一冊吧。暫時我也不知可收藏在何處去呢,哈哈。謝謝朋友幫忙訂購﹗

        這是艾柯(Umberto Eco)三年前出版的文集 “Inventing the Enemy",此書收錄了多篇艾柯近年的演講辭與雜文(英語翻繹版),點題這篇,旁徵博引,穿梭古今,講的就是千載不變的人性現象——為了折損眼前的敵人或防止潛在的危機,又或為了表達對異見者的厭惡或對陌生者的恐懼,人類不停互相批評攻訐,甚至以偏見虛構不存在的敵人藉此聚眾,一句話︰非我者即敵也。敵人,往往並非真實,只是人心的想像或妄見呢。

最近在讀的書︰饒宗頤《文化之旅》

        上星期在樂文看到這本書,見到牛津大學出版社的簡潔裝幀,想也不想就買下來了,回家一看才發現原來不是新書,而是饒宗頤 1997 年出版的舊作的硬皮重印版,不過好書無分新舊,天冷易睡,沒精神讀大部頭的書,這類札記小品,一日閒讀一兩篇,最適合了。

最近入手的書︰夏濟安著、夏志清校註《夏濟安日記》

        前日同事提起在金石堂訂書,我也順道「搭單」。前陣子我也想嘗試網上訂書、七仔取書的快感,但一直懶惰沒動手,原來真的是那麼方便呢。《夏濟安日記》是半年前讀的,是我這一年來所讀的書中,最震動我心者。從前讀歌德的《少年維特的煩惱》(The Sorrows of Young Werther),尚沒有這種強烈感覺,倒是夏濟安先生的心路經歷,真的句句中心坎矣。有空還想整理一下他在日記提到的電影,例如是他意中人看過而他終究沒看到(而我也很喜歡的),朗(Fritz Lang)的傑作《窗中少婦》(The Woman in the Window,1944)。當然始終最入我心的是他常常處於追與不追之間的掙扎。從前我也寫過這樣的「日記」,數年前為了一個我至誠地傾慕的同事,每晚都記下一些感受,如今重讀,一片稚氣,讀著既心甜又心酸。夏濟安先生有些想法,現在的我也不時頗有同感,當然處境是大不相同了。男女相處,我還有很多東西需要學習需要克服,但既然喜歡,「對她的愛情只是有增無已」,還是得堅強一點放膽一點,無論如何,不嘗試不行動,自己也看不起自己吧?

1946 年 2 月 21 日(星期四)

        關於我的意中人,我如得不到她,我將一生不會快樂的了(這次是我生平頂嚴重的一次,以前我所中意的女子也有,可是從未想同她們結婚);可是我懷疑,即使得到了她,我能否快樂。人生大致快樂最難,可是我應不顧後果如何,放出勇氣來追求。如果我再拿不出勇氣來,我的一生大致也將乾癟掉,庸庸碌碌的活下去,不會有甚麼成就了。

1946 年 3 月 1 日(星期五 風)

        總之,我的愛還不夠堅強,所以不夠強,因為對方毫不給我鼓勵,她的意思只好由我猜測,另一方面我既毫無 action(行動),就像 Hamlet(哈姆雷特)那樣,應該用來 act(行動)的能力都用來分析我自己的感情,而自己的感情既無新的刺激來促它生長,愈分析當然愈覺得貧乏,最後索性把它否定掉了。雖然如此,我決定不追求的時候,心頭的一震盪,幾乎流下淚來。這個決定恐怕還不能算最後決定,看它發展下去成功怎麼樣?

1946 年 4 月 2 日(星期二 上午細雨,下午晴,晚雨)

        我的悲劇,是戀愛尚未失敗,已經去寫 The Sorrows of Young Werther。這樣一寫,把追求的勇氣都喪失了。

1946 年 4 月 11 日(星期四)

對她的愛情只是有增無已,恐怕真是因緣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