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9日 星期三

閒讀偶抄︰2014-09-14 至 2014-11-19


         November 9, 2014, marks the 25th anniversary of the fall of the Berlin Wall. The 155km, 3.6-metre-high wall separated East and West Berliners for 28 years, from August 1961 until November 1989. Along its length were more than 300 watchtowers and 20 bunkers, thousands of soldiers, guard dogs, alarms, ditches to trap vehicles, and a no man's land that varied in width from around 300 metres to the width of a street. Despite these preventative measures, many attempted to cross the wall. Exact numbers are uncertain but it is understood that around 5,000 people crossed the wall successfully and more than 130 died in the attempt.

         “America is not the greatest country in the world anymore",表面上是罵足三分鐘,其實抑中有揚,揚中復有自省,即使背後仍是有種「捨我其誰」的架子,但大膽誠實、鏗鏘有力,這就是態度。

【HKChannel】〈步下紅毯之後 蔣志光〉(2013-06-27)

        蔣志光談學做導演︰「數是這樣計的。荷李活近年逐漸把片長縮回到標準的九十分鐘,因為真正能駕馭長片的導演不多;香港通常只駕馭到一小時左右,其餘是拖沓。我現時功力有信心駕馭至四十五分鐘。」

        談宗教信仰(為何不創作福音歌)︰「聖詩這麼多,我有沒有特別內容需要寫呢?《傳道書》作為《聖經》其中一卷,只在末段提一提上帝,中世紀教會曾討論應否把它排除在《聖經》之外,但它不用口口聲聲,上帝的道理已滲透其中。我都希望自己係咁。」

        談香港各大專電影系︰「浸大、城大……還數演藝學院最好,老師教得有家教。我見學生們每次借場地,把攝錄機架上路軌前,都先鋪上地毯,以免弄花人家地板。香港沒有荷李活的規模,至少可以有荷李活的道德。」

        黃家樑〈須處理新生人口波動對學界帶來的衝擊〉︰「與小學『先擴班後縮班』的情況相反,中學面對的恐怕是『先殺校後建校』的現象。基於 2001 至 2004 的人口出生低潮,預計中學入學人數到 2017 年才完成『跌浪』。之後隨着新生嬰兒自 2005 年起見底回升,中學入學人數將出現連續八年的『大升浪』。因此,今天教育局對中學縮班殺校現象採取放任自流的態度,只從成本效益看問題,只會令大量中學結束,大量現職教師被迫離職,扼殺幾年後應對人口上升的空間和擴充學位的能力,恐怕浪費資源更甚。更令人憂心的是,2017 年起的升浪,將於 2024 年後結束,中學生數目又會再次下跌。換言之,中學入學人數會在未來十年出現『先跌後升再跌』的『過山車』式波動。……筆者在此衷心希望教育當局以長遠的眼光,為中小學學位問題作全盤的規劃,以應對新生人口波動而帶來巨大衝擊。當務之急是停止中學縮班殺校之風,以加強減派、分區減派、小班先導計劃等方案,保存現有中學,為三年後的收生數字回升做好準備。」(2014-08-16)

        教宗這一套說法,在科學上依然很有問題,甚至暗藏誤讀理論的危機,但我認為在教會層面是一大進步,在啟發民智,調和科學與宗教分歧等方面,是有貢獻的︰“The Big Bang, which today we hold to be the origin of the world, does not contradict the intervention of the divine creator but, rather, requires it. Evolution in nature is not inconsistent with the notion of creation, because evolution requires the creation of beings that evolve.”

        Pope Francis declares evolution and Big Bang theory are real and God isn't 'a magician with a magic wand' by Adam Withnall(via The Independent,2014-10-28)

Sweden recognises state of Palestine(via Al Jazeera,2014-10-30)

        Swedish Foreign Minister, Margot Wallstrom, told Al Jazeera that recognising Palestine, and the leadership of Palestinian President Mahmoud Abbas, would put each party on a level playing field and help move peace talks forward."It is important to support those who believe in negotiations and not violence," she said. "This will give hope to young Palestinians and Israelis that there is an alternative to violence."

        豈有此理,錯得離譜﹗ 我數年前在深圳書城買回來的同樣是這套「繁體橫排精裝本 第 2 版」,幸好盒面並沒有印錯字,為何「北京三聯」加印後會犯這樣的低級錯誤呢?難道是繁簡轉體時不慎犯錯?這樣的學術巨著,校對怎能不清楚一點?不久前我還考慮買不買三聯同系列的精裝「陳寅恪集」,不知道裡面又有沒有這類不可原諒的錯誤?太可怕了﹗

        甚麼?這件的詳情是怎樣的呢?有內情嗎?懷孕照都有問題?從前常聽說有教師會避免向街頭推車小販買魚蛋串,免被見到覺得不重衛生,但我只當是潔癖笑話聽,現在倒是擔休將來更可怕的將會成真矣。【新浪網】〈老師放懷孕相上 fb 被家長投訴〉(2014-11-05)

        審計密探 CIA〈打工仔分享到經濟成果嗎?〉︰「莎莎這個例子正好說明,在過去十多年,香港因經濟發展而多賺到的生產總值,落到打工仔女的口袋實在有限,若計入通脹後相信會更低。其實這不是莎莎的問題,歸根究柢是社會收入應如何分配。再者,莎莎需要與同業競爭,若果自己改變制度,就會容易被市場淘汰,最終被投資者嫌棄。所謂『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在目前的制度下要分享經濟成果,看來買入受惠於經濟發展的股票,是最簡單而直接的方法。說到底,即是要『錢搵錢』,難怪香港的貧富懸殊那麼大了。」(2014-11-18)

        近讀柄谷行人的著作(可惜最近日夕渴睡,讀了兩個月,還讀不完兩本書),這個專題演講「超越民主的關鍵途徑——從《哲學的起源》談起」是很好的撮要,值得一讀。他在最後一段提到的 Assembly,對香港人來說,也是很重要的啟發吧。(2014-11-18)

        柄谷行人︰「在英文裡,議會是一種 Assembly,集會遊行也是一種 Assembly。一般人認為,議會和示威、集會是互相對立的,但它們原本是一樣的東西。Assembly 從遠古就有。用日語來說,就叫作『寄り合い』──聚會會議──不管什麼樣的村莊都有這樣的東西。舉例來說,盧梭在《社會契約論》中表示,人民只有在 Assembly 之中,才能成為主權者。但關於英國的代議制(議會制),他又這麼說:人民只有一天是主權者(譯者:就是選舉的那一天),之後只能服從他們的代表者。那麼,盧梭所謂的 Assembly,是什麼樣的東西?那與其說是議會,還不如說是示威、集會之類的東西。實際上,歐洲的議會,就是從示威、集會這樣的東西發展出來的。通常,人們把議會與示威、集會分離開來,看作完全不同的東西。但是,它們有一瞬間是互相交叉的。舉例來說,二〇一二年六月,日本政府要強行重新啓動核能發電廠的時候,有數十萬人,連著好幾天包圍國會。當然,示威的這一方沒有侵入國會。不但如此,集會結束後還把場地打掃乾淨。但令人驚訝的是,國會那邊的議員們,也來參加了抗議集會。那麼,國會中的議會和國會外的議會,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議會?我再一次思考雙重 Assembly 的問題,是在二〇一四年三月,台灣的太陽花運動,也就是佔據立法院事件的時候。在這一次的事件中,示威、集會的這一邊,進入了國會。也就是說,雖然只有很短的期間,兩種的 Assembly 統一了。不用說,同樣的事情大概不會再發生第二次了吧。下一次,應該會被國家阻止吧。但是,從根本上來說,國家沒有辦法阻止作為主權者的人民出現。作為主權者的人民,一定會出現。舉例來說,在古代也曾經出現。蘇格拉底不去民會,而在廣場從事問答,就是一個例子。從太陽花運動來看,就更能瞭解蘇格拉底是如何在廣場為了正義而戰,如何經常被毆打、被踢被踹。我所說的《哲學的起源》,出乎意料地,就在我們的身邊。」

        默存〈《小李飛刀》與唐詩宋詞〉︰「怎樣的詩詞,才算是『經典』?幾年前,讀過一本非常有趣的書,名為《唐詩排行榜》(香港中和出版社)。作者根據每首唐詩在古今選本、現代論文、文學史著作等的『引用次數』,用一條特定方程式,計出一個『唐詩排行榜』。你或會認為,史上最『經典』的唐詩,非李白《靜夜思》(床前明月光)或白居易《長恨歌》(漢皇重色思傾國)莫屬吧?但按此書的計算方法,排在在榜首的,卻是崔顥的《黃鶴樓》(其中最著名的句子是『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靜夜思》只排三十一,《長恨歌》則居於二十七位。……如果以此方法選香港最經典流行歌詞,羅文主唱、盧國沾填詞的《小李飛刀》,肯定位列三甲。『難得一身好本領,情關始終闖不過』、『無情刀,永不知錯』、『人生幾許失意,何必偏偏選中我?』,這些早已是全港市民能隨口『引用』的警句。……盧國沾在書中略談了《小李飛刀》的創作過程,也甚有趣。原來這首詞的草稿也被電視台採用了,以劇集插曲姿態出現。兩雙對比,會見到填詞人如何一步步將作品打磨成精品。」

《刀光淚影》(《小李飛刀》草稿)
人生處處留情,留得點點薄倖名
未留名,未留姓,認得刀背淚影

《小李飛刀》
難得一身好本領,情關始終闖不過
闖不過,柔情蜜意,亂揮刀劍無結果

        黃仲鳴〈三蘇與倪匡〉︰「話說三蘇是交際紅人,來電者殊多,他來者不拒,一拿起話筒,就『雞啄唔斷』,一『啄』每每兩三個小時。幸他可一邊聽電話一邊寫稿,絲毫不阻文思。但文林喧傳,他寫稿時如車衣,車衣要用兩隻手,即是他聽電話時就不能車衣了?這我無緣見識,但車衣本領,我卻有機會目睹。當年,我任職一出版社。一日,雜誌等三蘇稿件落版,主編電催。三蘇說:『馬上得,派人來取吧。』取稿責任頓落在我身上,於是坐車直上他北角雲峰大廈寓所。及到,撳鈴,開門的正是三蘇,一身睡衣,一臉倦意,似剛午覺醒來,家中別無他人。『細路,你等一下。』三蘇說罷,即取出一疊稿紙,坐在客廳餐桌前,右手握管,卻不揮寫,只稿紙上下移動,真如車衣也,如此一張又一張,絕不阻滯,頃刻寫就十餘張,看得我目瞪口呆。自此之後,如需索稿,我十分樂意上雲峰,看車衣。在此補一筆,三蘇的車衣稿,一行之中,我只認得幾個字,如此天書,當時的報館字房,是有專人為他執稿的。三蘇車衣快,自是日車萬言。另一怪倪匡,自言一小時可寫九張五百字的稿紙。九五四十五,即是四千五百字。他還有一本領就是事前毫無腹稿,只要一打開稿紙就可以寫了。……」(2014-11-11)

6 則留言:

  1.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排第一,真想不到!(來實說,亦不大相信) 要我估,我會以為是「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呢!

    《多情劍客無情劍》是經典。個人讀過的古龍著作中,它排第一位。


    p.s. 高倉建逝世,一代雄星殞落。早陣子遊日本,尤見電視上播著他賣的日本大根廣告。

    回覆刪除
    回覆
    1. 近幾日非常多重要人物(電影人也有幾位)過身呢……

      刪除
  2. 一直想锻炼写作,起码是“我手写我心”的程度。奈何不是每天都有想写的题材。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漸漸覺得,「寫作」本身就是鍛鍊,不會沒有題材,只是怎樣下筆而已。堅持寫,就會寫得出。

      刪除
    2. 在想题材的时候就已经卡住了。我先从读书心得着手吧~

      刪除
    3. 這也是個好方法,有輸入,才有輸出啊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