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4日 星期日

閒讀偶抄︰2014-08-29 至 2014-0-09-13

        周保松(轉自 Facebook)︰「我們可以不參加罷課,也可以不參與佔中,甚至可以什麼也不做,但請不要嘲笑那些站出來的人,好嗎?不僅不要嘲笑,而且要學會感謝他們。他們努力爭取,不惜付出巨大代價,不是為了他們自己,而是為了我們每個人,為了我們下一代,以及這個屬於我們的城市。也請不要說這一切注定徒勞,所以什麼不需做也不應做。這個世界,沒有注定徒勞這回事。真正使得這一切看來如此徒勞的,是我們自己選擇了這樣一種徒勞的看世界的方式。少一點嘲笑,少一點犬儒,少一點所謂的世故和務實,首先拯救的,是我們自己。」(2014-09-09)

       【明報】54 名大專院校學者〈對話之路雖盡,民主之心不死——致全港市民書〉︰「事態發展至此,透過對話爭取 2017 年實現真普選之路,恐怕已經走到盡頭。儘管如此,我們可以憤怒,但不可以衝動;我們可以失望,但不可以放棄;我們可以難過,但不可以心死。」(2014-08-31)
美玉、靚女、民主派?這不就是《1984》中「真理部」的說辭嗎?
【蘋果日報】〈京官謬論人人 Like﹗〉(2014-09-01)

       【AM專訪】〈悲見香港好大鑊 梁文道:搞到咁局面邊個有著數?〉︰「所謂『維穩經濟』,他舉一個活生生事例,指認識一名江西南昌年輕異見人士,對方因經常批評共產黨及地方政府,長期成為維穩打擊對象,因屢被『國保』騷擾,遂決定離開南昌到北京發展,『點知佢快要走時,「國保」叫佢唔好走,話幾十個兄弟睇你,大家傾 deal,甚至有咩合作項目一齊搞……』……『肯定依家有一班勢力覺得,愈搞到香港對立好嚴重、推到香港好大鑊,佢愈有著數。』他反覆提出『搞到咁咩人有著數』的疑問,『香港今日搞到呢個局面,一定有好多人攞著數、攞政績,一步一步推,對佢哋嚟講,消滅一個媒體係一個政績,要一個媒體轉軚,又係一個政績,搞個反佔中(活動),又係政績,全部人都冇諗,呢啲嘢最終構成嗰個好大 picture 入面,其實對中央有冇好處?都冇好處,對香港亦冇好處,但佢唔理得咁多!』……他相信整個局面並無預設劇本,可能是陰差陽錯,或有人欺上瞞下、謊報軍情,『即係明明香港冇乜敵對勢力,只係內部矛盾,但愈同上面煲到好勁,佢先有資源、有權、有著數,呢個就係維穩經濟學……』但他諷刺說,『點解過去咁多年中國內部保安維穩開支不停上升?你愈維穩愈唔穩……』……末代港督彭定康於 96 年在其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曾說——『我感到憂慮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剝奪,而是這項權利會一點一滴地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裡……』彭定康於 18 年前所作的預言,看來正在應驗!」(2014-08-29)
        阿離〈訪談系列︰吳靄儀〉︰「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日前發表文章,斷言香港並無『袋住先』的空間,必須死力撐住向方案說不。在她看來,這張票,並非實踐普選的通行證,卻可能是斷送民主的賣身契,『你以為有甲乙丙 3 個畀你揀?一定唔會!中央一定知佢想要甲,其他都係陪跑。(即係連利益集團板塊之爭都無埋?)無㗎!唔會有板塊之爭,有又點呢?其實中央一定唔會令到甲同乙有得爭,唔會話甲又好乙又好,佢係「我要呢個就係呢個人」,要百分之一百嘅安全系數。你估中央好想見到好似上一次建制派嘅人大打出手(梁唐之爭)?所以一定係董建華式選舉。有票都唔要?有票都無用!』消息指,中央不排除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有調整空間,然而吳靄儀認為,提委會絕不會開放。事實上,全國港澳研究會成員、北大教授陳端洪也曾明指,不論提委會的組成怎麼修改,都會以『愛國愛港陣營』佔大多數,確保『對抗中央』的人不能出閘。意即,提委會就是活脫的篩,經此制度生產出的特首,『可以話自己係普選出嚟,佢可以做到嘅嘢係遠遠勝過而家嘅特首』。往後港府要推行與港人意願相違的政策,只要拋出由「普選」鍍上的認受性,再加以『周融式動員』製造『民意』,便莫之能禦,『喺立法會佢簡直唔使理你!』吳靄儀一提嗓音,模仿那篩選特首之傲慢語調︰『「我係 150 萬人選出嚟,你係分區乍喎!」你都唔使講嘢呀!你簡直一戙都無!』……港人若『袋住先』,《基本法》45 條便達到,他日要改革選舉機制難過上蜀道,『你用咩力量去改呢?』」(2014-08-31)

(此圖轉自健吾 Facebook)

        許寶強〈在「禮義廉」時代 思考我城的未來〉︰「語言偽術的玩假,掏空了認真討論的空間,把政治論爭約化為立場的表態,甚至把爭論中的所有不同立場,都簡單歸結為政治(議席) 和經濟(物質)利益之爭,產生的效果,是令程序的正義與法治的公平失卻光環,讓濫權暢通無阻。走向濫權的政府的主要障礙,是程序的公正和民衆對真善的堅持。因此,不斷向這些美好事物亂潑污水,希望泥濘能令『程序公義』和『真善道德』面目不清,使政治不再受事實和良心約束,或許正是『幫黨出聲』揮舞項莊之劍的真正原因。……我們是否有能力想像及理解,不惜犯法的公民抗命其實是為了維持法治?相反,保護濫權者以含糊的『愛國』、『守法』之名操控法律的解釋和執法的方向,其實才真正在破壞法治?又能否想像及理解,守護香港不受劣質的政治文化侵害,其實才能保障香港相對於其他城市的競爭力?又或佔中其實是為了保衛社會的合理運作和程序的公正,才會作出短期干擾愈來愈『禮義廉』的日常生活秩序?民主自然不是一人一票但沒有真正選擇的假普選,也不僅是設計一套能讓泛民入閘的提名機制,而是包括能防止政客濫權的公正程序、倫理規範、輿論監察;美好的生活安排,也不是只剩下無樓變細樓、細樓變大樓、升中入名校、會考變狀元的選項,而是建立能保障所有人都享有不順服的權利的社會制度,包括最低工資、最高工時、全民退保、平等競爭;公民抗命的想像,亦不僅只有示威遊行、集體佔中、罷課罷工,也可同時包括在不同領域的不合作運動,拒絕與濫權、劣質政治同流合污。」(2014-09-01)
(圖片來源︰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時事委員會會)

        (中國前外交官)楊恒均〈哀傷民主夢〉︰「當一些官員高舉『愛國』與『國家安全』的大棒教訓港人的時候,他們是否知道,我們這些走遍世界的華人,常常在世界各國炫耀中國的東方明珠香港?那裏有最好的法治,還有普遍高要求的道德標準,社會治安良好,秩序井然。我的傷感如此強烈,原因正是百年前開始追求民主憲政,至今還遙遙無期,最早他們說中國還太窮,不能搞民主,於是大家不管白貓黑貓,拚命賺錢;等到有錢了,他們又說中國人素質太低,不適合民主,於是我們聽話,好好學習,希望他們認為我們已經達到了他們要求的素質;等到教育水平也提高到一定程度時候,他們突然說,民主不適合中國,那是西方的一套;於是我們開始抗爭,說那就給我們東方的一套,給我們中國特色的民主吧,於是他們又說了:你們其實已經民主了,難道你們沒有感覺到?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於是他們開始維穩,開始打壓異己。看着香港,想着中國,我的傷感濃得有如北京的霧霾,難以化開。」(2014-09-02)
        林民中〈逆向思維,全力支持候選人獲九成提委提名方何出閘〉︰「愚以為,泛民可以打一張政府、群魔皆無言以對的奇牌,給自己一個堂皇下台階。這奇牌是︰大鑼大鼓支持『候選人獲得九成提委提名方何出閘』。按選委會的結構,不受中央控制而支持泛民的選委約佔七至八份一,此所以梁家傑、何俊仁當時都可以出閘和真命天子做場大龍鳳。若果一七普選提委變選委、候選人出閘要得到九成選委提名的話,則所有候選人要得到那中央控制那七、八成提委支持外,更要獲得不受控那百多個提委中起碼七八十票支持,方能確保出閘,這樣那百幾二百票頓成關鍵少數,到時那管最囂張的梁振英、張志剛、邵善波之流,要出閘都要仰親泛民選委鼻息,選委荒謬局自然而破。更重要是,『九成選委』這招可完全擊破中央及其爪牙維護過半數提名說過的所有說詞,當中包括『體現多數服從少數』、『過半數提名才可確保國家安全』等等謬論——現在我們要求得到九成選委支持,那完全符合多數服從少數的說法,而『九成』比『過半』肯定更體現多數服從少數;至於『過半數提名才可確保國家安全』,我們現在要求九成,那『九成』比『過半』又肯定更能確保國家安全……相信全港市民定會很期待他們會如何自辯。基於上述分析,在否決方案和支持『九成』方案中選擇的話,我肯定挑後者,泛民縱使不能入閘,但卻意外獲得『出閘否決權』……當然,這『九成』方案永不可能被建制接受,但他們以後肯定不會再敢大大聲說謬論,諒他們也不敢再說否決者為歷史大罪人,大家樂得耳根清淨。理想的看,提倡『九成』可能會達到佔中所不能企及的 civil awakening 的效果,反佔中勢已成,公民抗命實在未成氣候,倒不如投入駁斥對家所有無稽說詞,好等那邊的支持者能慢慢認識謬論而覺醒?」(2014-09-03)
        黎廣德〈「伊朗式普選」的絕望真相〉︰「究竟『中國特式普選』有多可怕,最佳方法是時光倒流,回看 35 年前的伊朗。1979 年伊朗發生『黑色革命』,推翻親美的巴列維皇朝,建立伊斯蘭共和國,由宗教領袖高美尼擔任『最高領袖』。當時通過的憲法,包括成立一個「守衛者委員會」(Guardians Council),職能是解釋憲法,確保國會通過的法律符合伊斯蘭教義,並有權篩選所有總統及議會參選人。……名義上『守衛者委員會』是以參選人對什葉派伊斯蘭的忠誠度作為宗教篩選的準則,猶如今天人大決議標榜的『愛港愛國』,但實則上這是眾所周知的政治篩選,確保最高領袖不屬意的人選不會出現在選票名單之上。伊朗共有 5 千萬名選民,他們享有一人一票『普選』的權利,但大家心知肚明,要反對最高領袖的唯一方法是拒絕投票……他們對民主自由的追求從未停步,例如在 2009 年總統大選後曾有大規模群眾運動抗議選舉不公,結果有 30 人死亡和過千人被捕。本月中剛以 87 歲高齡逝世的著名波斯女詩人,有『伊朗母獅』之稱的 Simin Behbahani,便是其中一位多年來堅持抗爭的人權鬥士。可惜伊朗人民在 35 年前『袋住先』,接受了『先篩選、後普選』的緊箍咒後便一直無法突破困局。歷史証明,一旦搞上『伊朗式普選』,便無法與獨裁政權舉行『伊朗式離婚』。『中國特式普選』是進步還是倒退,請諸位高唱『有票、真係唔要?』的特區高官在夜欄人靜之際,撫心自問。……果這一代香港人容忍中共在香港發明創造出『中國特式普選』,令不知多少世代的中國人走不出專權的枷鎖,我們還有顏面向祖宗先烈交待嗎?」(2014-09-04)
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

        區家麟〈唯一麵家再會.旅遊業界鳩嗚〉︰「上一回講到(見冰桶有火,兼評傳媒報道),林建岳謂零售業『差不多進入冰凍時期』,查實只屬高位回落,而傳媒又『如實報道』,不加質疑。上文未寫完,林建岳當天的話,尚有一段,見 ATV 報道,林謂︰『……現在少了旅客,生意差了,情緒也差了,希望做得好一點……』看畢前文後理,不可能誤解。『少了旅客』???上網查數字,很容易就找到旅發局的統計,最新七月數據,2014 旅客數字較去年同期上升 12.3%;再仔細看,全年每月,每個數字,無論是對比去年同期、去年同月;無論是內地旅客,或是整體旅客,全部數字都上升,總大部分更是雙位數上升。少了旅客?堂堂旅遊發展局主席,竟然連這些最基本數字都講得錯,不可思議。不幸地,大部分電子傳媒正正經經『客觀報道』,沒有質疑。……傳播學者 Schudson 謂,無論是記者或普通人,我們一直受教育,政府的資訊可以信賴,他們說的都重要。其實,這只是 journalistic law of the least effort,新聞媒介『懶得就懶』,用最少的力,得到廉價又看似可信的資訊,何樂而不為;一些人手短缺的傳媒,無力主動追新聞,就只能被動「報」新聞,甚至不加思索,權貴高官噏乜都全文照錄,慳水慳力。面對眾多不同程度、不同姿態的鳩嗚,慵懶一時,隨時上當。傳媒要小心,一時不慎,就變作權貴的傳聲筒;讀者觀眾也要打醒十二分精神,警訊話齋,騙徒行騙的手法層出不窮,穿西裝的人不一定高尚,帶腦睇新聞,不要讓人代替你思考。」(2014-09-06)
        對不起,先不談普教中成效問題,也不扯遠到甚麼政治之事,只是我讀得書少,我實在不明白,原來「寫作的語法與普通話口語的語法」是一樣的嗎?若說接近,有多接近?(可否反過來說,口語語法與寫作語法一樣?這樣說明顯很奇怪吧?)寫「擠迫」和「拿出來」真的不可接受?不顧前文後理,不理寫作語境,不考慮社會文化和生活習慣,寫出來的只是死文字而已。【香港電台】「培正中文科主任易嘉琪說,普教中令學生的寫作有改善,因為寫作的語法與普通話口語的語法一樣,例如『擠迫』,學生懂得寫為『擁擠』;『拿出來』會寫為『掏出來』。」另,關於中文教學,這則新聞值得廣傳——【樂施會】十五歲的巴基斯坦裔少女 Afsa Fathima 自述:「……我的願望是做一位中文老師。其實,我想做中文老師這個職業是有很多原因的。我想其他少數族裔學生學中文學得開心,不想他們重覆我學中文的艱苦經歷。」(2014-08-2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