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5日 星期一

「玩得最啱 tempo」--重看《危險人物》(Pulp Fiction)

(這本來是寫在 Facebook 的 status,【映畫手民】有意轉載,我修改成以下短文,編輯定題為〈玩得最啱 tempo

《危險人物》(
Pulp Fictiondir: Quentin Tarantino1994

        忘了是第幾次重看了,但直至今天才有機會在大銀幕欣賞這部電影。儘管《危險人物》與昆頓塔倫天奴在我心中的地位已不若十年之前,但假如不是偶然在十年前遇到這部電影,我不會成為一個電影迷,也不會嘗試參與電影評論。我始終鍾情塔倫天奴,也許是因為在我心底深處,就是一部「低俗小說」吧。
        今天再看《危險人物》,依然喜歡得不得了,隨著歲月過去,閱片多了,塔倫天奴愛玩轉敘事結構、加插大量電影 in-jokes、扭轉傳統類型、不按常理編排的生鬼劇情與低俗趣味、對新舊流行音樂的敏感觸覺等「特色」,已不再是我最喜歡的地方,我最欣賞的,是他電影獨有的 tempo。上述的這些特色,許多新一代導演都喜歡玩、擅長玩,但塔倫天奴玩得特別精彩,那是因為他找到最適合的 tempo(而不是故事,儘管他以「編劇」見稱,拿過很多獎,但我認為不是他最優越之處)去承載這些零碎的點子。塔倫天奴的好友羅拔洛迪格斯(Robert Rodriguez)同樣喜歡玩惡趣味,論多才多藝,後者甚至猶勝一籌,但羅拔洛迪格斯近年玩得越來越爛,原因不在於不夠有趣搞鬼,而是他最近的電影經常「甩 beat」,無論是擺明玩野的「大砍佬」(Machete)系列,還是製作成本相對較高的製作(如《非常小特務》(Spy Kids)、《罪惡城》(Sin City)兩系列),鏡頭的擺位、剪接、演員的對白、走位、段落之間的過渡,全都節奏怪怪的,不是這兒缺了一個鏡頭,就是莫名其妙剪少了半秒,不論是否有意為之,總之看得人很不舒服。
        塔倫天奴的電影從沒有這個問題,特別是拍人物對話,看十次依然好看,誇張點說,我認為當今世上,從寫對白到拍出來,沒多少個導演能夠比得上他。儘管塔倫天奴多少是有路可捉的,例如一兩幫人吹一大輪水後陡現殺機,靜默中爆出驚變(在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的傑作《盜亦有盜》(Goodfellas1990)中,祖帕西(Joe Pesci)就演過一場極精彩的,塔倫天奴應該從中偷師不少),但拍了廿年,部部厲害,到今天仍然有高水準,即使是他最不濟的《玩命.飛車.殺人狂》(Death Proof2007),那個圍著四位吹水少女三百六十度轉了幾圈的長時間鏡頭,也教人印象深刻。近者如《希魔撞正殺人狂》(Inglourious Basterds2009)那場酒吧交鋒,就更是看得人驚心動魄。塔倫天奴寫的對白,當然是關鍵竅要,吹水、低俗,也不是人人寫得出寫得好的(例如香港某位專賣低俗而又多人吹捧的導演,其實根本掌握不到真正俗人說話的用語、內容與節奏。不是硬生生在每句加插粗口就是對味的),我認為更重要的是 tempo。快慢長短,鏡頭怎麼擺怎麼轉,再不認同塔倫天奴的電影內容也好,都無法否認他是名匠級的。強如東尼史葛(Tony Scott)與奧利華史東(Oliver Stone),拿著他的劇本,也只拍得出七八成味道,但已經足夠好看了。九十年代冒出來的導演中,特別是愛玩野的一群,就只有塔倫天奴越看越有勁。希望再有機會在大銀幕看《危險人物》啊。

5 則留言:

  1. 今年套罪惡城票房仆直,電影又散又沉,唔少人即刻話無係無咗塔倫天奴做客串導演既錯。雖然呢句野未必完全o岩哂( 例如話九年前既《罪惡城》其實無大眾想像中咁美好) ,但QT既實力或多或少都可以由兩套《罪惡城》既差別而睇到出黎。羅拔洛迪格斯近年黎既作品處處失利,主因似乎係因為佢太想「玩野」,太想拍出一部Cult片,結果近年黎大部份作品都係得個樣有玩味.....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還未看第二集,但已嗅到陣陣膠味……

      刪除
    2. 我已吸完膠...... (最近睇戲意欲不強,這套因有朋友同看才去看)我已忘了大部份第一隻的劇情,但也記得第一集好看過這集很多(畢竟太耐之前睇,都唔知記憶可唔可靠)。

      刪除
    3. 終於看了,我竟然很喜歡第二集呢﹗

      刪除
    4. 因為有兩大美女吧 :P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