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1日 星期四

荒謬無聊,怪裡怪氣,從一開始即「等」其完結的偽愛情片——《等一個人咖啡》

《等一個人咖啡》(Café•Waiting•Love,江金霖導演,2014)

(這是我觀影當晚回家忍不住立即寫下的感想,現稍作補充,也許稍嫌偏激,但基本論調不變)

  對我來說,《等一個人咖啡》之爛,無疑是繼孫健君《天機:富春山居圖》(2013)後華語片的另一高峰。《天機》爛得太難看了,沒人敢說不爛,但我心底裡仍相信導演不是故意的,只是貪多務得兼技術九流,是以外行人都能輕易點出其爛處,但當一部戲爛到盡處,爛點反而就會變成笑料,在行內外瘋狂流傳;《等一個人咖啡》同樣拍得很「認真」,編導都很刻意經營笑料(在場觀眾確實不停在笑)同時也嘗試灑淚言情(大概也真的有不少觀眾受感動),可那些令人哭笑不得的情節實在爛俗到一個地步,我只看五分鐘已有離場衝動。
        也許我起初有錯誤期望,以為這是部文藝風浪漫愛情片(被宣傳海報誤導),豈料《等一個人咖啡》之荒誕瘋狂,比之八九十年代最亂來的港產笑片,還有過之而無不及,因此特別感到怪異、失望。我不知道是否出於文化隔閡,還是九把刀的原作包含了許多只為台灣青少年熟知的大學內部笑話,我真的一點也不覺得那些笑位好笑。一個大男孩穿比堅尼踏滾軸溜冰鞋整天攜住大白菜在街上走,好笑嗎?肥妹整日苦練鐵頭功,好笑嗎?「屎就放心中」,好笑嗎?那些擠眉弄眼的黑幫小混混,好笑嗎?表白時無端鬧鎗戰,好笑/感人嗎?一.丁.點.都.不.好.笑,而且極端無聊,若有所謂的象徵意義,也未免太過膚淺表面(如苦練鐵頭功代表做人不要輕言放棄)。偏生九把刀不斷堆砌,一個又一個垃圾笑話,連正經言情的時間都被擠掉,例如那個烤腸豆花的笑位,我不明白為何要重覆又重覆,連本應是最動人的表白及重遇兩幕,依然要弄兩條烤腸出來害觀眾分心?(後來朋友告知,原來這些笑料都是原著小說沒有的,那麼為拍電影、為迎合少數青少年的重口味而刻意另編一堆爛俗笑話,其用心就更加可憐、可悲了)
        平情而論,我覺得發生在咖啡店內的故事,縱使荒誕而且橋段不算新鮮,但情感上是說得通的,專注於此(特別是周慧敏這條線),未嘗不能拍出清新愛情故事(當然小說本身就不是純愛情故事,但搞爛笑話也應有個限度。前男朋友重傷、死掉的兩次事件都那麼誇張、突兀,感情無法成立,不管之後怎樣扭橋、怎樣人鬼情未了,又如何能夠動人?),但九把刀就是拿捏不到敘事應有的節奏與情感的分佈比例(有些角色本來寫得挺有趣,值得加以發揮的,如阿不思,但最後倒沒甚麼戲份),該笑的時候硬要人笑,該哭的時候依然要搞笑,這實在是很失敗的。九把刀說最佩服周星馳(在這部戲中也流露了不少慕星之情),但實在學不到後者十分之一。周星馳的無厘頭未必人人能接受,但他言情的時候,實比許多號稱浪漫高手的港產片導演都要深情,而且構圖、分鏡頭等技巧上也有一定造詣(前陣子朋友們才笑說應搞場周星馳座談重估他的東西),無奈《等一個人咖啡》只是這類型電影的最拙劣模仿。周星馳談情的時候是不會搞出那些干擾情感兼無聊突兀的「烤腸位」的。誰說這部戲更勝《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2011) ?傻的嗎?無論宋芸樺、陳語安多麼可愛,都救不了這部戲;倒是終幕前與製作人員名單同時放映的幾個片段還算有趣,九把刀,就是這種想點自嘲段子還算可以的質素。「每一個人,都在等一個人。」——這是《等一個人咖啡》的宣傳口號,看似很有深意,其實這部胡鬧笑片,根本甚麼都沒說過,只騙了許多偽文青觀眾入場(偏偏還有不少人寫得出〈《等一個人咖啡》的哲學(含劇透)〉這類「深思」文章,毫不感到影片荒誕不經,只能說他們對「感動」的門檻太寬鬆,自行將許多說不通的劇情「腦中補完」,換句話說,自己感動自己吧);好吧,我承認我有笑過一下,就是當李㼈說「江湖,兩個字,一個『江』,一個『湖』」,戲謔王家衛之餘,也確實笑死人地無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