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7日 星期四

觀影小記︰《香港仔》(Aberdeen)

《香港仔》(Aberdeen,彭浩翔導演,2014)

(為更換新電腦,這幾日整理雜亂的檔案與筆記,找到這篇短短的觀後感,趁這機會稍為補充幾句貼上來吧)

  平心而論,《香港仔》可能是彭浩翔近年來最好(或曰內容正面、認真言志)的電影,但那依然是賣弄小聰明,劇情相當薄弱的作品。從一開始,《香港仔》就高調地以金培達的配樂試圖營造宣傳語上「一百種哀愁」的氣氛,影片中某些取景與構圖(室外景拍得尚算用心,一到室內景,彭浩翔好用的手搖鏡頭、偷窺視角就實在很難看,整部戲的調色也怪怪的),也勉強算是拍出這種味道,而也是從一開始,這個故事就缺乏明確的主題與方向,扣不上「哀愁」二字,更遑論可令觀眾有「是他也是你和我」的同感。彭浩翔在故事中表達「吸氣、憋氣、呼氣」的香港仔態度,有觀眾詬病是妥協、是低頭、是認命,認為香港要有出路,就決不能再循這種搵食至上,自保為先,避談理想與改革的心態,可是退一步來說,即使是妥協,也不妨是一種可討論的意見,可是《香港仔》的真正問題,乃在於根本沒嘗試描寫香港人的真實處境,古天樂上下三代所要面對的,不過是彭氏一貫的重口味處境,實不能算「是他也是你和我」的問題,憑片中這些鬆散奇情的故事硬生生作出「吸氣、憋氣、呼氣」的結論,只是虛情假意,自說自話而已。
        也許彭浩翔從來就沒試圖「陳義過高」,但《香港仔》實在連表現「香港仔」特色這一點也做不到,大半劇情都只是彭浩翔道聽塗說聽回來自以為有趣的小故事,像困擾了楊千嬅多年的對亡母的「誤會」,大造文章拖了這麼長,搞到彷彿精神失常,其實不過就是這麼一件莫名其妙的「髒事」,一如曾志偉出軌、梁詠琪心動上飯局、少年古天樂玩醜妹,吳孟達出入歡場,都只是彭氏電影常見的性想像、小點子,個人重口味,實談不上有甚麼「香港仔」可言。何況彭氏要梁詠琪「突破自己」表現口交劇情、整部戲都穿著熱褲走來走去,又不斷拿那小女孩的相貌開玩笑,根本就是剝削演員,想得出他在背後猥瑣的笑臉。即使退一步接受/假設本片是個單純的家庭故事,無奈描寫不夠細膩、深入、聚焦,最終雨過大晴的大團圓結局始終難言感動。至於說本片囊括了許多香港獨有的事物,我確實覺得這方面彭浩翔做得比許多香港近期高舉本土的電影好,可惜始終是相當零碎,提到英軍、華富邨、戰時炸彈之類,也不見有內在的連繫(說到連繫,為何那街道模型夢中世界只有楊千嬅和小妹妹可以進入?有特殊意義嗎?),就像那條擱淺了的鯨魚,其出現有何意義?(嗯,這鯨魚勉強也可說有消弭吳孟達與古天樂兩父子心結的敘事功能)吳孟達那句「一上來已死了」又與香港仔主題有何關係?說彭浩翔有小聰明,就是說他有能力發掘許多(自以為)有趣的點子,然後拼湊出一連串不停扭橋的故事,再藉宣傳與自我吹噓塑造「影片背後有很多故事」(供網迷聚談、發掘)的形象而已。事實上,彭浩翔這幾年來縱壞了不少觀眾的惡劣口味,《香港仔》得到若干讚賞(其實即使是正評,當中也總不乏冷待、暗嘲、不以為然的段落),票房倒不算特別成功,不知道這會刺激他下部作品會擺向何種方向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