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8日 星期四

閒讀偶抄︰2014-08-19 至 2014-08-28

       練乙錚〈「袋住先」的長短期嚴重後果想清楚了嗎?〉︰「我們大有理由相信,『袋住先』不僅會令支聯會及類似的組織更快消失,還會帶來中共 十七年來夢寐以求的各種變化。然而,這個關鍵圖像—『袋住先』五年、十年之後的香港社會圖像—到底是怎樣的,乃一十分有趣的問題,北人港人包括兩地當權派,大概還沒來得及好好想過,今天卻有機會搞清楚。『袋住先』的那東西,既有北京需要的篩選機制,入得閘的人定必唯北京之命是聽,再加上有一塊「一人一 票」標籤撐腰,得勝者當特首便有『民意光環』,辦起北京要辦的事來,必然更覺理直氣壯;就算在一些如『23 條』的事情上底氣猶覺不足,也大可找一個周融 (很可能是目下出了名的那個)調動百多萬群眾簽名上街,繼而安排一些商家學者在旁邊吶喊助陣,一面震懾敵人,一面替自己打氣。有如此陣勢和『民意』,可謂無堅不摧,特府還有什麼北京想要的法案不敢提出?……一旦『袋住先』成為現實,即代表民主運動到了盡頭(中共盡了《基本法》要求的『一人一票』義務,再無必要給港人其他的),本土運動就會突進。這個運動的動員能力一定比民主運動強;又因為運動的原動力是感性的,中共與之沒有很多交談和討價還價的空間。民主爭議的雙方可以坐下來談 制度設計、條件交換,但你跟本土意識怎麼講價?所以,當權派不要以為爭取到『袋住先』就是贏,隨之而來的,必定是更尖銳、更情緒、更激烈的對立。因為對立是文化意識上的,而文化無所不包,對立因而是全面的,不僅僅是政治上的。」(2014-08-28)
轉貼自健吾 Facebook。昨晚,真的令人痛心疾首﹗(2014-08-27)
       栗子(任職國際大行律師)〈同場加映︰狂喜之中警惕——記於律師會會員大會後〉︰「律師會於周四舉行特別會員大會,在事前一片不被看好的行情下,意外通過了 3 項動議,對會長林新強表示不信任,亦要求律師會收回早前對白皮書的看法,及發聲明支持香港司法獨立,被稱為法律界『大奇蹟日』。……當晚我在街上與一個非法律界朋友喝酒,告訴他我的心情也非常興奮。他劈頭就說:『但係有成千幾票嘅律師,支持咗林新強喎』。……香港的律師已慢慢在改變……6 年前,法律界的道德觀感明顯一致認為大律師公會主席成為政協,會影響法律界的政治獨立性;到了現在,成為政協,已代表着你可以為律師行拉攏更多內地客人和生意,尤其近年來港上市的多為內地公司,爭取到這些『大單』,既是實力的表現也是為公司提升業績之道,是值得在封面上大事宣揚的。這兩個月來,連一向被認為獨立的多間國際律師行,也流傳着不少『鬼古』,早前有律師寫過,有中資客戶打電話來為林新強拉票。我們公司,也有身為內地政協的高級合伙人為了『交數』,要求公司負責派信的仔仔幫手簽『反佔中』表格(平時這位高貴的中女 partner,行過都不會望這班派信仔仔一眼)。由此可見,建制的力量,也深入到人稱『橋頭堡』的法律界當中,上上下下,岌岌可危。……香港目前有 7000 多名事務律師,當中只有一半人參與了今次投票,而當中更有1/3 人,投下了極為保守的選擇。這是值得高興的一件事情嗎?……守護香港,不是『良心律師』的事,大家也一起來吧。互勉。」(2014-08-19)
       都是那些日子〈周融與屈穎妍誰更無恥?〉︰「日前,『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發起人周融才公開指有線電視有關香港青年會於周日疑派錢請人遊行的報道是『移花接木』,昨天,周融又公開賴皮,指『移花接木』是轉述青年會的說法,他自己不認為有關報道是造假;遊行籌委會發言人陳勇日前指有線報道是『插贓嫁禍』,昨天,又改口說︰『在遊行前,大聯盟義工在網上或 WhatsApp 發現有人稱派錢遊行,但當他們致電卻無人接聽,「最後我哋就證明呢兩個網上流傳個案,係插贓嫁禍」。』被傳媒揭發有團體派錢遊行,作為組織者是責無旁貸,周融、陳勇之流不檢討之餘,反指責傳媒『移花接木』、『插贓嫁禍』,到眾怒難犯,卻又推卸責任,其無恥之行,恐建制派也恥與為伍。不過,論最無恥者周融、陳勇,恐仍要與另一人一較高下。前記者屈穎妍寫了一篇『大作』,《預設的「出醜」報道》,她,作為前記者,卻用盡歪曲之能事,抹黑記者的派錢遊行報章……首先,童工相信,今天沒有多少記者會用屈女士所說的『漁翁撒網』手法去逐個會打電話,不要說有人會自動向傳媒報料,各大討論區、Facebook 也有相關報料,更重要的是,以有線報道為例,人家也是打一個接頭人電話聯絡,何來『逐家打電話去碰機會』,或許屈女士還記著以往她在周刊年代採訪方式,而不知今天時代已不同了!更重要的是,也是屈在文中迴避問題︰有人派錢遊行是否事實?若記者所報真有其事,不去批評派錢遊行,反過來不斷抹黑有關報道,說是甚麽預設式報道,這,又是否公道?親北京傳媒多少年說 7.1 遊行有人派錢?他們找了這麽多年,為何一直找不到證據?關鍵,不在甚麽預設式報道,而是事實上有沒有人派錢遊行,這種行為是否要加以揭發及批評。屈作為資深記者,卻反過來抹黑記者真實報道,其無恥恐又在周融、陳勇之上!」(2014-08-20)
         Vic〈讀〈周融與屈穎妍誰更無恥?〉有感〉︰「周融是那種最 despicable 的人。這種人投奔民主自由的國家,然後回過頭來為滿手血腥的專制政權服務,是最卑劣的無恥之徒。屈穎妍的知名度低於周融,但對香港的傷害不可小覷,因為一般人只知道她以前是記者,寫過暢銷書《怪獸家長》,對其替中共宣傳、顛倒是非的文章沒有提防心,因此容易受其影響。看過屈穎妍數篇膠文後,她在《明報》的文章我基本上會跳過不看。近兩年來,我發現無論是《明報》或《信報》,這種只能跳過不看的文章越來越多。就評論版而言,《明報》這種明顯站在中共立場、顛倒黑白的文章大約已達四成,文章作者包括吳康民、盧文端、張志剛、王卓祺、阮紀宏、陳莊勤等等,副刊則有屈穎妍和葉劉淑儀。《信報》的評論版也有類似現象,中共在港外圍組織,包括各種偽專業團體的頭頭,不斷撰寫垃圾宣傳文章,例如 8 月 19 日便有香港專業人士協會主席陳健強厚顏宣稱︰『今次〔反佔中〕遊行可說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亦是最和平的組織性的政治表態行動,也為政府壓抑佔中運動,提供充足的民意授權。」』《明報》和《信報》都曾是文人辦報的典範,曾是香港自由獨立言論的重要陣地,如今都落在商人手上,一如整個香港,處於半淪陷狀態︰上層已投降,剩下一些良心之士在苦苦支撐。」(2014-08-20)
       區家麟〈政改無商量,歷史在發笑〉︰「回帶,大家還記得嗎?1996 年,第一任行政長官選舉,如何參選?如何提名?報了名的參選人有八個。當年回歸前夕,為了顯示『特區比殖民地管治優越』,報名門檻極低,基本上,年過四十歲,香港永久居民,住滿二十年,你肯去拿表格,交表,就成為參選人。唔係講笑,比現在所講的『公民提名』,門檻更要低得多。……參選人,需要獲得推選委員會 400 人中的八分一票提名,即 50 票,才能成為正式候選人。……好了,18 年前,行政長官的提名程序,門檻只是八分一委員提名。……『提委會組成須具廣泛代表性,內涵與選委會一致,不能作其他演繹。』那麼,若『組成』要一致,為何提名方式不繼續『一致』,不學以往五次選特首,都是『八分一提名入閘』?……基本法根本沒有『集體意志』或『機構提名』等字眼,如何『肯定需要體現機構的集體意志』?退一萬步,就算有這樣的意思,往日的選舉委員會,『八分一門檻』,已體現了『集體意志』和『機構提名』。李飛又說︰『提委會提名要少數服從多數。』……選舉,無錯是少數服從多數,但幾時聽過連提名階段的『民主程序』,也要『過半數』兼『少數服從多數』?這說法,混淆視聽。非常同意方志恒在《明報》的論述,提名門檻若由一直行之的『八分一』,變作『過半數』,是大大倒退……他們會辯解︰以前同而家唔同嘛。甚麼不同?說白了,以前可以用小圈子選舉控制結果;以後若能普選,就要嚴格限制出閘來操控結果。」(2014-08-25)
       遠離人民、破壞制度、痛恨傳媒、語言詐偽,四十年後,香港對一男子的評價,大抵也會差不多,分別是,尼克遜尚有無法抹殺的功績,一男子卻……

       安裕〈下台四十年〉︰「八月九日是尼克遜下台四十年……尼克遜是因為水門案下台,如果他不自動交出權力,國會的彈劾跟着就來,用今天香港的說話,尼克遜辭職是『明智的決定』。本來,過了差不多半世紀,尼克遜也在一九九四年去世,墓木早拱,翻舊帳似乎意義不大,可是美國社會就是沒法忘記他。這裏說的『沒法忘記』,不是因為尼克遜七十年代初與中共破冰,也不是其後與蘇聯關係好轉。今天回看,這些俱為了不起的外交功績——尼克遜訪華,顯示務實主義抬頭,世上沒有永遠的敵人;與蘇和解,令意謂『緩和』的法語名詞 détente 成為和平符號。不過,美國社會對尼克遜的痛恨沒有因而稍減,憤恨程度比起對蘇聯有過之而無不及。……三十年後,社會認為福特的特赦『令國家和解』,然而對尼克遜依然無法放下,罪名是破壞美國制度、破壞人民信任,恨意難消。……尼克遜則是全面的總統職任研究,一個本來被認為是可靠的政治制度,何以在他入主白宮後頹然而倒。近十幾年,對尼克遜的研究轉進另一方向﹕當年若不是仍有制度扛住,美國會變成怎樣?」(2014-08-25)
       這兩日,有人說「先讓一部分人民主起來」,又有人說「(佔中像小朋友),餵奶都繼續喊」,越說越無恥,就是因為後台越來越強硬,邏輯也可亂來之故。這樣也說得出,還有甚麼做不出?庫斯克〈三個坊間常見的錯誤政治類比〉︰「隨著中共愈來愈強硬,以下的三個類比愈來愈常見,很多已經收編的人把這三個論點日論夜講,可怕的是真的可以騙倒不少人。錯誤類比 1——把北京政府與香港社會當作父母與子女關係︰……;錯誤類比 2——把當香港當作一家大企業,有批評意見就不能『搞好』香港……;錯誤類比 3———把香港當作一個民主社會︰……」(2014-08-2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