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8日 星期一

閒讀偶抄︰2014-07-23 至 2014-08-18

        陳文敏︰「所有同學,若在寧靜的課室、和平的氣氛談人權,人人都贊成,沒人會反對。那何時有人反對、懷疑?就是當你去保護人權時涉及要犧牲利益,你願意付出甚麼代價?這才是個人的考驗。」

一場鬧劇……唉,這樣子,是好笑還是悲哀?

        十九萬、廿五萬,某人亂吹,早已預料,但警方竟明目張膽說 8.17 遊行人數比 7.1 多,這不是明擺著偏幫嗎?為何有女警被擲雞蛋,警方選擇不予追究,反對陣型卻要拉要鎖?

        走火入魔﹗【無線新聞】〈中組部發通知 批判憲政民主和普世價值〉中共中央組織部向黨員幹部印發《通知》,再次批判「憲政民主」和「普世價值」,又說幹部不應做西方道德價值的「應聲蟲」。 有分析說現時不少黨員幹部受西方思潮影響,中央要求他們接受「道德品行」教育,是要對此作出制衡。 《人民日報》在要聞版報道,中央組織部印發的《關於在幹部教育培訓中加強理想信念和道德品行教育的通知》,提出幹部要防止在西方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公民社會」等言論的鼓譟下迷失方向,要捍衛國家和民族的精神獨立性,防止成為西方道德價值的「應聲蟲」。 ……內地自由派知識分子過去幾年曾討論在中國推行憲政民主,但受到官方媒體打壓。《南方周末》在2013年新年獻詞,原本以「中國夢,憲政夢」為題,但被廣東宣傳部刪改。提倡憲政民主發起新公民運動的的許志永,今年年初因「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被判監四年。(2014-07-21)
        庫斯克︰「肥佬黎捐錢俾政黨,乜係新聞咩?乜香港政黨唔可以接受捐錢咩?4000 萬好多咩?民建聯一場籌款晚會都籌 6 千幾萬啦。捐款唔透明?好簡單,制定政黨法囉,規定公開捐款來源同埋政黨開支囉,建制派敢唔敢?有外國勢力用肥佬黎做人頭支持泛民?就算真係又如何?冇你地口中既毒果,香港傳媒一早就統一口徑,主流媒體連少少反對聲音都冇埋喇。唔通要靠明報星島同中共唱反調呀?況且,中共專制政權,本質上都係外國勢力,而且比中共口中外國勢力衰一百倍。」(2014-07-22)
        都是那些日子〈泛民收黎智英捐款要交待;民建聯收「會員」逾 1 億獻金是否也要交待?〉︰「若外界真的如此關心黎智英向泛民黨派每年合共數百至千萬的捐款,認為足以有利益衝突,那,民建聯一年逾億捐款,又應否追查?早前民建聯搞籌款晚宴,一晚籌逾 6000 萬,外界已議論紛紛,但,相對其全年總捐款,又只是冰山一角:『本港多個政黨以《公司條例》註冊為有限公司,部分帳目可在公司註冊處查閱。主要政黨中,民建聯、民主黨、自由黨與公民黨均公開經核數後的財務報告。本報翻查民建聯過去 4 個年度的財務報告,2012/13 年度該黨籌款收入達 3035 萬元,較 2009/10 年度多近 2.5 倍;會員捐款收入更達 6716 萬元,比同期多近四成。總收入為 1.07 億元,比 2009/10 年度的 6480 萬元多 65%,亦是 1992 年創黨以來最多。』(引用自《明報》)以 2012/13 年度計,3035 萬元籌款,或許仍有可能查證來源,如拍賣畫、拍賣字等等,那名人士捐出、那個會員、富豪買下,仍『得個知字』,但,佔整體收益三分之二的『會員捐款』,卻是無跡可尋,民建聯亦從不公開。那些是甚『會員』?泛民不會有來自地產商、大企業的『會員』、不會有來自梁粉富豪、中資『會員』,但,民建聯卻可以有,那些『會員捐款』會否來自地產商、大企業、梁粉富豪、中資的『會員』?民建聯作為立法會最大黨,在立會審議法例時,究竟是代表選民,還是年捐 6000 多萬的『會員』?若泛民收黎智英捐款要交待,民建聯收了那些『會員』逾億獻金,更需要交待。」(2014-07-23)
        健吾〈多啦A夢也變了〉︰「有很多事情,我都是似懂非懂的就看過去了。成長後,我就明白,這個世界有很多事情都是沒緣由的:沒緣由的想打人,沒緣由的發脾氣,沒緣由的愛一個人,沒緣由的想吃東西。關乎人性的感知,大多是由日常生活和傳媒告訴你的。身為父母的香港人,有幾個會告訴孩子,情緒是有趣而且重要的,要好好認識自己為什麼快樂、不快樂。為什麼人要追求快樂,為什麼人要有朋友,為什麼人要知道守護自己覺得重要的東西的重要性……這些一切一切,都是看叮噹、美少女戰士,甚至是夥頭仔昆布或妙手小廚師的時候,學會的。而如果不是因為多啦A夢,我想山崎麵包賣的豆沙包,也不會賣得這麼好。 現在,多啦A夢都吃薄餅,台灣的家長都覺得多啦仔不適合兒童觀看了。也許,多啦A夢變了,我們都變了。很多港爸港媽臺爸臺媽,都變得以為自己更了解世情,更會保護孩子,卻做出更易受傷害的一代。 」(2014-07-31)
        呂大樂〈只顧爭拗佔中 自由行檢討呢?〉︰「單是『一簽五十二行』這個概念,便充分反映出背後的一些想法的問題。首先,是一份固執——至今仍然不肯承認,內地訪港遊客的客量本身是一個問題,而繼續嘗試將事情形容為水貨客所帶來的後果。所以,從這個角度出發,只要減少水貨客們在一日之內多次往返,內地訪港遊客的客量便會顯著下降,而各種相關的問題亦會隨之而紓緩。特區政府會有這樣的想法,一點也不難理解。時至今日,他們依然認為市內交通載客量出現壓力(如地鐵車廂擠迫,在月台轉車要等候兩三班車),跟內地訪港遊客在過去 4、5 年裏每年增加約 500 萬人次沒有關係。在他們眼中,內地遊客不斷上升或者就只是一個在邊境鄰近地區的問題,所以只要控制一下水貨客,問題的嚴重性亦會降低。在這一份固執的背後,存在一種脫離群眾的官僚作風。再者,他們也好像從來沒有期望本港的旅遊及服務行業,應該升級轉型,連起碼想想究竟應針對哪一群內地遊客,作為爭取的對象,也沒有一套看法。最後,內地遊客訪港並非單純為一個旅遊的問題,而是跟區域融合有關。近期關於內地訪客對使用本港公眾泳池產生興趣的討論,雖因缺乏系統資料而難以判斷真實人數實在有多少,但這之所以能成為熱話,多少反映出港人對內地遊客之憂慮。特區政府完全不敢正視區域融合所造成的衝擊,是另一重大的思想障礙。」(2014-08-07)
        林夕〈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我想,除了專業吃政治飯、或者從這碗飯掉出來的飯屑撈點油水的,沒多少人會熱衷政治,但是,也只有不介意沒有自我的人,才會相信政治不會把理想的生活化為水月鏡花。……最近復旦大學教授張新穎寫了本書叫《沈從文的後半生》,說『沈從文雖然有「無法跟隨變化的時代走」的一面,卻比時代走得更久。他曾經遠離潮流,而潮流過去之後,沈從文的東西反而能保留下來。』說得多神,多委婉啊。這潮流,浩浩蕩蕩,特別是郭沫若《斥反動文藝》一文,情情塔塔是毒草,震動了沈從文神經,從此寫花花朵朵。今天又是什麼時代呢,沒有郭沫若,還有千千個張融,反你想反對的,最好你講股講樓講教育講民生而不講在這些話題上的上帝之手,或者,像沈從文講古時生活的鏡花水月。……我也不是犯賤,熱衷什麼政治,研究這些花花朵朵,坛坛罐罐,寫我的情情塔塔,多歡快啊。離時代遠遠,沒人間煙火,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願我們可。」(2014-08-10)
        公然襲擊,「裁判官指由於案件涉及言論自由,案件嚴重」,被判以社會服務令,出庭時竟有鮮花送贈支持讚好,這就是現在的香港,「袋住先」喎。【蘋果新聞】〈庭外摑招顯聰 惡漢判服務令多人撐場〉(2014-08-13)
       【自由時報】美國人權組織 Freedom Now 指出,高智晟被獨自關押,房間內沒有電視、沒有書,且光線陰暗,如同被剝奪了與人類交流的權利,每天獄中的食物只有一碗白菜和一個饅頭,導致營養不良,掉了許多牙齒。(高智晟妻子耿和)稱高智晟已被「徹底摧毀」,受到比死更可怕的虐待,讓他生不如死。甘佳瑞(Jared Gensher)表示,高智晟在描述獄中經歷時,只能用簡單的詞句回答,已經不能正常與人說話,常常只是在自言自語。(2014-08-15)

        區家麟〈你贊成所以我反對〉︰「網絡生態類同,一些批判、偏激、暴烈、與別不同的言論,常惹人圍觀廣傳。建制派批判反對者『為反對而反對』;親政府者,也常『為反對反對而反對』,理據薄弱,屢見不鮮,如國民教育爭議中,很多人說『中國人就要國民教育啦,你哋嘈乜啫?』他們不討論具體教什麼,總之反對別人反對;一方說『洗腦』,另一方就說『你都係洗腦啦』,而不具體分析教材內容與科目設計宗旨。往日解決問題,可以回歸事實,『理性分析』,現在無論正反雙方,都有人認為『理性』是唱高調,反正大家都搞煽動玩語言偽術收買人心,我們也不甘後人,不能落後形勢。」(2012-10-12)

關於「個人身份」的兩段重要文字︰

        Manincentral CK〈我的四個撐建制朋友(一)〉︰「朋友 A 是個年輕媽咪,孩子入快要考小學,典型的小康家庭。朋友 A 是個對政治無甚興趣的人,也很滿足於現在的生活。我記得有一次朋友聚會當中,有個不太識趣的朋友,提出了一些政治話題,當中有一句是這樣的:『其實如果大家接受,將來香港生活,會好似現在國內二線城市裡面生活咁的話,其實真係冇咩好爭取的。』朋友 A 對這個 statement 反應很快:『好似大陸二線城市生活,冇咩問題。大陸二線城市,人口唔會少過香港好多遮,配套都應該好齊啦,城市依家都好旺丫,如果香港將來生活,係好似城市咁,我都唔明有幾大問題。人有咩好爭取呀?』我跟另外一位朋友交換了個眼神,心諗:『人口?配套?地方好旺?大家講緊所謂「生活」,好似唔係講緊飲飲食食喎。』但實情是,一直以來我所認識的朋友 A,最關心的,是個仔入唔入到好學校,以及飲飲食食行街睇戲的生活會不會受影響。你跟她說甚麼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她真的一點也不會感興趣。……政權移交,有些像我這種多事之徒,會覺得情況有變,從前好像理所當然的東西,現在不可能再『咁筍』的了。朋友 A 跟我這種人,立場之所以不同,除了對生活的求有所差別之外,還有彼此對時局的分析有很大落差。當我們判斷『唔掂,要做先得,如果唔係香港會每況愈下……』的時候,朋友 A 的判斷是:『唔好搞咁多,香港就會自然地好起來了。以前咁多年都係咁樣啦……』」(2014-07-18)

        Manincentral CK〈我的四個撐建制朋友(二)〉︰「這位朋友 B,差不多六十歲,最近準備退休了。他的職業是大機構裡的中層管理人員。他有一子一女,先後都被送到澳洲讀書。兒子前年大學畢業回流香港,投身社會了。囡囡則還在澳洲讀大學。認識朋友 B 的人,最近都收到他的 whatsapp message,內容是叫我們要『救救那些孩子』,所以要去簽名反佔中。……每次講起這個話題,他總會重申,今日『後生仔唔掂』,只因為物質生活太豐富,養到他們不肯捱苦,也不肯虛心學習……再說下去他就會開始話當年,重覆他那些陳年的奮鬥歷程。很明顯,他是對自己的『成就』其實蠻自豪的。但讓他更自豪的,是那段從貧窮的小伙子,奮鬥成為『中產』階級的過程。但我望著這位朋友,每次都自豪地吹噓,當年怎樣憑著自己的『一雙手』和『堅毅的精神』而獲得所謂的成功時,我卻不其然感到一陣陣的反感。我當然不能抹殺,朋友 B 在那幾十年間的努力,但你得到這些成功,背後其實還有許多許多……朋友 B 總是會忽略這些背景,有意無意將功勞都歸於自己身上。我有時會懷疑,這是不是那一代人的其中一個通病?我偏見地認為,一個時常都忘記要感恩的人,看事情是不可能會全面的。……朋友 B 其實是非常『睇唔起依家班後生仔』。……『根本就係英雄主意,班細路想做英雄之嘛。』朋友 B 說:『後生仔有書唔讀唔去好好做人,出來搞風搞雨?唔係為出風頭,咁為乜?我都做過後生仔。』……『我唔反對民主的,但爭取還爭取,係咪需要咁激?班後生仔,稍為有少少唔順自己意,就發晒爛渣,做乜先?又唔用腦,任人擺佈俾政棍利用都懞盛盛。……佢根本都唔知自己係度爭取緊乜,又唔知點解要爭取,個個以為反權威就係好勁,想做英雄之嘛。由頭到尾都係俾人擺佈。爭取民主?佢把口就係咁講,其實想威先至真。』……我聽到他提及那些政治議題,他的焦點,也總是放在『果班後生仔都唔知自己做緊乜』之上。至於他自己對這些個別議題有何意見,是贊成還是反對,我幾乎從來沒有聽過。或許他對這些議題都有自己清晰的立場,也許他像我一樣,也害怕辯論起來會跟我反檯,所以才刻意不提?嚴格來說,我也許並不能將他歸類為一個『撐建制』的人。我只能夠講,當『後生仔在反建制』的時候,他必定會唱反調。如果說他是個『反後生仔』的人,可能還會比較合適。」(2014-07-24)

         Manincentral CK〈我的四個撐建制朋友(三)〉︰「朋友 C,是一個我認為思維有點複雜的人。他心裡很討厭建制,很討厭政府;但他的行為,卻又會撐政府,撐建制。這位朋友,跟我年紀差不多,背景也跟我差不多,中產,讀過一點書,有家庭負擔,孩子還很小。如果要說,我是個討厭建制的人,朋友 C 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最近那個反佔中的簽名運動,他還是想也不想就去簽名了。他的理據,是這樣的︰『香港人,鬥唔贏大陸㗎。既然鬥唔贏,就唔好浪費彈藥啦。得罪大陸,大家都冇好日子過呀。』……老實講,對於各種反建制的活動,盡管我認同他們的理念,但問心,我也傾向認為勝算其實不高。問題是,勝算不高的話那又是否值得支持?我認為這是不少跟我背景相近的人,心裡所面對的掙紮。支持,因而你認同他們的理念,認為他們在嘗試做一件對的事;不支持,因為你心知勝算很低,你怕浪費了彈藥卻又得不償失。這件事上面,朋友 C 是個極端的悲觀份子,他不單止害怕浪費彈藥,還怕觸怒阿爺,給了他們『理由』去出力維穩,最後大家都會死得很慘。……於是,朋友 C 基於覺得︰『反正都係死,不如死得有個全屍』的理念,深信此時此刻,『撐建制』是相對理性的選擇︰『你睇唔過眼有人賣港?唉,賣咪賣囉。佢唔賣大把人賣,阻都阻唔到架啦。佢地賣得「有啲秩序」,就住慢慢賣嘅話,大家咪命長啲囉。你唔識死搞對抗,只會死得仲慘仲快啦。我嘅諗法係「務實」咋。』……落筆時,又不期然記起,末代港督的那個預言: "My anxiety is this: not that this community's autonomy would be usurped by Peking, but that it could be given away bit by bit by some people in Hong Kong" 那些人,有你,也有我。」(2014-08-14)

         Manincentral CK〈我的四個撐建制朋友(四)〉︰「『我講過好多次,我並唔係五毛,我嘅立場係一貫地中立的。我只係以事論事,冇偏坦任何一方。』朋友 D 這番說話,我聽過無數次了。朋友 D 是個很活躍於社交網絡分享政見的人。……這些文章,絕大部份都是對泛民議員的指控。……他撐建制的立場,我認為相當明顯,但他一直都否認,他是一個建制派的支持者。『咁你又成日周圍 send 埋嗰啲鬧泛民、鬧佔中鬧黃之鋒嘅文章俾朋友?』我問。『我係幫大家平衡一下資訊啫。』朋友 D 答得理直氣壯︰『大家平日成日接收咁多毒蘋果嘅資訊,洗曬腦啦。你哋總係以為呢個世界,泛民就一定係正義嘅,建制就一定係邪惡既,政治係好污糟好複雜㗎,邊有你哋諗得咁簡單。』……我曾經跟朋友 D 提過,你常常將那些政客的醜聞 send 給我們,對我們這班人,沒有效果的。朋友 D 說我們被泛民政客洗腦,所以要給我們另類的資訊,讓我們『睇清楚』這班人的真面目。Oh Please。活到這個年紀,我們早就不再相信政治明星了。我們也從來沒有認為,泛民的政客就必定是高尚正義的人,我反而傾向相信,天下烏鴉一樣黑,人性就是不會可靠。我們相信的,是民主理念和制度,不是民主政客。……以前大家會老土地講,立場不同但會互相尊重。今時今日,呢套其實係咪已經過曬時?我明白,以前政治立場不同冇所謂,因為我點諗根本對你冇影響,你相信啲乜也影響唔到我嘅生活。所以尊重,也變得容易了。但今天不同,你覺得我撐佔中會阻你發達,你覺得我反佔中,又會讓我一世為奴。如今別人的政治立場,會直接影響個人利益……此時此刻唔同你死過,更待何時?當反佔中運動出台的時候,我想不通的一件事,是當社會上有一些人打算做一些事,你不予以支持,是否就有需要去組織一個『反』他們的運動與以抗衡?反政府反建制的組織,世界倒是有好多,但支持政府又或者是反對個別民間活動的組織嘛(仲有本事搞到咁大…)…大概是我孤陋寡聞吧。香港這次撕裂,罪魁禍首……你懂的。」(2014-08-16)

        翁子光(傳自 Facebook)︰為什麼 TVB 每次在藝人版報導了所謂的「負面」新聞之後都要站在道德高地上,都要雪藏這些藝人?這件事,怎麼說,馬賽都是受害者,起碼是受害者之一,難道就不能說公司會支持自己的藝人渡過難關?就不能說譴責侵犯私隱及公開視頻的人?難道馬小姐不會為影片流出而飽受精神壓力?TVB 對每次承受負面新聞壓力的藝人都只會是落井下石,說明所有藝人對 TVB 來說都只是「工具」(可能只有汪明荃、林峰和曾志偉不是),而從其主要節目取向來說,TVB 從來都只是娛樂平台,嚴重缺乏文化追求(「江山如此多 fun」已經是多少年前的節目,而「尋找他鄉的故事」是亞視的),引證了所謂的(假)「道德」跟「文化」完全沒有狗屁關係。我個人對馬賽沒有特別感覺,沒有留意她的演出(是不是沒有特別值得留意的演出?),但當她較早前被問及與汪小姐的感情時,她只是迴避而沒有否認,從對同性戀的不反對而默認了性取向,也是值得尊重的,這點尊重,是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出於對其他人個人價值取向的尊重,而不是與任何道德有關的判斷。假設有一天陳志雲承認了自己是同性總者,他還可以任高層嗎?假設俞琤不是俞琤,張國榮不是張國榮,大家又會怎樣看?所以何韻詩和陳志全的勇敢,真的不是說笑的,我不認為她們是英雌英雄,但真實的人格是最可貴的,TVB 近年何曾讓我們看到有哪一個「真實」的人?除了低俗空洞的調笑、虛偽的煽情苦情、落伍的激情火爆浪漫,真的有什麼能讓我們靜下來細看的嗎?……TVB 的墮落正是因為「體制」壓倒「真實人格」,電視台再沒像 80 年代產出周潤發、劉德華、梁朝偉這樣可以誇越電視和電影的偶像,因為現在的所謂的「藝人」再不真實,不敢說話,不敢做自己,在台裡拍過收視好(其實是因為沒對手)的劇,以為自己紅了,卻仍然是不敢說話,無從表現真實人格魅力的小乖乖……如果我是馬賽,我不會向 TVB 作出任何解釋,我個人生活,沒有犯法,關你 X 事?

2 則留言:

  1. 反佔中人數固然是一個 issue;但我們更該發問的是:為甚麼會有那麼多議題跟他們全無關係的大陸人參加遊行?

    整個「反佔中」campaign,皆共產黨操盤,X 融只是一個站台小丑而已。中共今次公然大量動員國內人來港,參與政治運動,這才是昨日這場大型鬧劇的可怕之處。

    回覆刪除
    回覆
    1. 爛鬥爛,他們的目的只是恐嚇真正沉默的大多數,不要來淌這渾水,正途行不通,比爛我更爛,就是要所有人眼睜睜看著他們歪曲事實而無法出聲,逼你「屈服」,太恐怖了……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