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日 星期三

2014 年 7 月 2 日︰THE COLOURS OF DEMOCRACY


Time Out Hong Kong
THE COLOURS OF DEMOCRACY︰As the rain comes out, so do the umbrellas


誰說香港言論自由越來越高?


        向西村上春樹︰2014 年渣打馬拉松參加人數為 73000 人,如果今日由維園出發的遊行人數只有 92000 人,咁當時o個 73000 名參加者係點跑得郁?本人對渣打虛報馬拉松參加人數表示極度憤怒﹗
健吾︰我的朋友如是說。

        香港各界慶典委員會執行主席鄭耀棠說今年有約五十萬人參與慶回歸活動。警方說九萬人從維園遊行遊行,結果可癱瘓中環至天后的交通,五十萬賀人回歸,豈不是可癱瘓整個港島以至九龍新界?如果真的有那麼人賀回歸,其宣傳海報又豈需用上「複製人」呢﹗政府弄虛作假,今早梁振英更回避學子,傳媒逐個歸邊,議會庸人無數,這樣的政府,怎能教人信任?
        沒有真正的普選,這樣的篩選只會繼續下去。上圖為法新社淺析香港特首選舉。

        AFP news agency (Agence France-Presse)︰As thousands march for democracy in Hong Kong, here's a look at how the chief executive was picked by 689 elites in 2012.
        趙雲〈你給了我富裕的家,我給下一代建立公義社會——給爸媽的信〉︰「這四年間,我們家中添了兩位新成員,哥哥嫂嫂誕下的長子和次女,笑聲哭聲和每天牙牙學語的事都逗得全家充滿歡欣。看著出生不到一的小男生的照片,我更篤定我做的事是對的,不,應該說我做得不夠,應該做得更多,更認真地思考我們在遊行過後,每天在自己的崗位上如何做連結,對抗白皮書,對抗更多更多的不公義。三年後我就三十歲,你們常說,好命的話我已做了人家的母親。昨晚我看著比我年輕十年的學生們在遮打道過了一整夜,我只覺得虧欠。你們說,如果我被捕,受傷,怎麼對得起你們?我想了很久,終於想通:父母的恩我們一世也還不了,只有透過貢獻下一代來 pass it forward。正如我們今天稍為安逸的生活,都是踏在前人以血淚爭取過的路上:沒有前人爭取自由平等博愛,爭取憲法、爭取廢除奴隸制,我們甚麼也不是。如果我們不為下一代做點甚麼,那就只是 freeride 前人的血與汗。感謝爸媽的辛勞,讓我和哥哥從不愁吃喝。你給了我富裕的家,我就給下一代一個公義社會。Pass it forward。」(2014-07-02)
我自己的見聞︰

  凌晨十二點。終於來到特首辦。照片雖然模糊,但「學民思潮」的旗幟正勇敢地飄揚。甫來到,遇見有人不適,但見人群中立時有數位醫生主動跑出來幫忙。在香港這一屋簷,雖互不相識,仍守望相助,一同向不義發聲,這就是真正的「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精神吧。(2014-07-01)

  昨晚與幾位中學摯友一同參與遊行。相識十多年,我們平日雖也會談政治、論時事,畢竟聚會時總是風花雪月、吃喝玩樂居多,但今年政治氣候如此惡劣,政府表現這般醜陋,大家每次相見,不禁都搖頭嘆息,連以往少談政事的醫生朋友,也同為香港前景感到憂慮,不欲當權者為所欲為多行不義,決意站出來表達意見,不能坐以待斃。儘管我們能貢獻的只有一雙腿,但稍盡綿力,聲援學生,至少是我們能夠做的事。昨晚我們在政府總部待到深夜一點左右就離開了,在晚間,母親來電問我何時回家,她不反對我遊行,只輕輕對我說千萬不要佔中,一時間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今天讀趙雲〈你給了我富裕的家,我給下一代建立公義社會——給爸媽的信〉一文,心中也有點慚愧,身為大兒子,我是應該就公義向爸媽解釋得更多更好的。睡了三四小時,今早繼續回學校上班,但仍時刻留意新聞,看到抗爭者成功闖過八點時限,甚為鼓舞,當然往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今天朋友們繼續熱烈討論七一。有在銀行工作的中產朋友對我們說不甚討厭共產黨。相識十多年,不可謂不兄弟,但面對政治分歧,難免想到梁文道不久前〈敵友之辨〉一文,對此我沒有答案,只是不禁感嘆。昨日還有不少「奇遇」。遊行至灣仔街頭,我偶遇曾在我心頭上泛起漣漪的某個她,我和她打個招呼,她的男朋友立即就拉走她了。其實早與她失去聯絡,我已不怎麼感慨,畢竟只是淺淺的漣漪,但偶然相遇,在這一刻大家都有共同的信念,感覺也挺有趣的。途經大有商場,我好像看到了專欄作家月巴氏。到了特首辦,遇見我很佩服的作者郭梓祺先生,冒昧上前與他談了數句,這是我第一次與他對話呢。在追求民主、自由的路上,志同道合的朋友,總是會走在一起的吧。(2014-07-02)

2 則留言:

  1. 我母親也來電,本想反對我遊行,後來我不斷保證很安全後,她就對我說千萬不要佔中。
    and我也有奇還,撞到舊男友+他的女友,幸好他見不到我。:P
    我除了2003年第一次七一遊行外,都沒有在維園出發,今次hardcore地由維園起行,整個遊行連晚飯歷時八小時,都咪話唔辛苦。不過今次遊行,體會比之前幾年更深。and最近看了很多相關文章,開始建立自己對時勢的看法。

    回覆刪除
    回覆
    1. 無論立場如何,我覺得決不可犬儒或騎牆,有些朋友擁高等學歷月入甚高,但講起時政真係無知至極,甚至冷眼旁觀毫無立場,那實在是令人很可惜的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