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2日 星期二

閒讀偶抄︰2014-07-05 至 2014-07-22

       有線電視新聞副總裁馮德雄 9 月離職、《信報》副總編輯楊健興下月離職;(學界)《文匯報》指鄭宇碩涉騙特區護照、蔡子強遭某婦人刻毒批評……時局是如此昏暗,我們是如此感到無力。難怪漫畫家也只能寄望「燈神」之力能拯救香港。這當然是說笑,苦臉的說笑。離譜的是連政治漫畫家的 Facebook 帳號也被打壓,誰說香港還是自由之都?
        蔡子強〈無力正乾坤〉︰「當再多人上街,再多人舉牌,再多記者追問,特首梁振英也可以視而不見,直行直過時,我還可以如何說服別人,不要用上激烈的抗爭手段?我真的十分擔心,公民社會與政府開戰,已經瀕臨一觸即發,但又再想不到可以用什麼理由,叫大家,尤其是年輕人,再給這個政府多一點 good faith 和耐性。最近,我在不同場合和朋友聚會時,都不約而同聽到,說他們手機上都有不同的 WhatsApp 群組,近日都為社會上的政治爭拗爭辯到臉紅耳赤,幾乎要到割蓆絕交的地步,社會已經進入一個撕裂的狀態。劉兆佳說,兩大陣營都傾力宣傳自己的立場,進入一個『competitive mobilization』(競爭性動員)的狀態。我不知道,我還可以當一個溫和派多久,還能夠有多久可以如此苦口婆心的寫下去……」(2014-07-10)
        練乙錚〈工人無祖國 資本有顏色?〉︰「大陸《央視》昨天報道,中國銀行某分行(可能是廣東分行)夥同移民中介機構,發展洗錢服務,對象是大陸那些先富起來的人,方法是以『投資移民』招牌作掩護,滙出款額動輒幾十萬至數百萬美元,手續費大概在千分之三到四。其實,這不是中行的第一單洗錢新聞;去年,中國銀行在美國紐約被起訴,罪名是幫助哈馬斯和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洗錢。大陸企業不透明之極,其中尤以國企金融機構為甚,所以幹各種壞事也難被發現。這些不法行為,也愈來愈多在香港的『紅色資本』經營的大公司如華潤、光大等出現。香港人這幾年來奮力反對『地產霸權』,但長遠而言,紅色資本對港人的威脅和對『香港品牌』的損害,才最值得擔心。……(車峰案)後面是否牽涉極高階層的『內幕交易』(insider trading)呢?現時無人知道,但表徵大家有眼看(聯繫《明報》劉進圖遇刺險死之事一併考慮,真正『令人倒抽一口涼氣』)。……『港股直通車』好,人民幣離岸業務好,如果量方面提高了,但質方面的優勢失去的話,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很可能不保。挾北方政治勢力橫掃,紅色資本很可能是令香港失色的第一破壞力量。……好些年來,港人因為生活壓力,反對『地產霸權』。然而,那幾乎完全是經濟層面裏的矛盾,與勞資糾紛的性質相近。筆者認為,港人面對未來,更大的威脅來自紅色資本的滲透。這個威脅比地產霸權尤甚,因為除了經濟方面的掠奪(不排除先有一點『讓利』),還隱含政治的收割。」(2014-07-11)
        必須整篇讀。不單是因為喜歡看【康熙來了】,整篇文章是台灣與大陸經濟狀況、娛樂文化、媒體生態的消長的縮影,很值得香港人借鑒﹗馬李靈珊︰〈「康熙來了」十年記:最好的時候過去了嗎?〉(2014-07-10)
        主流、較多、不少,數目如此模糊,能稱得上嚴謹的「報告」嗎?這些「不少」的意見究竟有多少?超過八十萬嗎?假如這些所謂高官今天去考中文綜合卷,必須重新學習引用、整合數據的功夫呢……
        丁學良〈中國治理香港的「劣勢」〉︰「面對著像開水鍋翻滾的香港政局和民情,中國大陸官方人士和為數不少的老百姓頻頻發出尖銳指責:『你們如今天天向中央政府要真普選,當年在英國殖民主義統治下,你們為什麽不要求搞民主?』言下之意,是香港人『賤』,『甘當英國殖民主義的奴才』。……這個至今讓中國官方和無數大陸人民惱火的問題,只能放在整個中國近現代史的大背景下去疏理,才可以悟出真相。……英國治理香港的最後半個多世紀裡,絕大多數香港居民之所以不願意奮起反抗殖民主義,並不是因為殖民制度有多麽完美,更不是因為香港人特別『下賤』,而是因為中國內地長時期多種形式的大動亂——全面內戰、鎮壓反革命、土地改革、三反五反、大躍進、大飢荒、文化大革命等等,使得香港比較起來是一個不那麽可怕的避難所,普通華人在此能夠謀生、發財、寫作、圖進一步的發展。他們最擔心的是:如果這塊避難所喪失了,他們就會過與故鄉同胞們同樣可怕的那種生活。所以極少數的英國殖民主義者,統治比他們人數多幾十倍的香港華人(在那個時代,華人占本地人口的 96%-98%),就比較容易。作為華人,你要是極痛恨英國殖民主義制度,不安於現狀,那你就回你的故鄉去;你要是組織群眾試圖推翻殖民主義制度,港英當局就驅趕你回故鄉。這樣的『比較優勢』英國當年有,如今的中國卻沒有——今天香港居民中的絕大多數,你無法讓他們繼續有一種『被殖民地保護』的心態。他們的普遍心態是:『殖民主義者已經走了,我們要把自己的家園發展得越來越好。』對於那些非常不滿目前的香港政治制度、企圖發動群眾改變它的骨幹分子,你也不可能把他們驅趕回故鄉,相反,中國內地政府這幾年來能夠做到的,是堅決不許他們回內地去,怕的是他們在內地鬧事。」(2014-07-10)
基礎知識,學習、反思,想想個人可以做甚麼︰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動畫簡介

        黃俊邦〈蔣麗芸指自己非由公民提名參選立會 謝志峰諷無正常頭腦〉︰「城市論壇今日討論政改諮詢報告,民建聯副主席、立法會議員蔣麗芸及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出席,事前已預計會擦出火花。蔣麗芸在被黃之鋒問到如何看待公民提名時又有驚人言論,黃之鋒指她亦是由公民提名參選立法會。蔣麗芸竟回應指自己是『永久性居民』提名,她亦不知『公民』指的是什麼。主持謝志峰也『發火』指『有正常頭腦既人都知公民提名的公民是指選民』。蔣麗芸指自己由『永久性居民』提名的說法,明顯是不準確。『永久性居民』亦不一定有權參與選舉,必須是登記為選民的『永久性居民』,才可以提名區議會選舉及立法會選舉候選人。蔣麗芸在論壇上似乎故意混淆公民提名中的『公民』所指……」另,引自【學民思潮】專頁︰「蔣麗芸:『全世界只有 5 個國家有公民提名,例如係哈薩克果 d 咁樣,發達國家係一定唔會有公民提名既!』黃之鋒:『想回應一點,其實俄羅斯、芬蘭、波蘭、葡萄牙、智利、冰島都係落實公民提名既,我就咁數都有 6 個國家啦,邊會得5個國家咁少。請蔣議員搞清事實,唔同冰島唔係發達國家咩?』」附註︰落實公民提名的世界地圖(2014-07-20)
        胡說八道,豈有此理﹗不拍香港特色的電影,香港電影業只會死得更快,電影人只為淪為內地廉價勞工﹗【信報】身兼香港電影發展局主席的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馬逢國在內地出席活動時表示:「長遠來說,香港電影不應該再強調港產片,港產片只會慢慢成為華語電影中很有特色的一種類型電影」,呼籲兩岸三地合作推動華語電影。翻查資料,馬逢國上月接受報章訪問時亦作出類似論調,指香港電影業界不應再緬懷港產片,而是要拍華語片和拍出香港特色。他又拒絕用「本土」一詞,稱 「內地市場就是香港的本土市場」,香港製作必須衝出香港,在更大市場競爭。中新社報道,馬逢國在山東表示,香港過去最能吸引觀眾的電影均「香港味」十足,取材自香港現實生活、以港人觀點看問題,或出自香港靈活製作方法,但如今港產片一年不多過 20 多部,若電影發展局不參與支持,可能降到十幾部,背後重要原因之一,是內地電影市場快速發展,由封閉狀態逐步轉向開放,合拍方式令境外電影可進入內地,故吸引了大量香港投資者和電影業轉向內地。馬逢國又指,香港味濃郁的影片寫實居多,投資額不需很大,也不需要合拍,導致失去了內地市場;而內地投資者又不了解香港實況,無意投資這類電影,令香港電影出現一個青黃不接的真空狀態。他指去年 10 月的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開放港產粵語片在內地同步發行,但具體落實還有一些障礙,希望兩地盡快溝通。馬逢國背景親中,是港區人大代表,曾任電影機構高層,及多部電影監製和出品人。在特權法調查免費電視發牌風波中,馬逢國在業界強大壓力下無投支持票而投棄權票。(2014-07-20)

  JohnCoal〈政治捐獻有罪?〉︰「在政黨政治成熟的地方,政治捐獻最大的問題不在於誰捐給誰,而是擔心太大額的捐款會讓政策傾斜或者個別利益集團壟斷政治發展。奧巴馬第一次當選最有效的宣傳運動,正是透過宣傳自己網上大量的小型捐款,來推廣自己的認受性。而完善的民主制度,是應該讓政治人和政黨有公開財產的途徑,讓公眾監察他們的財政狀況,在有利益相關的情況時,至少做個退席表示中立。因此,政治捐獻其實不是問題重點,重點是政治人和團體的資源監管問題,也是政黨政治是否成熟的問題。」(2014-07-22)

  健吾〈某種定位格式〉︰「大學生不『讀書』,輕視知識,蔑視『不同』,只求安穩的香港,年輕人總想找最安全的路,然後覺得自己留在那個安全區(comfort zone)一輩子就叫不過不失,活得不錯。當有些人為了一些更大的目標和理想奮鬥的時候,我們就爭着去等,去期待他們『仆街』。回頭再看自己,又會覺得自己的人生沒有可能性。 一個不讀書的人,往往不能有創意地自處。結果他們想很多、煩很多『要不要和女朋友結婚』、『怎樣才能夠生孩子』等問題,一些表面上好像沒有出路的問題。當你對他說:『你是不是可以更有創意的處理自己的人生?』他就悻悻然地回答我:『健吾,你唔明喇﹗你都唔使結婚,你點會明?』 唔……說不過去,就說你『邏輯』有問題,或是你『根本不會明』。香港,有很多這樣的人。」(2014-07-22)

2 則留言:

  1. 主場新聞結業了,想不到連舊文也看不回,有心人建立了一個facebook group「用住先」,不知你加入了沒有?https://www.facebook.com/housenewsbloggers (主場新聞博客群)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幾日我去了旅行,在外地收到這消息,既驚訝又慨嘆,我還未能整理到自己的看法呢……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