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5日 星期六

閒讀偶抄︰2014-06-15 至 2014-07-04

        安裕〈沉香記(二○一四)〉︰「今天談一國兩制似乎老舊了些,一九九七年出生的都快要考文憑試了,這個時候再說九七年之前十幾年像是講天寶前事。不過,所有經歷八十年代初麥理浩見鄧小平後一直到今天,心情不會輕易平靜下來。人的信心從沒有到有再到快要乾涸,類似的折騰在近代罕見。……國家世代交替黨政輪換都常發生,然而像今次那樣等於是把憲法再次詮釋,匪夷所思。……當年中共不是西德,無氈無扇,既不是經濟大國,也不是人間仙境,靠的是開出一張期票『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賣的是一個『信』字。香港人精刮得厲害連迷債都有膽買唯是不敢多碰期貨巿場,可八十年代初的香港便是要在『信』與『不信』之間作出抉擇。……中英談判是在互不信任、港人無以投票之下的產物,英國祭出港人也應參加談判的『三腳苐』策略,中共堅稱這是中英之間的事,港人無角色。那時中共的策略今天來看其實稍見端倪:港人在中共的策略版圖到底在哪?……」(2014-06-15)
         不是所有 40 歲以上的都是如此,但為數確實不少……庫斯克〈他們看不順眼的世代〉︰「現在的 80-90 後,是第一個互聯網世代,那些 50 歲以上的人不會明白為什麼他們對社會有那麼多不滿、不會明白他們怎樣組織起來、不會明白他們為什麼對公義之類不能當飯吃的價值觀那麼執著。他們不會明白,這互聯網世代,比起上幾代人同一年齡的時候見到的東西很不同。上幾代人,他們大部份在中小學階段的時候,還是在一個非政治化的溫室(除非在左校讀書)長大,他們在高中的時候,絕大部份都不知道什麼是三權分立、社會契約、民權運動、文革、國際人權公約、平權、左右翼的分別等等,很多人到大學畢業到工作,對這些概念也是一知半解,他們有時間,也花在考專業試、研究股票、樓市、兒女入學秘笈等。在他們眼中,官員、高等華人、教授、電視就是權威,是不能質疑的。他們看不起和看不順眼的那些新生代,懂事的時候已經會上網,上網是像呼吸一樣平常的事。他們每天上網,大部份時間都是在打機、煲劇、看漫畫、看成人電影、看綜藝節目、自拍放上網、Facebook / Whatsapp 八卦朋友圈子的消息,可是,他們總會有一點時間會看到有人分享『其他東西』,例如動物權益、平權運動、印度強姦案、烏克蘭抗爭、反高鐵運動、反國教運動、小圈子選舉、梁振英如何說謊、李旺陽慘案、烏坎事件等等。現在的青少年,看過 Michael Sandel 公開課的比例,一定比中老年人看過的比例多。他們所認知的世界,跟上幾代已經很不一樣,他們認為重要的東西,也跟上幾代人很不一樣,在他們的世界,官員、高等華人、教授、電視不再是權威,而是能夠直接對質的。 ……當大家聽到身邊 40 歲以上朋友,看著無線重覆立法會衝突場面和官員譴責聲明但完全不提示威者提出的質疑,然後說『個社會好亂囉』的時候,就會明白我在說什麼。」(2014-06-15)
        健吾〈當東西壞了,我們會修理〉︰「其母鍥而不捨:『你睇新聞啲人衝擊立法會,好危險!唔好加入呢啲會呀。』學生心想,唉,原來 TVB 洗腦,真的是成功的。對師奶而言,去示威 = 暴力 = 廢青 = 警察打人是應該的……『……總之,讀多啲書,儲多啲錢啦。』母親就是這樣。你讀完大學,就說你為什麼不讀碩士。你讀完碩士博士,就問你為什麼不買房子,到你買了房子,他就會問你為什麼不做特首。……學生經歷這次小型家庭會議後,深受感動,在網上感言:『宜家做年輕人真慘,畀人標籤抹黑污名化。玩音樂,畀人叫廢青;關心社會,畀人叫憤青;遊行示威,畀人話激進。年輕人係咪仲衰過黑社會呀?』……另一個學生投身社會後,見到很多中產。他們的政治意識,比師奶還要差。如 A 師奶就對學生說:『唉呀我望到新聞上星期好多人衝擊立法會,真係好乞人憎,人哋話收返西北塊地就反對,啲人都話根本影響唔到有份衝擊嗰啲人,人反佢又反。』A 師奶根本搞不清楚,究竟是東北還是西北,她沒有見過任何一個有出席的示威者,都可以肯定所有人『為反而反』、『人反佢就反』。而 B 師奶就更好嘢:『係啦,我就無睇新聞,但係我好憎長毛陳偉業范國威,啲嘴臉衰到呢……』……香港,有很多這類人。這種有很多很有錢,不問政事,只看 TVB 就以為自己得悉天下,覺得自己的成功是『基於自己努力』而不是社會給他們機會的人。這些人面對電視畫面上那幾分鐘的『暴力』行為,他們會對青年人說:『咁唔鍾意,移民囉。』」(2014-06-21)
        林夕〈如何才不會被騎劫〉︰「跟一個熱心但冷靜到患上表態潔癖之人,討論全民公投的事。冷靜人說:去投這票,就算不被佔中運動騎劫,佔中背後又不知有多少政客混水摸魚,各自盤算着自己的利益。出來的投票數字,還不是任由他們解讀?我說:得了,知你有智慧很有眼力了。若對泛民失望,就無所作為,這才叫絕望。你可以對佔中有保留有看法,也可以覺得佔中搞手搞得不如你理想;但你不是被這個騎劫,也一樣被騎在我們頭上多年的終極 boss 再重重的劫一次。這次投票數字偏低的話,更被洗劫一空。你可以覺得三個方案都是主張有公民提名,還投甚麼?既然不可能通過,去投票,有意思嗎?有,預知被宰的羊,臨刑前也要大聲喊救命,才死得有尊嚴,才能向世界警告豺狼有多恐怖。那一票,是要表白冤情:『我是被謀殺,不是自殺,我死不甘心。』最後我對冷靜人複述我對他同類人說過的話:『沒那麼簡單,也沒那麼複雜。到頭來,有些事,做得對中有錯,也比錯過了,結果什麼都沒做好。』世界不會因為你怕惹是非而讓是非更分明,也不會因為你隔岸指出它是攤渾水而變清明。」(2014-06-22)
        嚴飛訪問梁文道〈和梁文道談香港的新一代〉︰「這幾年的香港,我看到最正面積極的變化就是香港年輕一代很有朝氣,很有希望,儘管他們不知道前途是否樂觀,但他們想改變香港。這是因為『九七』後香港面對過好幾次大規模的政治、經濟危機,比如說『非典』等,這麼多事件,加上香港本土愈來愈大的貧富差距,使得愈來愈多的年輕人開始問香港到底怎麼了?香港是誰的香港?香港在變,在重新懷疑過去,重新定義什麼叫做香港。在這個變化的過程裡面,主力就是這群年輕人。他們不再相信過去的成功模式——上一輩的人或者我這代人努力唸書,好好工作、努力往上爬,你有機會又聰明,總有一天能登上社會最頂端。即使做不了李嘉誠,也可以做李嘉誠之二或其副手之類的。這裡明顯蘊藏著一個社會向上流動的階梯,但現在的年輕人覺得這個階梯並不存在,就算有他也不想遵循這個階梯往上爬。他們覺得你不可能登上頂端,一種壟斷的差序格局已經形成。對於政治也是一樣,以前香港的年輕人對政治很冷漠,只想著如何賺錢。但反觀今天香港的年輕人,他們對政治濃厚的參與性卻大過以往任何一代。因此,這些年輕人會有很多橫向的聯結,你也會經常看到現在好多藝術家都在參加各種社會活動。今天的香港,你從事文化創作就意味著你必須要參加社會運動。……不只如此,他們會反省香港一直以來的邏輯。什麼叫香港的邏輯呢?譬如說碼頭拆卸,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十多年前就沒什麼大問題,而保育運動也只是這十年間才流行的,甚至不是十年,是這五年甚至更近的時候。以前想拆就隨便拆,香港就是這樣,為什麼可以隨便拆?因為拿地蓋樓發展經濟,是天經地義的、很邏輯的一件事。香港的生活方式,不管是經濟、社會還是政治上的,我們那一代人主流上是不會去攻擊、不會懷疑的,我們想發展文化,但是真正要改變這個社會主導邏輯的這種想法卻並不強烈。我覺得我們這代人大部分是認命的,但是下一代人與我們的區別就在於,他們看到大陸很多地方的東西以後,認為大陸跟香港不一樣,所謂的開放也就在這方面吧。他們會覺得香港人可以有另一種生活方式,有另一種選擇,香港的城市發展邏輯可以有另一條路,此時他們會有一種抱負,即香港要不要改變,應不應該改變,怎麼去改變,並且這種抱負會愈來愈強烈。我覺得這代人的特別之處就在於,一方面,他們會非常強調本土性地熱愛香港,但另一方面,他們的愛包含著很強烈的改變香港的願望,而這個改變是很徹底很根本的改變。因為這樣的改變是建立在之前他認為『香港是什麼』這個問題基礎之上的,他們想提出一個完全不同的答案。他們愛香港,他們是香港本土意識下成長的一代。」(2014-06-23)
        健吾〈你真的要知道這個世界有一種人〉︰「在看面書的你,真的,你真的要知道這個世界有一種人,你是不會明白的。……在那兒,我看到很多甜品、很多自拍、很多似是而非『思考』,很多 middle 體,很多感言。其中有一段,是這樣說的:『如果問我,我真心覺得香港已經唔再係一個值得定居嘅地方。唔係因為無普選,唔係因為樓價太高,亦唔係因為環境擠迫,而係現今社會的人已經非常暴戾,歪理通處都係,已經變成真理。我單純想分享我作為一個普通人的感受,不是講政治,不是講選舉,亦不是映射什麼,簡單一點,我只係擔心自己下一代而已。……我在想,的確問題係要解決,但係點解而家嘅人只要唔立即得到自己要嘅野就會用暴力、激進嘅方法去處理,以得到利己的結果,跟住就會塑造成件事係被迫,自己係受害者,把事情合理化。……我重申我無咁宏觀亦無咁好心情理什麼政治話題,我只係現現實實面對生活……所以,如果我有能力,日後希望可以移民,但係就算我無能為力,我都唔會破壞,做好自己要做的吧。』……我看到這兒,大概也感受到那種實感。那種平日只會在臉書放食物照、旅行照、家庭照,小孩照,就說自己要感『欣』生活的香港中產,六四的時候都會打一句『民主不死』,然後會跟你說這些話。更有趣的是,同樣是保育議題,新界東北呢?關我什麼事?香港只剩下六十一條中華白海豚呀?關我什麼事?一千六百隻熊貓呢?人人參與,快點拍照。」(2014-06-29)
         Manincentral CK(轉自 Facebook)︰「我贊成這個有關《蘋果》的觀點。大家都明白,《蘋果》嘅報道通常都唔會好公正,但大家心裡卻更加明白,這份報紙嘅存在對這個城市的價值。」利世民(李兆富)是典型吹水佬,但這次確實說中了事實。利世民〈求存〉︰「有人說,是《蘋果》在煽動民情,唯恐天下不亂。對不起,《蘋果》沒有這般能耐;而且有理由相信,《蘋果》的影響力正在遞減當中。久不久總有些學者搞個甚麼『傳媒公信力』調查,《蘋果》總是最沒有公信力的一家報館。不過,我單純主觀正面地去想,調查也可能反映《蘋果》的讀者群最具獨立思考能力,報紙說的話不盡信,但求知道這份報紙代表社會的某種觀點。我認識有許多朋友,是一邊看《蘋果》一邊鬧;但他們堅持要看要買,就是怕香港連這一點聲音也容不下,說明這個城市大勢已去,正式成為中國的一部份。今年七.一動員最有力,應該要數吳亮星。其實北京想香港多點和諧少點紛爭,不用找黑客去攻擊《蘋果》,只要取締那不才的吳亮星就夠了。《蘋果》只是個讓人放嘴炮的基地,傷不了香港分毫,但吳亮星那份笨拙,肯定有違香港核心價值。香港人心底裏就是崇拜能力;讓沒有能力的人掌握權力,總會令香港人無名火起。」(2014-07-02)
        注意——這是《東方日報》今天的社論,儘管內容仍是一貫「東方」思維,將所有罪責推給曾蔭權,又不無恐嚇香港人,要求北京大手干預香港事務,但其批評北京的論調,與及最後「一拍兩散」、「乾脆放手」的兩點建議,更是教人「震驚」﹗《東方日報》正論〈十七年不堪回首 舊江山渾是新愁〉︰「炎炎夏日,陰晴不定,但沒有阻擋市民上街的步伐,回歸十七周年的昨天,五十一萬人參加了大遊行,一舉打破○三年五十萬人上街的紀錄,充分顯示港人對現實的不滿以及求變的決心。○三年香港遭受亞洲金融風暴及沙士雙重打擊,樓價大跌、經濟低迷、失業率高、遍地負資產,加上二十三條立法添煩添亂,導致民怨沸騰;如今經濟環境相對好轉、失業率低,也沒有負資產問題,民怨反而更大,遊行人數反而更多,這難道不值得特區政府及中央政府好好反省嗎?……香港問題千頭萬緒,深層次矛盾日益惡化,港府管治混亂固然是導致民怨爆煲的原因之一,而政改爭拗白熱化更是引起社會躁動不安的主要原因,對此,港府有責任,中央也有責任。反對派議員形容香港局勢已非『溫水煮蛙』,而是『滾水淥蛙』,雖不中亦不遠。……『五十年不變』的承諾才過了三分之一,香港已經面目全非,『一國兩制』荒腔走板,『港人治港』變質變味,香港走入死胡同,根本不知何去何從。……目前中央大概只有兩種選擇,一是寸步不讓,與反對派一拍兩散,即使香港大亂也在所不惜;二是乾脆放手,任由香港再度回歸西方懷抱,這也許反而可以帶來另一條出路。到底如何選擇,已不容繼續猶豫不決!」(2014-07-02)
        「沒有決戰,只有持久的長期抗爭。」這句話很值得咀嚼。這是近日最重要最客觀最見功力的一篇文章。的呂大樂〈解讀「佔中」近況〉︰「近年很多年輕人都在問:七一遊行過後,又怎麼樣?……崩盤式的變天是非常規的、不常見的狀態。群眾當然可以對此保持希望,但是如果因為未能見到這種期待中的巨變,便開始怪罪於有人不夠堅定、行動未夠激烈、又或者群眾未夠團結,將注意力轉移到一個社會運動的內部因素(例如領導出現問題)的話,那是一個社會運動走向分裂的先兆。這是大型社會運動的常見現象,發展到某一個階段之後,便轉為一個內向的運動,花很多氣力去『捉鬼』(誰背叛了革命?),而忘記了它原來還有很多群眾尚未爭取過來。革命之所以尚未成功,關鍵不在於鬥爭路線把持不住,而是它開始滿足於面對已有的群眾基礎,在運動的純潔性的問題上大做文章,反而忽略了仍有需要去爭取更多支持群眾的重要性。……『佔中』的最大威力,不在於佔領的動作……,而是它的感召力。作為一個(至少在形象上)無私的、宣揚愛與和平的、(因經過反覆商討)理性的運動,再加上參與者願意承擔政治風險,手無寸鐵的來反抗一個明顯遏抑民主政治的政改方案,會令它的對手顯得很難看、不光彩。它的致『武器』是將對手的真正政治面貌公諸於世,藉此造成一個尷尬的處境,爭取一線改變的希望。……熱中於跟北京來一次決鬥的激動分子,應另起爐灶,而不是繼續依附於『佔中』運動。若果他們決定留下來的話,下一個階段必定會出現對『佔中三子』進行批判——批判他們把持運動不放手、批判他們不夠堅定、批判他們另有潛議題,明搞鬥爭,實質上是溫和投降派之類。內部的分裂細胞一直存在於『佔中』運動之中,問題只是這將會以哪種形式表現出來而已。……『佔中』的新挑戰是如何回到它作為一個以感召力為主的社會運動。它不可能過激,因為假如如此,便再難維持其高舉愛與和平的形象。它不可能轉向激動,因為它仍要爭取主流意見中的很多社會人士。『佔中』的特點是以柔制剛,以守為攻,以被欺負的形象示人,而不是隨時準備終極一戰的好鬥之士。回到基本之後,我們便明白,『佔中』最(令當權者覺得)可怕的地方正在於它不怎樣值得害怕。七一遊行之後又怎樣?沒有決戰,只有持久的長期抗爭。」(2014-07-04)
        朋友傳來兩組最近透過手機廣傳的信息。一問一反問,誰有理誰無理,請自行思索。香港人承受不起分裂,但兩派人的思想與價值觀無奈是越來越遠。立場不同,本無不可,我們追求民主、自由,理應尊重不同政見,但太多 “Goodest Logic”,終究令人無名火起……(2014-07-04)

4 則留言:

  1. 多謝你的文章分享!... 現在遇到有相同/相似價值觀的人會讓我有一份莫名的感動,尤其喜歡你寫在最後的那段文字 ... "香港人承受不起分裂,但兩派人的思想與價值觀無奈是越來越遠。立場不同,本無不可,我們追求民主、自由,理應尊重不同政見,但太多 “Goodest Logic”,終究令人無名火起……" ... 非常認同!!...... 對香港人現在的分裂感到無奈和傷心... 同時為有你這個朋友感到開心幸福!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原來你也開了 blog? :p

      刪除
  2. No ar... 要開blog account 先可以留言... 因想支持一下你的文字,而FB 留言又讓人覺得我"激進"(超無奈!)... 便在這裡開account 留言... 我只是一個睇blog 的人😅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