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6日 星期四

2014-06-25︰請不要說,改天再會

        都說月巴氏是性情中人,每次都寫中我心坎。我其實從沒看過《半支煙》,但讀完了他今天在【AM730】專欄這篇〈我一世都記得 1999 年那半支煙〉,我彷彿已看過這部戲許多許多遍︰「我永遠記得,我是在(已不存在的)大華戲院睇《半支煙》。看的時間是下午,趁訪問與訪問之間的空檔蛇去睇。點解偏偏睇《半支煙》而不睇其他?15 年前的心理狀況,sorry,實在不記得了,畢竟是 1999 年的事。但我記得,個半鐘後,完場,播著謝霆鋒的《愛後餘生》——從來不是霆鋒 fans 的我,竟然強烈地愛上這首歌,愛到想即刻飛奔去 K 狂唱。……下山豹(曾志偉)問煙仔(謝霆鋒):『如果聽日起身你會乜都唔記得,淨係俾你記得一樣嘢,你會唔會淨係記得你條女個樣?』煙仔 hea 答:『邊條先?』(他有很多女)『我就會淨係記得佢(舒淇)個樣。』這一句,是下山豹給自己的叮嚀。……曾志偉終於見番舒淇了,但 30 年後的舒淇竟然仲 keep 住 30年 前嗰個樣?有可能嗎?當年有朋友問我,我當年答唔到,但而家答到:是絕對有可能的——因為當你真心愛一個人,你只會記住對方最好的時光。『呢個世界咁多嘢要記,搵啲好嘢記吖!』下山豹這樣說。」於是,情不自禁地,今天我將《愛後餘生》聽了一遍又一遍,然後,又情不自禁看了《半支煙》的結局。有說一個導演一生拍的都是同一部影片,假如我能成為導演,我只希望可一遍又一遍地拍曾志偉「重遇」舒淇然後共舞那一幕……(原文寫於 2014-05-09)
        曾志偉這記微笑,是甚麼意思?無奈?唏噓?後悔?滿足?感恩?是笑,還是哭?我依稀記得上次這樣笑是甚麼時候的事,可是我其實已有很多年沒「笑」過了。笑不出來了。在我錯誤的理解中,這就叫 Film Noir。有些笑容,總是我們永遠不會忘記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