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8日 星期一

舒琪談《KANO》在香港發行背後的故事

  復活節長假期,我去了台灣旅行,前前後後的日子又病了,最近看過的許多好電影都未有空寫,實在可惜,例如魏德聖監製、馬志翔導演的《KANO》,就是不容錯過的熱血佳作。今天舒琪先生在 Facebook 談到影片在香港發行背後的故事,很值得一讀,希望大家讀過這個動人的奮鬥故事,會對《KANO》感到興趣,趁最後機會入場欣賞,我肯定你會深受感動的﹗
        舒琪︰「我覺得我有必要表揚一下《KANO》的香港發行商曙光公司。自 6 年前的《海角七號》以來,它一直都是魏德聖電影在香港的發行商。我也是 6 年前在台灣在它公映接近尾聲時才看到影片的。我衷心喜歡這部電影。回香港後立刻四處打聽發行商是誰,就這樣認識了曙光的負責人 Dora。我向她提出了請求:魏德聖來香港宣傳《海》片時,可否到我們學校做一個講談。也就因為這樣,我才認識了魏導。

  《海》片在台灣打破了有史以來的最高賣座紀錄、振興了整個台灣電影工業,但在香港依然不被看好。在幾次的見面下,我看到 Dora 購下影片的香港版權,除了是門生意外,還帶著對電影一份衷心的喜愛和信念。魏導到香港時,市儈點說,已經是個名成利就的大導演了。但那次與學生的三小時對話裡,我看到的卻是個非常謙卑、充滿摯誠的電影工作者。對學生的不成熟提問,他都耐心而詳盡地逐一回答,甚至坦率地承認那些地方是影片的不足,帶著靦腆地致歉。這之後,透過 Dora,他每次完成一部新片,都慷概地不辭勞苦,一定會來學校跟學生見面。坦白說,他其實沒有這個必要,曙光也沒有義務每次都給同學們安排一場獨家優先放映,因為以我們學生的人口計算,那個宣傳效果其實十分低。

  從《海》片到《KANO》,魏導的聲譽一天比一天高,但在我們有限的接觸與交往中,我卻沒看見他有任何轉變。他仍一如既往地謙卑、坦率、誠實。只要你跟他有超過 15 分鐘以上的聊天,你自不然就會感受到那份由衷的 integrity,和這份態度帶給你的舒暢與充實。這幾年間,我目擊了他與 Dora 所建立的那份不僅是製作人與發行商的關係,而是一種為了一個一致的目標而奮鬥、作戰的夥伴感情。發行《賽德克巴萊》前,Dora 跟我說,影片成本高昂(在台灣由華納兄弟公司發行),作為一名獨立發行商,她應該沒有能力承擔它的版權費。但沒料魏導竟二話不說,還是把影片的香港版權交了給曙光。不用我多說,從本地院商的角度而言,《賽》片幾乎是一部不可能的電影——它有一個觀眾無法讀得出來的名字、它不但沒有明星,所有主角還是台灣原居民、它的對白百分八十是台灣土話,其餘是日語;最要命的是還要分上、下集,每集的長度都超過 2 小時……但曙光還是很認真、很落力的去宣傳、推廣。結果上下集加起來的票房是 500 萬港幣(《海》片是 700 多萬)。不很高,但以台灣片——加上上述障礙——來說,卻是一個驕人的數字。

  來到《KANO》,又是另一項不可能的任務——3 小時、一樣沒有明星、棒球、日語。Dora 兩次讓我第一時間看片。第一次是看剪接完成版,沒有 CG、沒調色、沒做音響效果。那次我是在『果子電影』辦公室裡看的。那天我跟魏導約的是下午三點,我坐早班機到台北,忘記了酒店中午前不讓 check-in。一如既往,我出門的前一個晚上都幾乎沒睡,只在飛機上小睡了不到一個小時。待到可以入住酒店時已差不多下午兩時,坐計程車往『果子電影』途中已忍不住打瞌睡。我一直忐忑不安:要是影片看到一半我睡著了怎麼辦?人家可是專誠給我特別安排的試映啊!我被帶到電腦室裡,戴上耳機,在一個 30 多吋的電腦屏幕上觀看。但結果是我由頭到尾目不轉睛、全神貫注地被深深的吸引著。看到三分之二,電腦不知怎地竟跳回影片開頭去。正當我有點摸不著頭腦時,魏導已推門進來,找熟悉電腦操作的同事調好畫面,我這才察覺原來他可能一直在房外偷看我的反應。影片的後三分之一,我當然是哭了。不過,因為尷尬,我還是後來在返酒店途中才發短訊告訴他的。

  半年後,影片終於大功告成。期間 Dora 不斷找我聊天,問我有什麼宣傳良策。我不做發行已久,早已跟市場脫節,想了一些點子,但相信作用也不大。影片在台灣首映,Dora 做領隊帶了幾名香港記者同行,因為她早就預估到影片在台灣一定反應熱烈,想香港記者們也親身感受一下它那股熱血力量。影片的 DCP 才寄抵香港,她便安排了一場試映,要我找不同的友好測試反應。我叫了幾名校內外老師和同學,個個流著眼淚走出電影院,但沒想到的是看戲中途,劉進圖就在影院外不遠處被兇徒斬至重傷。我們在震驚之餘,把自己與本城的急劇衰落,對比影片對台灣土地的厚實感情,和對一己信念的堅定追求,更感受良多。

  Dora 翌日給香港院商試片。下午她打電話給我,沮喪得像快要哭出來般。原來大部分院商都反應冷淡,有人還中途離去,最後只有一條院線答應提供兩家戲院放映影片。我愛莫能助,只能安慰幾句。但 Dora 卻堅定地說,她還是會按照原訂計劃進行一切宣傳活動,希望藉著見報效果改變院商們對影片的印象和信心。接著的兩個星期,她不停地安排試片,爭取口碑(我也幫手吹雞,給她做了一場)。結果逐漸在網上和其他媒體上都聚集了一股 momentum。影片在『星影匯』試映杜比全景聲版時(讓我們給音響設計的杜篤之歡呼三聲!),她走過來跟我說,影片的放映戲院數目,已增至 19 家了!但那還是一場硬仗,因為第一周映期後,院商為了迎接美國隊長,勢必大幅度縮減場次。不過她不會放棄。魏德聖、馬志翔、Akira 和一眾年輕演員,將會陸續抵港宣傳、打氣……

  The rest is (almost) history!

  截至今天,《KANO》在香港的票房已經接近 400 萬。Again,不算高,但 considering 所有因素,這其實已是一項小奇蹟。我覺得 Dora 確實是用 Kano 的精神去做《KANO》的發行的,而有目共睹的,是舉凡看過影片的觀眾,幾乎沒有不被影片打動以至鼓舞、啟發的。寫這段文字時,Dora whatsapped 給我說要向 500 萬進軍。我覺得有難度(走了個美國隊長,蜘蛛俠又來了),但卻不是沒有可能,特別是很多中六生都考完了 DSE……

  也因為這是 Kano!」

12 則留言:

  1. 電影一上就看了, 由衷的喜歡! 一個簡單, 單一的主題-- 熱愛,相信你所做的事情, 不正是我們這個社會需要的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說得對啊,我相信願意去看這部戲的觀眾,都一定會受感動的﹗

      刪除
  2. 很感謝你們讓kano來到香港,讓我有機會看到這部近年難得的好電影!kano給了我很多啟發,令我有全力去做自己熱衷的事的力量!謝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只是個小小觀眾,毫無功勞,最感謝還是文中的 Dora、舒琪,還有一眾默默耕耘的電影工作者﹗

      刪除
  3. 回覆
    1. 台灣近年確實拍出不少有志氣的電影呢

      刪除
  4. Dora, 請不要放棄呀! 香港還是需要這些電影來提醒和打氣, 縱然只有對某些人來說....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 藝術是看長線的,將來能寫進影史的,必然是那些誠實的作品﹗

      刪除
  5. 這個發行故事很好看,回想起來《海角七號》、《賽德克巴萊》(上、下)我都是在戲院看的。《Kano》我還未看(看完電影節很累),不過看過的人都瞓身推介。讓我查查場次先~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對,看完電影節,真的要休息一陣,五月又有不少好戲,繼續努力啊,哈哈

      刪除
  6. 從來無一套電影可以令我睇完一次再睇,但KANO係唯一套令我十分願意睇完再睇,KANO更在我剛收完成績後受到了鼓勵!so keep on selling in HK!please never give up!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