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7日 星期四

筆者報章專欄︰〈從卡拉瓦喬到梵高——電影世界的話題畫家〉

  交稿時原題為〈“Someday, Everything is Gonna be Different When I Paint My Masterpiece”——雜談電影中的畫家們〉,用的是卜戴倫(Bob Dylan)的歌詞,但也許標題過長了,不適合,編輯就幫我改為現在這標題了。本來我還想寫剛在香港國際電影節中展映過的《秘製維梅爾》(Tim's Vermeer,dir: Teller,2013)的(這部紀錄片的片尾曲,用的就是卜戴倫這首歌),可惜篇幅不足,未能兼談。原稿篇幅稍長,幸好編輯整理後仍保留了文末引用楚原導演《含淚的玫瑰》(1963)的對白,讓我有機會在文字上扮謝賢腔「裝帥」,哈哈。

《信報》C4 版【電影講座】(2014-04-17)
陳廣隆︰〈從卡拉瓦喬到梵高——電影世界的話題畫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