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日 星期四

2014 年 4 月 2 日︰學校傳統與校長政策

       【蘋果日報】李八方〈QC 仔噓爆小丸子校長〉︰「外號『小丸子』嘅皇仁書院新校長李瑞華呢排有心事,話說平日啲 QC 仔為咗準備為期兩日嘅開放日,通常星期一到四齊齊走堂整好啲展品,做到 10 點先走,點知小丸子一聲令下,同學仔得番星期三、四做準備,仲要 5 點收工,據聞小丸子仲拎住本簿,登記未走嘅同學,話要記名喎!上星期六開放日一完,成千 QC 學生校友同女友喺禮堂搞慶功,學生會會長致辭有弦外之音,話呢排同學成日問佢,皇仁係咪變咗?佢話 QC 過去百五年,都係開放和自由嘅地方,皇仁仔要保持警覺,隨時說不。當主持話向校長致謝時,現場千人齊噓;輪到向前校長李樂然致謝,QC 仔就大聲歡呼;宣佈副校長梁維信退休,更掌聲如雷兼有人大叫『維信 BB』。小丸子都好冇 face 喎!」(2014-04-02)

  學生齊齊走堂搞 Open Day,享受自由發揮之趣(或曰「冇王管」),行之多年,成效甚彰(QC 一年一度大搞 Open Day,每年都有數千人入場,攤位豐富、節目精彩、組織一流,在教育界向來有口皆碑),做法是否合宜,可以討論,可以監察,但一上任,即以「行政命令」強行改變,未必就是最明智的做法。從校方角度看,學生肆意走堂,犧牲教學時間,留校(開會、工作、閒聊)至晚上十時後卻未必有人監管,當然不妥,而凡事記名,做好紀錄,無疑較有條理,也能「以防萬一」,但各校校情不同,其實應該深入了解,再作彈性處理吧?皇仁仔最重傳統、自由與創意,若事事以效率、紀律與規章為先,也許在數據上(例如減少每日遲到學生數目之類)能贏得同業讚賞,對整間學校的定位與發展,卻不見得是最理想的事。當然,回想昔日歲月,我們確實太過荒唐離譜,現在為人師表,深知「先管後教」的重要,明白「嚴師出高徒」「教不嚴、師之惰」的道理,更覺從前很多「理所當然」的事都是錯的,但有時候,皇仁這種瘋狂、自由與放任,相信我們自能薪火相傳,也許才是多年來的成功之道。我們經常笑說當年上堂好像沒學過甚麼,但 QC 仔對母校的歸屬感卻可能冠於各大名校,我相信這必是原因之一。畢業後我年年都會在 Open Day 回母校探訪,今年有事沒參與,未能親身了解,誠可惜也。

  沈旭輝師兄 Facebook 留言︰「我肯定皇仁學生討厭 micro management,上次遇到新校長都有提醒佢呢點。我地當年超勁走堂,成績完全無影響,Open Day 就幾乎走足成星期,同老師一齊留夜,唔係好難有 team spirit。如果學生唔上堂就唔識考試,無校規就管唔到,咁就唔好入皇仁啦。但千人齊噓校長,其實係唔尊重自己,話 QC 仔會咁做,我就有 d 懷疑。PS:當年我地有幾個企圖 micro manage 既副校、老師,都係無好下場架……

  同學 V︰「自動波既學校最後都要變為一般既手動波既話,未免太可惜了。出黎做野咁耐識咁多人大家傾開細個返學既日子,有比較下更加發現中學果 7 年自己係幾咁自由幾咁瘋狂。奉旨走堂、踢波踢到天黑、成個 locker 都係白飯魚、夜晚番 Tuck Shop 食炒蛋、抄 10A 份功課、全班一齊上 Econ 堂瞓著左、反轉 chem lab、考試前全班自發溫書……好回味,亦好慶幸有機會有呢段日子。呢度帶俾我一個全新既世界,玩得癲同努力讀書係可以並存的。當日一齊玩到天昏地暗做盡荒唐事既同學,今日咪又係個個頭頂有自己既一片天?傳統,對呢度黎講,係要 keep 既。呢間學校,係有 d 野既。」同學這段文字所說的荒唐事,每一件都不容於校規,卻是我們最寶貴的回憶,而且我們真的在當中學到了許多。校情不同,教法不同,希望在位者明察﹗

  同學 D︰「在滿場賓客的 Open Day Closing 噓自己校長,是一般香港中學生的行為,不是一般 QC 仔的質素和胸襟。對 Open Day 前走少兩日堂的失望與憤慨我感同身受。如果這發生在自家的校內集會,我會拍案叫絕,但外界對自己件校服的尊重和認同,是不應該輕易在人前放棄。自己校長比外人笑,不是一件可引以為傲的事。」我同意,有甚麼不滿,可以敢言、可以激進,但不應毀損校譽,對外失禮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