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8日 星期六

閒讀偶抄︰2014-02-17 至 2014-03-08

       【主場報道】〈騰訊再析中港矛盾 斥大陸人「恩主」心態 轟官媒宣錯誤觀念〉香港網民發起「驅蝗行動」、在尖沙咀廣東道名店區指罵大陸旅客的新聞傳至大陸,「中港矛盾」又再成為內地網民近日熱話;大陸門戶網站「騰訊」的新聞分析專欄「今日話題」,專文探討〈大陸人的「恩主心態」從何來〉(網頁版已遭刪除)。文章總結,「恩主心態」的其中一個成因,是大陸的「歷史政治條件及政治宣傳」,引述分析人士指大陸媒體長期向民眾灌輸「錯誤觀念」,「讓一些人有了想當然的『恩主心態』的錯覺」。文章引述外媒報道評論及本地傳媒人分析,探討「恩主心態」成因。文章認為,「恩主心態」在大陸人之間十分普遍,不獨針對香港,亦有針對美國、甚至是本地人針對外地人;但因經貿交流越見頻繁,這種「恩主心態」在面對港、澳、台時尤其顯著。文章形容,部份大陸人將互惠互利的平等交易理解為居高臨下的支配,「把生意當作恩情」。文章又指出,中國購入美國大量國債,亦有大陸人認為「購買美債」亦是一種「恩情」、中國是美國的「恩主」,緣於他們對金融問題理解不足。除上述誤解外,文章另歸納出 3 個「恩主心態」的成因,包括「大國崛起」滋生「強國心態」、內地大政府制度使民眾誤以為「某地經濟發展得好,一定是政策好,獲得了國家的支持」,以及多年多的官方宣傳有意誤導。(2014-02-19)
        朗天(傳自 Facebook)︰「這兩天大家都在廣傳這題為《我是烏克蘭人》的宣傳片。裡面的訊息很簡單:烏克蘭事件是人民單純為了爭取自由民主而發動的一次抗爭行動。當然,我們要找到相反的訊息也很容易,這畢竟是資訊分享年代。我只想說,我們不能因為有美國背後支持這次民主行動便採取犬儒的態度,對死在基輔廣場的烏克蘭人一笑置之。正如我們不能因為李慧玲腳跟不淨便不撐她不反對新聞自由被政府打壓。政治不是道德,不是純粹的工場,我們要抗爭,無論如何,保持清醒,用自己的方式。」(2014-02-21)

  梁文道〈報復〉︰「說回支持,我們當然支持劉進圖,支持新聞自由。我們可以用最香港的方法『鬧爆』黑勢力,也可以上街遊行集會聲明。不過,我們還真的可以幹些別的更實際的事。……假如有人不喜歡自己的暗事曝光,恨透了近期《明報》的報道。就讓我們重新挖掘最近一段時間那些首先被《明報》揭露出來的『敏感』消息,大陸高官家屬的海外資產也好,『冰聯』訓練場地轉移到東莞也好,以至於那些劏房僭建的新聞;大家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方式(例如 Facebook),把它們廣傳出去。那些人這麼害怕這些新聞,我們便讓他們再害怕一次;那些人這麼痛恨曝光這些消息的新聞人,我們便化身出千千萬萬個新聞人,直到全港七百萬人都知道了這些消息。假如有一萬人,一千人,甚至只是一百人參與這個行動;那就真是『They can't kill us all』了,也是我們對那六刀最有效的報復。」(2014-03-02)
        安裕〈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今天香港恐懼臨空,肢體暴力政治暴力盤桓不去,背後的那些勢力,在於阻嚇社會朝著更公開更透明的方向大步而去,本質上與八十年代的薩爾瓦多或危地馬拉並無二樣。面對恐懼,蒙田的人生體驗可作借鑑,『有時,恐懼會攫住一群人』,從而令人改變思維與行為,無法判斷對錯,難以界定正義與非正義。可是蒙田從馬背跌下來之後,就是有著曾經面對恐懼的經歷,再也不畏。於香港而言,劉進圖遇襲,人們恐懼莫名,劉進圖病況好轉,社會知道恐懼最終可以克服。這一過程雖然短短三天,卻是百轉千迴的獲得,從此敢於面對恐懼,克服恐懼,戰勝恐懼,就像墮馬受傷後從此不怕的蒙田、經濟崩敗後再建國家的小羅斯福那樣,終生無畏。」(2014-03-02)

  朗天(傳自 Facebook)︰「[渴望無痛奴役]面對捍衛新聞及言論自由的必要和逼切,到今天仍有人懶懶閒。他們是「沉默的大多數」,消費的大眾,在別人遊行的時候仍在看 TVB 的《我是歌手 II》,和朋友談星星。裡面有些人,認為劉進圖遇襲仍只是個別事件,未查明白不要妄下結論(其實即使查明白也一樣不該妄下結論,因為做的人可能有苦衷嘛),覺得即使以後不能隨便講反政府的說話也沒甚大不了。心焦者大叫,資訊不自由流通我們便『仆街』了。說話的人可能沒有料到,今天闊佬懶理的人為何不會歡迎資訊不能自由流通呢?沒有自由資訊會令大家更安心,不用杞人憂天,即使死亡(通常不會太快太激地死)也是幸福的。疆獨血案不知道了,貪官斂財不用理了,只要當局還讓我們在我們的小天地裡,看星星,看強國威武,我們便很慶幸可以背靠祖國,面向(我們的小)世界了。有人說,人們不是不渴望自由,不是不怕失去自由,只是懶惰,只是更厭惡抗爭。仍在說『不明白香港人甚麼都反』的人,他們其實暗地裡在渴望被無痛奴役。」(2014-03-02)
        一邊聽她的歌,一邊讀這篇文。啡白〈金色是屬於徐小鳳〉︰「還有,她令人回憶起昔日美好的一套,她說《順流逆流》是全香港人的歌,叫觀眾一起唱,『不相信未作犧牲竟先可擁有,只相信是靠雙手找到我欲求』,雖是如此簡單的道理,但現在又有多少歌手會拿來唱呢?也許大家現在只懂斷章取義地拿『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出來,為討厭的政客贈興。她有一首歌叫《齊上小山崗》,歌詞提到的談戀愛境是『你種麥 我牧羊 看見片片麥浪心開朗 我愛大地上滿牛羊 心花放』嘩…現在是『你 whatsapp 我 facebook 看見 iPhone Samsung 心開朗』。」(2014-03-06)
        梁文道〈告御狀〉︰「鍾庭耀主持的『港大民意調查計劃』到底做得怎麼樣,不是不能討論。一套社會科學的調查方式合不合理,科不科學,怎麼不能爭論?問題是你想如何辯論,又想在什麼場合辯論罷了。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多次批評鍾庭耀的設問不合邏輯,起碼是在媒體上面採取相對嚴肅的態度來探討方法問題。……但李家傑呢?……在他眼中,科學方法似乎根本不是問題,要害全在誰來研究,以及誰是研究機構背後的老闆。……更嚴重的問題在於他說這番話的場合。這位富二代平常不見他在香港議論時政,更未聽說過他對鍾庭耀的研究原來有這麼大的不滿。等到上了北京開政協了,他才暢快地盡訴心中情。且不論其言論之空洞反智,但看其發言平台,就知道他根本沒打算要和鍾庭耀來場公平的對話。這完全是一個藉政治欺人的態勢。……這是個什麼手段?不在香港發表文章,不透過香港媒體公佈言論,跑到北京去告御狀。說穿了,無非就是香港商界巨頭優而為之的手段。但凡遇到不如己意的事情,絕少開誠布公地與人商辯,反而喜歡在掌權者面前打小報告。這向來就是香港商人『問政』的不二法門。」(2014-03-06)
        香港聯新聞社〈小米手機內置監控系統助政府執法〉︰「最近非常有人氣的小米手機,原來一早就已經加入了中共的天網系統,透過網址過濾系統及自動備份系統等,這些全天侯在線的背景服務來對用戶進行保護,例如當小米手機把你的聯絡人備份到伺服器時,這些資料會同時分享給中央政府的天網系統,如果天網系統發現疑似危險人物的電話號碼時,就能夠立即通知公安機關對用戶進行保護,更至能在必要情況時致電用戶,提醒用戶小心注意。而網址過濾系統則能夠與天網系統互動,監督用戶上網的安全,分析用戶是否有機會被外國惡勢力所影響。至於與天網系統互動時會否令小米手機用戶系統被拖慢?據智能手機專家稱,天網系統是不會直接與手機進行聯動的,不會影響到用戶的體驗。」(2014-03-06)
        區家麟〈這些人大代表是幹什麼的?〉︰「……人民代表,理應代表人民,反映人民心聲;然而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團團長譚惠珠,向張德江的『匯報』,卻露了底。他們不見得向國家反映市民心聲,卻積極邀功,在香港『積極發言引導社會的輿論』,甚有『成功爭取』的意味,不過,連『參加亞洲電視節目《把酒當歌》』都當作是功績,張德江應知道,這節目收視介乎零至一點,形象負面,以這節目為榮邀功,大笑話,奉迎之態,太過猴擒。……那些聲稱『人大好民主』的人,也不能不承認,全國人大代表,竟然有超過三分一,是黨政領導幹部代表,人大代表產生辦法的荒謬,不證自明。從基層農村到各大省市,徒有『民主』之程序與規章,實際上普通人要參選,往往參選表格也找不到……特區政府一路宣傳:2017 年有普選,『人人有票選特首喎,你係咪好想要呢?』。『有個掣你襟』、有一票你投,當然重要,更要害的,是我們有什麼選擇?為何是你這幫人上人有權決定候選人,而不是普羅大眾決定誰是候選人?聽說,香港是一個萬能插,香港是高鐵的車轆,香港是寵壞了的孩子。香港是什麼?香港是一個萬能插,人人得以插之,正被有組織地妖魔化;香港是高鐵的車轆,正高速沿著沉淪的軌迹前行;香港是一片被謊言淹沒的土地,我們沒有被寵壞,只是有點天真。」(2014-03-08)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