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9日 星期三

Sometimes, All You Have in Life are Fucked-up, Poisonous Choices——《騙海豪情》(American Hustle)

        騙海中,幾多高手,想用演技將心偷。《騙海豪情》(American Hustle,2013)是今年奧期卡的大熱門,數日前才獲第 67 屆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獎(BAFTA)中的最佳原創劇本、最佳女配角與最佳服裝設計獎,足見其聲勢,然而觀眾與影評對這套戲的看法似乎分歧頗大,批評的也有不少,如山月的〈《騙海豪情》影評:當期望變成負擔〉,就認為此片「予人顧此失彼,甚至兩頭唔到岸的感覺」,頗令人失望。我是非常同意這句評語的。
       《騙海豪情》導演大衛奧羅素(David O. Russell)向來善於編劇,精於激發演員潛能,前作《擊情手足》(The Fighter,2010)與《失戀自作業》(Silver Linings Playbook,2012)深入刻劃邊緣人物的內心掙扎,演員表現出色,都是相當不錯的電影,獎項也拿了不少,這次他改編歷史有名的真實騙局兼捉貪案,格局大了許多,我卻認為他求獎心切,所有設計都太過刻意,以為單靠演技就可帶起這個欠說服力的故事,結果不過是自我陶醉,騙人騙己而已。特別是本片屢獲「最佳劇本」提名與獎項,然而其弱項正正就在此節,真教人摸不著頭腦。
        本片開宗明義表示  “Some of this actually happened”,幽默地表明本片不過借正史自由發揮,事實上大半都是虛構的,這不是問題,之後爾虞我詐,愛恨交纏,一個又一個局,按劇本的佈局,本來就是要不停出奇不意,將觀眾弄得頭暈轉向,就連男女主角初相識時聽的 Duke Ellington 唱片專輯都是虛構的與樂迷開玩笑,偏生導演自言  “I hate plots. I am all about characters, that's it”,結果從故事中段開始,這場騙中有騙的奇案不再是重點,連最終的「大騙局」都無甚鋪陳,草草解釋就完了,因為眾騙海高手的「內心戲」與「個性塑造」才是導演的主菜。騙人太多,為了自保,於是騙了愛人,也騙了自己,到底自己是誰,真正的自己是甚麼?騙來騙去,總是戴著面具做人,到底我們在追求甚麼?這個主題當然很吸引,可是寫得太露,就像電影中的那個「冰湖釣魚」的笑話,當觀眾早早猜到結局與寓意時,故事就再說不下去了,正如畢列谷巴(Bradley Cooper)飾演的探員沒耐性地不停叫上司閉嘴般——同樣道理,這套戲的劇本只寫好了前半,本來鋪排得極為巧妙的,一輪鋒迴路轉過後,故事好像洩了氣,莫名其妙地,男女主角又走在一起了,麻煩前妻離開了,聯邦密探被愚弄了,辣手黑幫放手不管了,這當中到底發生了甚麼事?觀眾絕不難「自圓其說」,但實在難以稱讚編劇緊密深刻。
        最有趣的是影片到了最後才揭示主角「良心發現」,為幫市長減輕罪名(同時也為自己脫身),決意設局反騙聯邦密探。看完全片,我實在看不出有何他和市長有何深入感情,這結局就難免顯得倉促而不合理。有觀眾指基斯頓比爾(Christian Bale)飾演的主角收到謝洛美維拿(Jeremy Renner)飾演的市長的微波爐禮物時,表現得頗為感動(微波爐在當時是新奇貴重事物),珍而重之搬回家中卻被麻煩老婆破壞更為此互罵一場,更可看出他深受市長的信任感動。我認為這解釋是說得通的,但我並不認為這是寫得多好的設計。我覺得基斯頓比爾在故事中段之後,往往就是一個表情——一臉茫然。他雖是騙海高手,但本來就不是「大茶飯」世界的,後來被逼參與其中,於是對任何人事都很猜疑,很恐懼,他不知道該怎樣做——我看他收微波爐時的神情,和見到羅拔迪尼路(Robert De Niro)飾演的黑道大人物步步為營兼恐懼茫然的神情,實在無甚分別。我自己看到微波爐這段情節的時候,還以為當中可能收藏了賄款甚至收聽器玩「騙中騙反騙」的橋段呢。單以電影結尾短短的補充,再加上之前的「微波爐事件」,是不足以令觀眾相信男主角對市長有悔意和真實友情的。畢竟,男女主角是騙海高手,難言何時真何時假(縱使他倆不難獲得觀眾感情上的認同),而且市長雖然戲份不少,但其性格描寫很多時都很模糊,到底他是否真心為民請命,都予人難以確定的感覺(當然這種道德模糊感,“We all hustle to survive. The world is not black and white. Extremely gray” 正是本片主題之一),我們似乎沒必定一口咬定他是怎樣怎樣,假如導演真想以  “character study” 為主軸,不是應該有更堅實的鋪墊,或更深入描寫這段關鍵「感情」嗎?
        大概當導演拿到這個本來名為  “American Bullshit” 的劇本時,他根本不知道要處理,究竟是走佈局精密的犯罪片路線,還是拍一套神經喜劇(Screwball Comedy)呢?影史上,似乎只有比利懷德(Billy Wilder)等少數大師能妥善融合兩者,大衛奧羅素未免貪心,硬要做自己不擅長的事,自然是吃力不討好。這個故事,如果由高安兄弟(The Coen Brothers)拍成黑色喜劇,或者由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操刀,才有機會發揮至盡吧。話說回來,《騙海豪情》所有演員都演得很好,問題是,他們根本不適合這組配搭,縱有演技上的火花,對故事的發展卻無多大幫助。不少觀眾都將焦點聚於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與愛美雅當絲(Amy Adams)拼演技上,她倆狹路相逢言語交鋒後突然狂吻的一段當然精彩(這場戲是她倆不按劇本臨時討論出來的,這也是大衛奧羅素常有的妙筆),但也不見得能加強故事的說服力。珍妮花羅倫絲在本片的演出屢得讚賞,當然是因為她大無畏的本色,面對各優秀演員都毫無懼色,也是由於她在本故事中唯一的「真人」,先天上無論性格、氣勢都比其餘角色強而有趣吧︰

  Rosalyn Rosenfeld: Life is ridiculous. And you know that I would never say anything bad about your father in front of you, but your father is a sick son-of-a bitch.
  Danny Rosenfeld: Daddy's a sick son-of-a-bitch?
  Rosalyn Rosenfeld: Don't repeat that... but yes.
        珍妮花羅倫絲就是有這種自認為 bitch 的硬朗膽色。假如本片最終在奧斯卡贏得幾個演員表獎,我是絕不奇怪的,但論到最佳影片、導演與編劇,本片都明顯未夠級數呢。大衛奧羅素這次其實已施展渾身解數了,不少花巧的長時間鏡頭,都能看出功架,然而他太想賣「演技」,終在這個環節失手。當然,這部戲是由年輕而且有幹勁有手段的梅根艾利森(Megan Ellison)監製的,想來在奧斯卡還是很有機會滿載而歸的吧。奧斯卡獎項有時也是場騙海遊戲呢。

2 則留言:

  1. 成套戲好似隔左層紗咁, 感覺造作, 睇得好唔自在

    回覆刪除
    回覆
    1. 無奈這部戲頗獲盛譽,蓋過不少同期影片……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