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6日 星期日

閒讀偶抄︰2014-02-03 至 2014-02-16

        陳到〈評「耶穌愛香港,教會大巡遊」〉︰「基督徒為信仰走出來遊行,絕對無問題,而且應該鼓勵,但不是為了這類工程。基督徒出來遊行,就應該是為弱勢出聲。可是,一般的遊行,卻只有很少教會以教會的名義走出來。為甚麼會這樣顛倒?講到問題的癥結,就是對福音的理解出現問題。我大膽講,絕大部份人的福音,都是『幸福音』。幸福音產生對福音理解的偏差,忽略社會公義、忽略結構性的問題,以為所有問題的根源是『人未信主』,而他們的 agenda setting 自然就是傳福音傳福音傳福音。按他們對福音的理解,只要人信了主,就會得著祝福,問題迎刃而解,即或問題不能解決,也能藉信仰的力量克勝劣境。我告訴你,這樣的信仰是盲目的、是涼薄的。信徒要解決的問題,除了『人未信主』,還有很多的!社會上有需要照顧的人,制度有不公平的地方,有吃人的禮教。基督徒應該作時代的先聲,指出些結構性的問題,推動去解決這些問題,而不是一味叫人信主然後就以為問題會消失。last word! 有人會幫佢地 defense,話『佢地都係好心想祝福香港嗟,你咪鬧人啦』。唔係!好心,應該用係好地方,而唔係用來做 show!明唔明呀?」(2014-02-02)
        擇言〈保護廣東話,唔使講原因〉︰「教育局一篇『含糊不精準』嘅報道,令到全香港嘅人再次意識到保護粵語嘅重要性。大家不妨趁呢個機會,釐清吓關於廣東話嘅錯誤觀念。……你可能會覺得我喺度貶低緊廣東話。但係我正正要帶出,要保護一隻語言,其實唔使堆砌幾百個理由,亦都唔使踩低其他語言去抬高自己。如果我哋一味抹黑附近語言,話潮汕話好多字寫唔出、客家話無特色、上海話少聲調、官話冇入聲,從而抬高自己,噉其他族群嘅人仲點會撐粵語?記住保護自己文化係每個人都應該做嘅事,唔使理由。你鍾意自己嘅語言文化,就應該去保護,唔使嘥時間去幫自己辯解。你俾人打劫,你使唔使證明自己身家清白,先至走去報警?去醫院睇病你使唔使證明有價值,說服個醫生去救你?所以我希望各位粵語人喺保護自己語言嘅時候,要有返啲正確認識,唔好做無謂嘅爭拗。同時要避免用錯資料,免得俾人喺啲旁枝末節捉到痛腳。」(2014-02-04) 
       梁文道〈就連電視都不會做了〉︰「台灣歌手陳珊妮說得很對,《我是歌手》這類節目為了燃點氣氛,討好現場觀眾,註定只能跑出飆高音爆巨肺的歌手。這不是不好;只不過要是換了剛去世的 Lou Reed 這類人上來,肯定第一輪就會被人丟了出去。可見它的音樂路向其實相當狹窄。再說不能咪嘴和專業現場伴奏,這其實都只不過是最基本的要求而已,如果我們覺得很了不起,那只是因為我們假了太久,罐頭了太久。……坦白講,無非就是娛樂節目罷了。扣去真正的演唱時間,每一集的《我是歌手》起碼有一半時間是花絮。那些互贈紀念品的環節,臨時安排的『經理人』搭配,乃至於接連不斷的歌手反應捉拍;全都是為了戲劇效果而存在,與音樂無關。……我更想說的是,香港人今天眼紅大陸電視,酸酸地批評鄧紫棋北上搵真銀,其實是有原因的。因為我們自己已經做不出這樣的電視節目了。他們造假,他們潛規則;難道我們的頒獎禮就很乾淨,硬捧林峯做歌王就不潛規則?他們的音樂口味太單一;我們讓主持人取笑女歌手衣着,容許咪嘴,就連一首歌都沒法好好唱完,這就算對得起流行音樂?不是人家做得太好,只是我們太過墮落。」(2014-02-06)
        俞萃風〈愛與和平佔領郵輪?〉︰「蔣小姐一事,實在有太多話想講了。蔣小姐帶領一眾旅客,佔領郵輪,爭取『合理』賠償。蔣小姐有沒有想過,這做法,很激進?蔣小姐有沒有想過,佔領郵輪會破壞法治?其實爭取權益是應該的,但要合法、合情、合理嘛,動輒訴諸行動,搞對抗,太激進了。……蔣小姐有沒有想過,佔領郵輪是不顧現實的行為?旅程遇到爭拗,應該『有商有量』,大家一齊在合約的基礎上,走進談判桌。爭取賠償也應循序漸進。如今對方都願意談判,為何仍要堅持行動?即使對方的賠償太少,但也不能說人家的賠償是『假賠償』,自己要求的才是『真賠償』。這種要求『贏者全贏』的行為,會否自私了一點?……其他人有什麼錯?為何要被你們綑綁?還有,一旦在佔領期間引發衝突,有人跳海,老人小童受傷,你是否負擔得起?……社會應該很感謝蔣小姐。過去建制派為何總對『佔領』如此反感,只因他們永遠是特權的一方,永遠是勝利者,權利是毋須『爭取』的。一旦自己變成『弱勢』,角色就轉變了。蔣麗芸完美地示範了,要爭取權益,的確是要搞佔領。」(2014-02-06)
        梁文道〈邵氏邏輯〉︰「景仰他對教育事業的投入之餘,我不得不對人人稱美的『影視大亨』這四個字打上問號;更準確地講,是對他成為影視大亨的方法有點置疑。且不論『邵氏』在拍電影的年代貢獻過多少足以傳世的佳作(這方面早有更專業的影評人數算過『邵氏』成績),也先別管他怎樣獲得了政府的配合,不太光彩地擊退了『佳視』和『嘉禾』(請參見高立在『香港獨立媒體』的文章),就說他經營影視帝國的邏輯好了。簡單地講,就是用最低的成本去榨取最大的利潤,把創作人和藝人當成『畜牲』來用(陶傑語)。如果真要花錢,那就非得等到有對手爆了出來,使點橫手把對方幹得全盤掠回;或者不惜抄橋,只不過以本傷人,同人哋鬥大,直至對手完蛋,再回復到正常的血汗農場狀態。這套邏輯到了方逸華手上,更是登峰造極。加上一路保持住和官府的友好關係,能在必要時借助其力營造對己友善的環境,於是才有了現在的帝國。公正地講,類似的老路已經有很多人走過了,而且後來者不少,邵先生特別的地方是把它用在影視產業,走到極限。……他們留下的霸業,就只能等它自己盛極而衰。好比『微軟』會碰上『谷歌』,我們現在終於也快要目睹無綫有悔的這一天了。只是,這一天卻還要賠上許多兵將,甚至一整座城市在燈影下的光華。」(2014-02-09)

  安裕〈何日真正說恭喜〉︰「這幾年聽得最多的是『依法治國』,這股風潮近來到臨香港,不止一次在特區政府官員嘴裏聽到變成廣州話的『依法辦事』。甫聽這話,心裏難免一凜:難道還可以不依法治國不依法辦事?把『依法』天天掛在嘴邊,在一個本來就是法治地區的香港,或者《憲法》先後寫了四部修訂至少四次的國度,根據法律辦事應該等於清早起來刷牙洗面的自然而然,何須一而再、再而三提醒『依法』。這種辯證到了李旺陽事件湖南當局的回應終於一揭而清,湖南那時的口號是『法治湖南』,從字義上來說理應很有法治精神才是。這句口號到後來禁不起考驗,那時湖南省委書記周強在回應香港記者有關李旺陽的提問時,終於顯露了湖南的『法治』是怎麼回事。說穿了不就是一切為政治服務,法治乎云,俱是說說而已。感到難過的是這些年還真有不少人信膺『依法治國』這些話,更有不少人自告奮勇走出來揮筆疾書說中國法治明天會是如何璀燦。這種對中共期以甚深的信仰是他們的自由,我讀過其中一些文章,對譚作人,對李旺陽,對劉曉波,他們都有一套說詞,說是在法律裏譚李劉確是『犯了事』。可是到了許志永事件,這些人就啞口無言,無以當辯護士。許志永所有的作為,如果用香港人的觀點來說,連半點『反中亂港』也不是,較之蔣麗芸率三百人佔領一條大船在維港灣畔抗爭十三小時都比不上。許志永卑微得只是要習近平上台後的『反腐新風』,就此被關四年,世事的荒唐莫過於此。……許志永公開反貪行為到頭來是官方羅織其身的一項罪名,戳穿中共憲法的特質是社會控制工具,某程度上是禮儀(ritual)的制定,而非有真正立法基礎。」(2014-02-09)
        撒拉夫〈輸就唔關你事,贏就出嚟攞威?〉︰「聽王敏超的口氣,我還以為呂品韜是今屆冬奧的奪標熱門,卻因隊醫無法隨行失諸交臂,有機會『贏』,結果卻『輸』,然後便『抵賴』。呂品韜角逐的男子 1500 米短道速滑,共 36 人角逐。呂品韜世界排名 47,初賽遇上的 5 名對手,包括最終獲得銀牌的中國小將韓天宇,以及銅牌的俄羅斯韓裔選手安賢洙。呂品韜造出的時間,在 36 名選手中列 33,比加拿大金牌得主慢超過 7 秒。從所有的客觀數據看,呂品韜要贏得獎牌,甚至晉身決賽,早已知是天方夜譚。『輸』,是從一開始已知的結局,如何在今天諉過於人?香港運動員都是可敬的,他們都在先天極其惡劣,缺乏資源的環境下力爭上游,即使只有少數項目能與世界強手爭一日長短,依然努力不懈,鬥志可加。香港運動員也是可悲的,因為他們的對手除了場上其他競爭者,還有這個腐爛到透頂的港協,一個你贏就 9 秒 9 撲出嚟攞彩,輸咗就話之你死的組織。」(2014-02-12)
        Terence Yun〈從「未富先驕」、「有人為落敗找藉口」看特區政府的涼薄〉︰「王敏超,他的紀錄也不見得好,也絕不是一個稱職的體育專員,從他與香港拯溺總會在禁賽風波,到有關與人做生意的違反誠信,以及他旗下上市公司彩娛集團被創業版上市委員會批評,都可見他從商或者從其他業務,都是有問題。可是還能夠做到團長,無他,他的伯爺是王華生同樣是在香港奧委會重要人物,這種世襲制度,基本上在這些機構時常出現,看看霍家便知道一清二楚。另一邊梁先叫人『未富先驕』更教人摸不著頭顱,更教人感到反感。人力以及民主黨所提出的陸路稅,其方法是希望可以減低人流,以能夠放慢自由行對香港整體社會環境所造成的壓力,你可以不同意,或者指出這些措施未必成功,但是不要亂扣帽子對香港人說是『未富先驕』,而且現在是那一個地方是『未富先驕』呢?請問心罷。香港自由行無疑有助香經濟但未至於完全支配了整體社會,這是絕對需要去明白和理解,難道就是因為自由行兩奪去香港應有的生活環境嗎?而且自由行因為這種整策傾斜其實已經扭曲了香港經濟結構,此外亦因為自由行而使香港過往的旅遊服務模式變化成了單一,只是純純服務大陸客而忽略了其他地區的遊客,這種失衡情況其實是一種危機,對平衡發展是一種警號。……從這兩金句看出香港的而且確是人治社會成形,只要有背景,有門脈,能夠忠心主子,懶你是治港無方,說話討厭,功績誠信敗壞,都可以能夠位居要職,飛黃騰達。而他們同樣是沒有透過別人的心態觀看事情,只會著眼自身利益為先,所謂的為香港,實屬假話。」(2014-02-12)
        CK〈是溫水還是滾水〉︰「李慧玲被炒,讓人感到不安嘅,亦唔係主持人自己做得好唔好、把聲煩唔煩嘅問題,而係背後有關新聞自由,與及政權對傳媒施加過份壓力的擔心。一講起呢啲,肯定會有人出嚟話,呢件分明就係單一事件,屬粹商業活動,你哋班傻人白痴冇證冇據響度疑神疑鬼。好啦,於是有個記性好一點嘅蛋散開聲了:『唔係喎,信報明報 AM730 生果報今年之內全部「出事」喎,咁都係單一事件?咁都算係疑神疑鬼?』……香港同內地,其中一樣最大嘅分別,係所擁有既新聞同資訊自由。好似我呢類冥頑不靈既白痴仔,仲係好相信,香港如果要生存下來,係必須要保持住自己與中國不同嘅地方。如果刻意融會到一模一樣,我哋對中國與及世界而言,仲有啲乜野價值剩得番?……先唔好講政治,假設香港演變成一個普通中國城市(已經在急劇演變中啦,right?)以香港既人口同市場嚟計,正路頂多係個二線普通中國城市。New York?發夢冇咁早。San Diego 都唔知得唔得。到時真係仲搵到食?」(2014-02-14)
        庫斯克〈叫得做恐嚇,就梗係冇證據但全世界都知係佢啦〉︰「大佬呀,叫得做恐嚇,就梗係冇證據俾你捉到,但係人都知道係你落 order 先叫恐嚇啦。由 04 年商台兩支咪被封到而家,唐英年直播辯論對住幾百萬市民講到明當年梁振英要搞商台、大班錄到黃楚標講到明西環對李慧玲好反感、陽光時務老闆陳平俾人打到豬頭咁、肥佬黎家門俾人刑毀兼放斧頭恐嚇、AM730 施老闆俾人截停架車恐嚇、唔太聽話嘅報紙俾人抽廣告、再睇番 04 年商台點樣同差唔多既手法封兩支咪……呢啲都唔係直接證據證明有政治勢力要對付傳媒,但你信係個別事件嗎?……李慧玲講到明有梁振英身邊嘅人叫佢小心份工,就好似當年路祥安俾壓力港大咁,唔駛董建華自己去架。2004 年係咁封咪,2014 年又係咁封咪,咁都唔關政治事的話,似乎要到某日特區上唔到 facebook/youtube,再起埋集中營送你地去勞改先至會信?」(2014-02-16)
        阿離訪問黃念欣〈生活達人︰中文,要先學好〉︰「『其實大家都知道,多講、多寫、多聽,多閱讀,答案本身已無新意。要思考的,反而是心態。與其問我如何學好中文,不如認真想想,為什麼我們中文不好?』黃念欣笑道。……作為中文老師又是一子之母,每每不少人請教她增加孩子閱讀興趣的奇門異法,『我會反問,哪你自己讀不讀書?如果你這樣希望他讀書,你上一次從頭到尾把一本書看完,是什麼時候了?……為何要學好語文?因為我們每天都在使用語文,如果這個工具我們都不學好,其實也談不上跟外界接觸。……好的文章,思路一定很清晰,鋪排有打動人的地方;好的語言,有多樣化的詞彙、合理的安排和段落,都會帶來好的思想,我是相信的』。……『語文能力不是指錯的能力,是欣賞好文字的能力。』在人人皆是文字警察的年頭,更要自問:『上一次我們因為文字而感動,或者真覺得,一句話說得真好、一篇文章寫得真好,是什麼時候呢?』……有人認為範文與現世脫節,本不用細讀,但黃念欣則強調,『古文其實應該讀。……我們有時專注一樣事物,重要過我們擁有多少』。人們愛問古文有何用,黃念欣笑說,前題是『會不會升職加薪』,『雖沒什麼實利,但古文能不知不覺令我們的生活漸漸豐富。……你到底願不願意,去接觸一個更大的、還未接觸過的世界?』」(2014-02-1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